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起义之初势如破竹,为何最后却死在自己车夫手中

古时残暴的帝王只知压榨天下,尽失民心,最终四处有反民起事。一般来说,这些农民的起义都难以受到后人赞赏。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例外,他挑起的起义得到了各路豪杰和百姓的敬意,纷纷追随。此人便是陈胜了,在刘邦坐稳江山之后,甚至还追封其为隐王,足以见得此人的影响力。此外,连司马迁也特别赞赏他,还将他列入了世家之中。要知道,世家记录的都是那些王侯将相,可见,司马迁将他与这些人相提并论,不再仅是把他视作一个起义领袖了,而是上升到了更高的一个层度。不过,拥有如此之多美誉于一身的陈胜,到头来却是落得一场空,自己还死于车夫手下。那他为何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呢?

到了后期,陈胜的境地是非常惨的,甚至可以用众叛亲离来形容。他手下的那些将领,很多都背叛他,自立了。有些虽然没有自立门户,也依然选择背叛他,没人愿意尊他为王。一般来说,起义的领袖多数都会会有一支嫡系部队,对自己非常忠心。例如由那些亲戚或同乡所构成的队伍。但是陈胜却得不到家乡人的支持,自然就不用说拥有嫡系部队。此外,一般领导与司机的关系都是很融洽的,可是陈胜最后却是死于他的车夫之手。做人混到这样一个地步,实在是太凄惨了。刚起义时他还是很辉煌的,可是过后就迅速落寞了,还落得这样的惨状,这是为何呢?其实主要有三点原因。

第一点原因就是陈胜太过心急,早早就想着称王了。这样一来,号召力自然就会大大减少。想当初,他刚起义时,是扛着扶苏和项燕的大旗。一般都只是尊一个,而他却尊两个,属于混搭风了。不过他这搭配却是十分不讲究,因为这两人一个是属于秦另一个是属于楚,是一对冤家。要是这两人都还在世的话,肯定能互掐起来。不过,这两人到有一个共通点,就算都曾遭到暴秦的迫害,同时这两人都是皇家贵族之后。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人们的尊卑观念非常强。如果你是皇室后裔的话,那么支持你的人便会更多。所以陈胜打着这两人的旗号,自然是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不过,若是你陈胜想要自己称王,那就要另当别论了。你自己是什么出身啊?也想称王?所以很多人都不服,纷纷离他而去了。心里不服还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点就是陈胜这么做,给他的那些手下留下一个共识,就是称王的成本并不高。拥有一支队伍,然后攻下几座城池,便可以称王了。如此一来,他手底下的很多武将便纷纷效仿了。这些武将们这样做,又引起了更多人效仿,这样一来陈胜的力量就大大削弱了。所以说,陈胜就是心太急了,刚拥有一点资本便走这么大一步棋。这么做,怎么会成功呢?自然人心不服,同时自己的实力也遭到削弱,自然就没什么希望了。

第二个原因便是陈胜太过享乐,导致人心尽失,威信力大大减弱。起义之后,陈胜所率的部队势如破竹攻下了许多城池。在拿下了陈县后,他便忍不住了,在这里称了王。这之后,他曾做出了一系列战略调整。这个计划可以归纳为一个中心:“主力部队西征,其余部队攻城略地”。这就是他的计划,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其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他自己什么事,打仗都让手下人去了,而他就待在这里每天好吃好喝,舒舒服服的过着小日子。作为一个领导,什么事都交给下属,自己就只知道享乐,那他们肯定不干。他这样做,自然就产生了如下恶果。第一个就是部下们不服,凭什么我们拼死拼活去打仗,你就窝在家里享乐?

举个例,在李自成攻入北京之后,想让刘宗敏带领部队向山海关发起进攻。这刘宗敏也挺聪明,立即反对了。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做贼,凭什么我们就要去浴血奋战,而你在北京城里过这般舒服日子。李自成无奈,这话也挺有道理,不好反驳,于是只得自己上阵了。所以陈胜这么做,自是有很多人不服的,武臣就是其中之一。他在攻下了几座城之后,便马上单飞了,跟着陈胜干还不如为自己干。他也急匆匆的陈王了,这很好的表明了这些人心中的不满情绪。还有一个恶果就是,导致军队的战斗力大幅下降。吴广所率的主力部队,一直没能攻下荥阳城。不但如此,吴广自己还丢掉了性命。这与吴广能力不佳有关系,而且也因他号召力弱。假如陈胜亲自领兵的话,效果自然会好得多。

最后一个原因便是与陈胜的性情有关了,太薄情了,没有亲和力。早年间陈胜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若日后大家都富贵了,切莫要互相忘记。话是他说的,但是他自己就没有做到。他的同乡想来看看他,却被他拒之门外。这些人便找着机会,趁陈胜外出时叫他小名,陈胜这才不得不接见他们。后来,这些人议论了一下他,便被他给杀掉了。可见,陈胜太不会处理这些事情了。若是直接定下了规矩,又有谁还会有胆子这么做?对于老乡的事都这样残暴,更何况是对待那些部下呢。称王之后,更是万般骄傲,原本树立起来的好感通通都没有了。如此薄情寡有之人,谁还会卖命追随呢?所以最后死于车夫手下,也只能怪他咎由自取了。若是他有耐心一些,脾性好一些,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文章作者:大慧

整篇图文由大咖说史工作室团队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