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集体解约,中国模特“中枪”

文 | 龙承菲

编辑 | 何润萱

这两天,似乎变成了明星、艺人、模特与奢侈品牌的集体“解约日”。

最早“出事”是意大利奢侈品牌范思哲(Versace)。8月10日深夜,有网友发现范思哲旗下一款系列T恤,将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划分至“国家”,引起大众强烈不满。8月11日凌晨2点,事发约2小时后,代言人杨幂通过工作室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已经向范思哲品牌发出了“解除协议告知函”,停止与范思哲的全部合作。

杨幂工作室宣布停止与范思哲的全部合作

刚拿下范思哲代言两个月左右,杨幂的迅速反应堪称“壮士断腕”。但是,事件却没有到此戛然而止,反而愈演愈烈:蔻驰(Coach)、纪梵希(Givenchy)、亚瑟士(ASICS)、施华洛世奇(SWAROVSKI)相继被曝有类似政治问题,代言人们纷纷终止合作,合约到期的艺人也相继发布声明表示合作不再继续。牵涉其中的有刘雯、易烊千玺、宋威龙、江疏影……接连两天的微博热搜,都被各大工作室、品牌的声明占满。毒眸粗略统计,这两天有超过20个热搜话题与此次事件相关,并有多个关键词登上热搜第一。

人民日报对代言事件的评论图

昨晚7点20分,林允发布了与CK终止合作的声明,创造了目前最快的代言解约记录——她刚刚在一天前刚官宣CK亚太区品牌代言人。

林允终止与CK的合作

毒眸发现,伴随着明星扎堆解约,各大奢侈品牌也相继在微博、ins发布道歉声明,表示下架相关商品或联系总部对官网的错误进行修改。

相比DG事件时敷衍的处理方式,这次的解约事件中各大奢侈品牌的反应都相对迅速。但是,不管是论心还是论迹,它们对于中国市场的错误和疏忽,将带来更深远的影响,其中受波及最严重的一群人,就是以刘雯为代表的中国模特。对于这个群体来说,他们不像艺人们有更多转身的空间,永远站在被选择立场上的模特们选择了国家,可能就将与国际大牌“绝缘”。

而这本不是他们的错误。

品牌问题,国模买单

“对刘雯来说这就等于天灾。”

在刘雯发布道歉声明、宣布与蔻驰停止合作之后,不少网友如此评价这次事件给她的职业生涯带来的打击。

根据模特行业权威榜单MODELS.COM,刘雯是New Supers(顶级超模)榜单中仅有的三位亚洲超模之一,也是美国版《VOGUE》评选出的“25位定义2010S(21世纪10年代)的超模”中唯一的亚洲人。在亚裔并不占优势的模特行业,刘雯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国模之光”。

刘雯与其他超模同登美国版《VOGUE》杂志封面

而对于没有签国内经纪公司、主要征战欧美市场的刘雯来说,蔻驰可以说是给予她帮助的品牌之一——从2013年起蔻驰的全球广告中就经常出现刘雯的身影,品牌甚至在今年给了她一份代言人合约。

某资深时尚媒体人告诉毒眸,当品牌出现问题,代言人比较聪明的做法可以参考这次张艺兴的声明——他没有在声明中提出立即跟CK解约,而是委婉地表示,如果CK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再解约。这种既保留了余地,又完成了对代言品牌的监督。

但对于刘雯来说,与蔻驰解约恐怕是当下处境中唯一的选择。

在DG事件中王俊凯和热巴在时间爆发后6小时后解约,此次范思哲被曝政治敏感话题后杨幂也迅速提出解约——有这两个先例,蔻驰被曝T恤设计和地图划分出现问题的几个小时内,作为代言人的刘雯的微博评论中,就一直存在要求她立刻与蔻驰解约的呼声。热门第一的评论“CoachT恤也有地区分裂”甚至收获了超过1400个赞。在网民的压力之下,如果刘雯不选择解约,可能会面临更多的指责。一位模特经纪告诉毒眸:“刘雯已经是模特行业现象级的人物,这种时候以国家名誉为先,无可厚非。”

刘雯微博的评论区

网友们会如此惋惜的原因,大概是不同工种的商业模式差异带来的。与选择和品牌解约的杨幂、易烊千玺、江疏影等明星艺人不同的是,演员的本职工作是演戏,停止与上述奢侈品牌的合作,还有片酬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而模特的本职工作主要是走秀和各类代言广告。一位从事过秀导和模特经纪的从业者告诉毒眸,对于模特来说,走秀带来的收入很少,“主要收入其实是广告代言”。

相比与奢侈品停止合作的演员们来说,“解约”本身对于模特的影响要更为沉重。FOCUS Management创始人、超模经纪人Jeffery也告诉毒眸:“模特与明星不一样,拿到国际品牌代言比明星要难得多,几乎是做模特工作的最高点。好不容易拿到一个代言立马解约,需要很大的魄力,应该也断送了这个品牌从此与她合作的可能性。”

他甚至告诉毒眸,这次解约事件之后,国际大牌日后可能会慎重选用中国模特,本来在国际市场就不占优势的中国模特,接下来在国际上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小,甚至可以说“举步维艰”。这一点在毒眸的采访中,也得到了其他业内人士的认同。

事实上,蔻驰“出事”的T恤是去年5月推出的,并且根据此次道歉声明,在去年T恤推出后,蔻驰官方就已经意识到了设计上的“重大失误”,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渠道下架了该款T恤。而提出终止合作的刘雯,在上个月25日才刚刚拿下蔻驰的代言人,并出镜拍摄了蔻驰2019秋冬全球广告。有部分刘雯粉丝认为,蔻驰的T恤设计和官网地图设置“失误”,是另外两名超模的粉丝有目的性地曝光并加热舆论,为了让舆论“逼迫”刘雯,使其失去刚官宣的品牌代言。

“舆论有很多关于模特圈的这样的八卦,但实际上在这个行业中,‘模特’是被品牌选择的,所有的模特都一样。模特自己没有什么能力去抢代言,都是品牌看上了谁,那就是谁。”上述资深时尚媒体人跟毒眸分析道:“如果说是粉丝之间掐架搞出来的事,也是有可能的,但她们自身没有不和。”

签约品牌,“避雷”最重要?

刘雯与蔻驰解约的果决让人惊叹的同时,也让人担忧起做出这个决定可能要承担的违约赔偿金等后果。毒眸就此事咨询了多家律所,得到的答案是: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大部分品牌方不会逆势行事进行追责,而是可能就此选择沉默。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米新磊律师告诉毒眸,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品牌方对刘雯们追责和提起诉讼的可能性不大。“品牌现在正处于一个舆论的风暴眼的状态,它其实是希望风波尽快过去,这时候再提出诉讼会引起网友再去声讨品牌,就得不偿失了。”

在毒眸往期文章中曾提到,近年来“避雷”成了与靠近娱乐圈的公司和品牌在选择代言人时必须思考的事。如今看来,“避雷”在品牌与代言人的交易中,往往是一个双向行为。品牌需要对代言人进行考核,代言人往往也需要担忧品牌方是否会存在因为突发事故而损伤自身形象的可能性。其中,政治敏感问题自然是重中之重。

米新磊律师建议道:“针对品牌方的政治层面的风险,艺人可以解约的条款,现在还不太多,建议未来在双方的合同里写下这一点。”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董月英律师也告诉毒眸:“我们现在给客户做的协议中,对于这种政治敏感导致的品牌商誉下降,都属于不可抗力,艺人可以直接解约,而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另一位资深律师也从“合法”的前提上给出了分析,他认为在地图和服装设计上出现地区划分的敏感政治问题,是违反了《反国家分裂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和《地图管理条例》,在这种情况下,品牌与代言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产生了不平衡。

“按照《民法总则》第八条,双方的民事法律关系的合法性就会出现问题,模特、艺人可以根据这一条,要求品牌方进行调整合同,或者直接解除合同。”虽然这不是品牌代言双方直接的法律规定,可能会有争议,但上述律师认为,只要在中国境内发生这种违反中国法律规定的情况,依据这一条进行解约,还是有很大的把握得到法律支持。

法律给了模特们公允,但商业逻辑似乎无情。

在此前GQ的报道里,知名男模赵磊曾经用咖啡类比过模特行业在商业上的被动:“你买个美式,你会给美式说为啥买你吗?”。要知道,他已经是首个闯入models.com榜单的中国男模。而在部分模特看来,是否能出名,都要看“人家”是否认可,“统称命”。

赵磊是首个闯入models.com榜单的中国男模

在这种行业惯例下,就算中国消费者所占据的奢侈品份额越来越重要(根据贝恩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7700亿元人民币,约为全球奢侈品消费额的三分之一),品牌方想要扩大在国内的声量,采用明星代言的可能性似乎要远远高于中国模特。

在毒眸往期文章中提到,在吴亦凡代言Burberry之后,根据财报可知,2016财年下半财年,Burberry的总销售额按实际汇率计算同比增长14%至16.1亿英镑,亚太地区销售额(6.59亿英镑)同比增幅达19%,外媒评价吴亦凡是Burberry此次业绩增长的最大功臣。

同时,国模通过国产品牌“走出国门”暂时也不太可行。Jeffery告诉毒眸:“(能为国模成绩添彩的品牌)要拥有品牌沉淀历史,也要是公认的国际奢侈品品牌,合作的选角、造型团队、妆发等一定是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团队,而暂时国内品牌很难达到能够支撑起模特战绩的程度。”

目前,国模在国际品牌上的局面才刚刚打开,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开始启用国模走秀、拍摄广告。上周爱马仕(Hermès)秋冬第三支成衣广告释出,国模汪曲攸出镜,成为首个拿下爱马仕成衣广告的国模;在英国版《VOGUE》的“金九”刊中,投放了许多有中国模特出镜的大牌广告,国模李静雯甚至成为百年来首位拿下香奈儿成衣广告的中国模特。

汪曲攸成首个拿下爱马仕成衣广告的国模

此次事件中刘雯的毅然解约,是爱国情怀下的最优选择,但欧美奢侈品牌在政治领域的错误,不应该由迈向国际市场的中国模特们来承担。

就如同网友所说,作为代言人,刘雯等人是沟通品牌与国人的桥梁。千言万语大概都只能化作一句“希望我们的爱国能力,有朝一日可以和爱国热情成正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