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租科技:硬件设备 智能租房 再也不用找中介

随着“房住不炒”、“租购并举”政策的落地,国内住房租赁市场自2017年以来迅速发展,各路资本抢食,巨头林立。

长租公寓方面,以自如、蛋壳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迅速崛起,平均估值超40亿美元。大型房企如万科、酒店集团如家等紧随其后。传统中介方面,58同城、链家、我爱我家咬紧原有市场份额,不断并入新业态,融合新玩法。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异常拥挤的赛道。

站在2019年,选择这一赛道的创业者还有哪些机会?新入局的创业者应该如何破局?

36氪浙江最近接触到的钉租科技,立足浙江市场,期望通过智能门锁、网关等智能硬件设施打造差异化服务。以设备与平台的交互,提高效率同时打破信息不对称,建立一个真实有序便捷的租房平台。

从钉租科技的定位来看,其抛弃长租公寓的重资产运营模式,选择创新型O2O中介模式。在产品服务方面,该公司的亮点主要集中在CCT模式开发智能硬件上。

“虽然这个赛道的竞争者众多,但目前仍有诸多痛点仍未解决。只要租房信息不对称依然存在,黑中介未消失,房东和租客的需求未被完全满足,新的创业者就还有机会”,彭忠对36氪浙江表示。

CCT模式开发智能硬件

“智能硬件+租房”是近年来在住房租赁市场上强势兴起的一种新业态。36氪曾经报道的暖租、码天租房等,均以智能硬件切入住房租赁市场。

钉租科技与上述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智能硬件完全实现自主开发、自主运营。

彭忠对36氪表示,“创业公司拥有一个完整的研发团队需要很高的人力成本,但因为钉租科技的股东硬功馆能够帮助我们进行跨公司协作,这样一来便能够随时响应需求、随时进行产品迭代”。

彭忠口中的硬功馆是一个开放的硬件能力中心,公司专家主要来自华为等国内著名通信企业,办公地点距离钉租科技只有一墙之隔。

事实上,彭忠在创业之前便是硬功馆项目团队中的一员。“硬功馆的主旨是降低硬件创业门槛,我们相当于硬功馆孵化出的第一个项目”,彭忠如是说。

这一模式极大地加快了钉租科技的研发进度,2019年4月成立至今,钉租科技已完成公司主要产品智能门锁、智能网关的研发,前者为房东带来便利,后者则主要作为“大脑”连结屋内所有智能硬件,实现智能化改造。

36氪浙江了解到,钉租科技的智能门锁通过GPS联网,避免了某些住户无WIFI的尴尬。在接入智能门锁之后,房东可随时在钉租科技的APP平台上创建临时密码。这样一来,便免去了经纪人线下带看的步骤,并且提高了房东的响应速度。

“门锁密码可以选择单次失效或者一小时失效。碰到租客滞缴房租等极端情况,平台即可强制关锁”,对于智能门锁的价值,彭忠对36氪浙江补充道。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房东而言,智能门锁的确解决了相关痛点,但对于租客而言,智能硬件是否为刚需?彭忠对36氪浙江表示,“在房租并未因智能硬件而涨价的时候。相同的小区、相同的位置,一个有、一个没有,你会选择哪个?”

彭忠对36氪浙江设想了智能硬件接入房屋以后的两个场景,目前的黑中介二房东可能在房屋内链接虚假水表、电表,但接入智能网关以后,便可对屋内水电进行监测。此外,租户可以随时关掉屋内的忘关掉的灯和热水器,减少生活成本。

创新型O2O中介模式

概括来说,目前钉租科技的经营模式为:C2B2C+互联网管理手段+管家式的服务+社区化的年轻生活。

相对于自如等长租公寓来讲,钉租科技不会向房东直接拿房,而是作为中介托管,为房东招揽租客、管理房屋、代收房租。对于租客来讲,钉租科技也不像我爱我家、链家那样,只做一锤子买卖。在租客入住后,其会继续提供管家服务,社区运维等等。

36氪浙江了解到,钉租科技的盈利渠道将来源自房屋管理费、第三方服务佣金、智能家居电商平台等多个渠道。

钉租科技的资金挑战

目前,钉租科技智能硬件已开发完毕,未来的经营重点将是硬件升级、钉租管家APP的平台运维、市场拓展三大方面。

在平台运维方面,钉租管家APP已上线。除了传统的地图找房、看房,钉租科技的创新之处在于两个方面,其一:一键办理暂住证;其二:真实的详尽的租房信息,提高满意度和效率。

彭忠对36氪浙江表示,“我们很大的一个定位是解决公安、街道的流动人口管理等问题。公安跟街道之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排查流动人口数量,但是当平台接入后,我们能够提供实住人口。对于用户而言,他不需要再去线下登记,也能够快速办理暂住证”。

在房源高匹配度方面,钉租科技在前期会让管家去详细排查,保证房源质量与平台显示相匹配。这样一来,租客可以实现快速的看房,下单。

而在市场拓展方面,钉租科技目前会以杭州市场为主,进行地推、同业合作、新媒体营销。36氪浙江了解到,目前钉租科技已在转塘地区获得200套房源,预计在下月开始进行智能硬件铺设。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前期的智能硬件的安装、房源的摸排、租客的获取,还是第三方服务伙伴的合作,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彭忠坦率表示,在前期他们的确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这也不单单是钉租科技需要面对的问题。在资本越来越谨慎的2019年,TO C端的创业需要勇气。

“如果想快速回转资金,我就去卖锁去了,之所以不这么做,我是真的希望改变年轻人的租房环境”,这位94年的创业者对36氪浙江笑着说。

目前钉租科技正在对接天使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