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家电商,同一个噩梦

文 | 波波夫

无论是全球万有商店亚马逊,还是胡同口的小卖部,他们都会反复做着同样一个噩梦:压货。

在传统零售业中,供应链管理就是生死线,处理不好,就会栽入「高库存容量、低周转率、负利润」的死亡陷阱。MBA课程反复教导零售业者,要想做好供应链管理,关键是要奏好三部曲:需求预测、库存计划、供应链执行。

但这些零售业的老黄历,往往为携互联网思维的后来者所忽视。在营收增速的压力和诱惑下,品类扩张越来越快,对需求的预测过于乐观、供应链执行一再放松,最终把催肥了库存这只怪兽,并反过来吞噬了最初的雄心壮志。

凡客殷鉴不远。据36氪报道,凡客在2011年冲上营收的顶峰——当年实现销售总额30多亿,但付出的代价是超过14亿的库存,如果从陈年在2014年宣布从一件衬衫重新开始算起,五年过去了,凡客被库存压弯的脊梁仍未完全挺直。

而今,网易又敲响警钟。据《晚点LatePost》爆料,阿里方面正在洽谈收购网易考拉,背后的原因之一也是不堪库存拖累利润。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称「2018年网易电商剔除毛利润率的营业成本大概为183亿,同期库存净值为50亿元,算得库存周转大概为104天......京东库存周转天数约30日。」

库存周转率是电商体检的关键指标。近五年来,Costco与沃尔玛之间的此消彼长,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Costco的存货周转天数一直保持在约30天,远低于竞争对手沃尔玛的约45天,高存货周转率奠定了商品低售价、运营低成本的重要基础。凭借卓越的供应链管理能力,Costco已经成为仅次于亚马逊、全球排名第二的零售商,在全球9个国家共拥有700多家门店,年销售额超过1100亿美元,会员数超过8800万人。

相比考拉,网易旗下的另一自营电商平台严选,同样面临着库存的烦恼。A.T. Kearney 科尔尼在2019年5月发布的《电商20年,重塑中国商业生态的三次飞跃》调查报告,也发现了这一问题:

「为了实现2018年200亿的GMV目标,严选这一精品电商开始了激进的品类扩展——SKU数量从2016年上线时的几百个,到2018年时已增至上万,覆盖几乎全品类生活用品......给运营和供应链管理造成沉重压力,使库存积压问题在2018年下半年爆发。」

毫无疑问,当年丁磊选择布局电商,战略上仍有相当的远见,作为中国第二大游戏公司,家底殷实的网易拥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来试错。彼时,电商也是网易为数不多的可以快速做大规模的新领域。

考拉+严选的双拳组合,显著拉升了网易的营收规模,推动了股价上扬。在网易考拉上线的头一年,网易实现总营收124亿元,而四年后,网易的总营收增长了近五倍、达到671亿元,其中电商业务占据了近三成,而股价也上涨了近三倍。

跨境电商和精品电商的定位,注定了考拉和严选很快就会遭遇成长的天花板——成为细分领域的冠军之后,它们势必将会遭遇来自阿里和京东的狙击。

尽管亚马逊和京东也是从细分领域逐步扩展成为万有商店,但彼时,全球电商市场还是刚刚起步,市场存在野蛮成长的空间,而网易在2015年进入时,中国电商市场的格局已经颇为稳固,更为关键的是,电商进入了大数据时代。

二十年前,电商兴起之时,其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匹配买卖双方的需求,而今天,当许多人已经习惯在线购物的情况下,电商的核心竞争力其实已经转向了数据能力,主要有三点:

能否获取海量的用户消费数据?

能否从数据中精准分析消费者偏好?

能否基于数据预测消费者未来行为?

这种数据能力与传统零售强调的供应链管理中的第一个环节——需求预测直接相关,只有需求预测预测精准了,接下来库存计划、供应链执行才变得有意义。相比网易,阿里、京东拥有的不仅仅是规模优势,更是长期积累的数据优势,这进一步抬升了包括网易在内的后来者进化为超级平台的难度。

就在考拉和严选选择战略性收缩时,另一位同行却在高歌猛进。小米旗下精品电商品牌小米有品,2018一年的SKU数量增长了一倍达到5000个左右,而设定的2019年目标是超过一万,销售额超150亿元。这一幕像极了2017年的网易考拉和严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