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展(4)透过时晓凡我们能看到什么?

| 凡 | 是 | 摄 | 影|

“带你看展”第4期我们一起观看了时晓凡《在哈瓦那完成的摄影》展览,本文系对该展览作品的解析。

展讯简介

时晓凡 |在哈瓦那完成的摄影

展期Duration:2019.07.13 – 2019.08.28

地点:北京现在画廊-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草场地红一号院E座

透过时晓凡我们能看到什么?

作品解读

首先说结论,这组作品既是真实的哈瓦那,也不是真实的哈瓦那。这个展览全部是原作,展出形式新颖(灯箱形式),展品制作精良(时晓凡亲自调教),拍摄画面细节丰富,非常推荐大家去画廊看看原作。

在哈瓦那完成的摄影是时晓凡在美国进修时跑到古巴拍摄的。这组作品是由团队合作完成,据时晓凡回忆,有美国制片人,西语翻译兼古巴制片人,还有灯光助理。当我看到海报时,我潜意识提醒我这一定是一位广告摄影师拍的,因为画面是精致的,用光是考究的,这是广告摄影师的基本功。虽然时晓凡不屑于谈论技法上的细节,尤其是面对时尚媒体的挖料,但是我们作为摄影师之间的交流,时晓凡还是很热情和真诚的。哈瓦那系列作品画面精致的原因就是时晓凡对画面是精心布置的,这主要体现在用光上面,人物都是有布光的,画面是精心设计的。

时晓凡在哈瓦那并没有携带摄影灯具,而是在当地购买了一些常亮灯具,这种用常亮灯能很好地模拟环境光,这也是在商业拍摄中常见的手法,简单高效。现在国内时尚摄影有条件的已经在使用电影灯拍摄。展出作品单幅最大尺寸160cmX100cm,所有夜景作品画面纯净度非常好,几乎没有噪点和数码杂色。画面细腻的原因是中画幅数码机高像素保证了画面的细节。

很多人看到这幅照片就会联想到爱德华霍普的名画《夜游者》,确实场景,色彩都是相似的。

提到这种摄影对绘画的借鉴与致敬,就绕不开Jeff Wall。Jeff Wall正是以大型灯箱片著名。我们平时看摄影展大多数是传统相纸或是数码打印,灯箱片很少见。今年UCCA《文明》大展也只有一幅灯箱作品,虽然号称是原作展,但是制作精良程度和时晓凡个展差太多了。

文明,ucca

时晓凡和Jeff Wall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置景拍摄,既是摄影师也是导演。

文明,利拉,花幽

这也呼应了时晓凡的自述“也许这一系列照片只是我脑海中臆想的古巴,虚构的哈瓦那”。这组作品既是真实的哈瓦那,也不是真实的哈瓦那。这是摄影师创造出来的“真实”。“纪实”只是艺术家表达的一种技法。

据时晓凡讲,左图是花钱雇的模特,右图三人是拍摄现场存在的。也就是说这幅画面既有真实记录又有导演摆拍,“真”与“假”在画面中形成呼应,构建出时晓凡想象中的哈瓦那。

我们不能用纪实摄影去定义时晓凡的摄影。“纪实”只是作为当代摄影中的“一种方法、一种态度”而存在。我们可以看到1967年MoMA举办的“新纪实”摄影展重塑了公众对于纪实摄影的认识,展现了纪实作为个人化艺术表达的可能性,并促进形成了当代摄影中“纪实是一种方法,一种态度”的认知。艺术家的“纪实”就是纪实技法的拍摄,而非“真实”的新闻报道。

类似的摄影师还有美国“耶鲁学派”Philip-Lorca diCocia。DiCorcia在抓拍式快照和标准的高质量舞台作品之间交替,这些作品通常具有戏剧性。时晓凡的作品亦是如此,因为他们都是这种拍摄方式。通过精心策划的类似在舞台上的演出,他们将日常生活带到了平庸的范围之外,试图激发他们的画面观众对现实生活中所包含的心理和情感的认识。他们的作品可以被描述为与虚构的电影和广告世界混合的纪实摄影,它在现实,幻想和欲望之间创造了一种强大的联系。

Philip-Lorca diCorcia在哈瓦那拍摄的作品

类似摄影师还有Gregory Crewdson,喜欢的可以自行展开阅读。

Gregory Crewdson作品

总结:这组作品既是真实的哈瓦那,也不是真实的哈瓦那。作品画面用光考究,展品制作精良,非常推荐大家去画廊观看原作,品味细节。

我们会不定期的组织线下免费观展活动,欢迎大家来和王老师面基交流。

展览现场图片

展品全部采用灯箱形式展出

Epson灯箱片艺术微喷/欧司朗LED灯/实木框架表面喷漆

单幅最大尺寸160x100cm,最小尺寸12x12cm

展场图片由北京现在画廊提供

12x12cm

160x100cm

END

“带你看展”微信交流群已成立,

更多摄影展览资讯、更多影展解读

请添加好友邀请入群

本文作者:王猛

@白日梦想家王猛,新浪微博认证摄影师,熟读摄影史,研究方向为当代摄影(直接摄影)。

—【凡是摄影】—

| 带你进入摄影大师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