花荣这一箭,注定了他的死,也令宋江后怕不已

花荣的箭,百步穿杨发迸寒星,一发取命。原著中,花荣率部初到梁山,众人夸口其神箭手,晁盖先是疑心不信,而后目睹花荣箭飞雁落,竟吓得“心内骇然,甚为不乐”,这一箭,为晁盖之死埋下伏笔。而花荣令一箭,亦极具深意,不仅令宋江思之后怕,也暗示了花荣的最终下场。

且说第一次招安因“活阎罗倒船偷御酒 黑旋风扯诏骂钦差”而毁,童贯率大军虎势围剿梁山,大败而归。高太尉再杀来,不料连连失利,战船被焚人马折损大半,正待此时,第二道招安圣旨降下。诏曰“朕闻梁山泊聚众已久,不蒙善化,未复良心。今差天使颁降诏书,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其为首者,诣京谢恩;协随助者,各归乡闾···”

但高俅非要宰杀宋江不可,故而在诏书上做了文章,把原句“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分开读,以“除宋江”单作一句,意图“赚他到城里,捉下为头宋江一个,把来杀了,却将他手下众人,尽数拆散,分调开去”。不知利害的宋江“喜从天降,笑逐颜开”,率众去城门跪听宣诏。

待来使读到“除宋江”三字时,只听“花荣大叫,既不赦我哥哥,我等投降则甚?搭上箭,拽满弓,望著那个开诏使臣道,看花荣神箭!一箭射中面门”,使臣遂卒。人马登时乱作一团,宋江直接懵圈,花荣这是疯了吗?当然不,他是受人指使,此即是吴用。吴用心思细腻,一听“除宋江”,立刻有了举动,“目视花荣道,将军听得麽”,花荣随即出手。

这样大这样重要的场合,花荣竟然不留意宋江的态度,听起了吴用的号令,一箭射死了宣读诏书的使臣,直接毁掉了这二次招安。虽说花荣护宋江心切,但他却着了吴用的道,擅自射出这一箭,这不得不令宋江惊、喜,又有些忌惮、后怕。射死使臣,是死罪一条,何时算起来都是一个死,这也解释了宋江死后,花荣为何连忙自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