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顶搭一个星空房,在月色下做一顿烛光晚餐

今天27°C

早晚微凉

蝉叫的正欢

花开的正艳

无需多言

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闲花野草

自荣自枯

夏末秋初

纵愿意留

浪漫和诗意是从一条涤纶蚊帐开始的

有那么一刻

站在山头

你会觉得头顶的天

脚下的地

远处的山

仿佛都是属于自己的

这一刻或许就叫自由

山的那边还能看到城市微醺的灯光

让你更加陶醉于当下空洞的自由

这是我们在小院山头搭的一个星空屋

人有时候真的很矛盾

我们渴望自由

但是有时候却又希望不是那么直白的自由

透过蚊帐这层薄纱所感受到的星空

仿佛比直接躺在草地上所看到的星空更加浪漫

这矫情的仪式感

有一层薄纱就有了彼此和里外

就有了从自我出发去感受自然但又能随时与自然拉开距离的空间

人啊

真会玩

夜色

星空

微风

烛光

牛排

红酒

画面很美

但是这些元素一旦和三个男人联系起来好像就有点难以措辞了

青春还有多少

我们还能自由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