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成长不愿改变命运,文学深处的爱与欲

文学探照灯 | 来上海书展与我们相遇吧

上海书展期间,我们也在现场展示报纸与文创,今天是哪个编辑记者在呢?欢迎来搭讪闲聊文学。

位置:上海展览中心中央西平台—上海社科文出版馆

图画书界奥斯卡

全国首次新增50家分会场、遍布全市的100家分会场、来自500多家出版社的16万种精品图书荟萃,超过1270场活动……当你身处一个被书海环绕的上海书展时,一定是幸福又眼晕吧。

别担心,作为文学记者的我们,也都有相似的感受,带着为读者直击书展现场、搜寻名家观点的热情,我们闲逛奔走在主会场与分会场之间,记录下有趣的嘉宾对话、优质的新书发布与创意的文艺展览。

我们当然也会有所遗漏,但我们将持续24小时观看书展、聆听书展,将城内的声音与城外的互动糅合在一起,编排一场以阅读为主题的交响乐,只需要10分钟,你便可以掌握24小时的书展精彩。

书展24小时

平野启一郎 X 蒋方舟

人生是改变命运还是接受命运?

建投书局

在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对谈活动上,日本作家平野启一郎与作家蒋方舟谈论成长与命运。平野表示写作不能只基于自己,而更需要打扫的思维。“比起未来,我们更容易修改的是过去”究竟意味着什么?平野认为过去发生的事造成了如今的局面这一说法不是十分成立,他列举了自己幼年丧父经历,对于当时的事情毫无印象,但当自己有了孩子时,就开始重审当时的自己,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自己改变了曾经的自己。蒋方舟谈到,如今已不是改变命运而是完成命运之路。平野对此提出了“自我责任”一词,表示收获多的人会比收获少的人更加努力。但在努力过程中,人的生存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因此更需要找到一个改变命运和接受命运的平衡点。

袁筱一 X 白兰达·卡诺纳

女作家要敢于触碰更多命题

思南文学之家

她们同为作家,一位也是另一位的译者。她们的文字都来源于对文学的爱与欲,袁筱一说,不仅是作家,她从事翻译与文学批评,也都是出于这样的爱与欲。然而,她也发现最近十年,自己的学术风格倾向于理性和冷静,于是她萌生了修订再版十年前的法国经典文学课解读作品《文字传奇》,那里有她怀念的热情与感性。在法国作家白兰达·卡诺纳眼中,理性与感性是可以兼容在一起的,并不分男女,这在她中文版新作《智者的愚蠢》中有深入体现,她说,还好有那么多优秀的法国批评家,告诉大众什么是真正的智者和经典,什么是看似智慧的作品。谈到女性写作,她说当代法国作家里女性作家虽然比例很高,但是却集中在少数题材,比如”愚蠢”这个命题就几乎没有女作家会去触及,为什么不更加开放自己的视野呢?

冷冰川 X 毛尖

大家只看到他的美人计,却忽略了纯真

上海展览中心

常年在西班牙和中国创作生活的艺术家冷冰川,在华人艺术界是特别的存在。他开创了刻墨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在刷黑的纸上,他倾注全部身心去刻画一幅幅作品,所使用的工具不过是最便宜最常见的美工刀。在书展现场,评论家毛尖说,冷冰川的画里藏着诗,惊人的细节就像传统画一样,放大无数倍依然可以看见细节,而每幅画,而藏着诗性的美感。

许多人只看到冷冰川作品里多是丰硕的女性身体,毛尖说,他的刻墨手法让黑色的女性形象看起来反而呈现出一种很白的质感,那里面有朴素,也有纯真的味道。冷冰川则回应说,他的画里不仅有女性,也有花鸟虫鱼,大家往往忽略了其他细节,因而他自选了70幅代表作配以诗句推出了《荡上心》。冷冰川是一个中西杂糅的艺术家,正如他表示影响自己最大的两位艺术家是张光宇和比亚兹莱。

赵丽宏 X 叶舟

敦煌很古老,但并不苍凉

读者书店

阅读连起了两座城,从兰州到上海,叶舟与赵丽宏两位作家在读者书店开启了对话。赵丽宏首先说到自己对于兰州的印象,他用了“古老而苍凉”这两个并列的词语,叶舟则笑着回应,他认同古老一词,至于苍凉,他希望修改一下大家对兰州的刻板印象。“敦煌以及河西走廊,曾经是一片斑驳的‘锈带’的话,那么现在的重述,将是除锈的时代。”这里的重述,指的是叶舟的《敦煌本纪》,他解释说,本纪是个专有名词,专门用来给帝王将相做传,但我想敦煌二字,配得上这两个字,我们真正需要供养的实际上是土地上的生灵。

关于手稿,此次赵丽宏的诗集《疼痛》便是手稿版,他自己保持着写诗依旧手写的习惯,有时候写到兴致之处,也会随手涂鸦,手稿保留了他内心的一个路径。叶舟回应说,生命是初稿,是一张单程票,诗歌记录的是这场单行道里的“疼痛”,今天看到赵丽宏的这本书,我想有时候退回去,反而也是一种幸福。以后我也要用手稿写诗歌。

周嘉宁 X 彭伦 X btr

社交媒体如何改变写作方式?

静安嘉里中心

作家周嘉宁、作家btr与群岛图书出版人彭伦在静安嘉里中心上海书展分会场,就萨莉·鲁尼的《聊天记录》展开一场有关“对话框里的青春”的对谈。“这代年轻人有一个共性,就是在互联网的伴随下长大,习惯于用电邮、社交媒体沟通。所以《聊天记录》虽然是一个发生在爱尔兰的故事,但能唤起全球一代年轻人的共鸣。”引进《聊天记录》中文版权的彭伦说。“这本书的特点是社交媒体贯穿于全文。正如中文版封面上,女孩的肖像不是自己完整的肖像,而是通过她和他人的对话构成自己的肖像。社交媒体在文中可以说无处不在。”btr认为,这本书用不同社交媒体的沟通方式来书写人物关系,是非常特别的。周嘉宁感慨,自己是一口气读完《聊天记录》的,“读完后我立即把书推荐给了我年纪更小的朋友。这本书快递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了,它现在一直处于一个被传阅的状态。”

龚曙光 X 祝勇 X 李伟长

满世界旅行后面是为世界拓片

上海展览中心

继《日子疯长》后,作家、资深出版人龚曙光推出《满世界》,上海书展开幕日与作家祝勇、评论家李伟长对谈。在《满世界》创作过程中,龚曙光对东西方文化进行了客观独到的思考,从巴黎、罗马、伦敦、纽约到布拉格、日本……作者带着深思与追问,解读异域城市不同文明的优雅与激进、血气与灰调,力争读出每座城市的生存逻辑、文化心理,描画出世界视域中的未来步伐,使得《满世界》不仅成为详实的文化历史版图,更堪称一个人面对世界的心灵史。“我和曙光是同时代的人,我们对外部的了解最初是从书本上来,对外部有很多好奇,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用人文的眼光打量外部世界。”祝勇谈到。龚曙光表示,“我希望把握的是一个一个民族、一片一片疆域、一部一部历史,甚至是这一切的总和。在人类文明的整体背景上为世界拓片,这才是《满世界》的追求。”

插播村上春树消息

村上春树九部代表作授权电子书与有声书

静安嘉里中心

随着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电子书、有声书成为出版社转型升级的突破口。今天,上海译文出版社在上海书展分会场静安嘉里中心召开发布会,首发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内九部村上春树代表作的电子书和有声书,并携手多家平台合作方代表签署“反盗版声明”。

“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发布

挪威除了极光和设计,还有好看的文学

朵云旗舰店

“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发布会在朵云旗舰店举行。挪威作家罗伊·雅各布森和挪威文学海外推广基金会主席玛吉特·瓦尔索一同造访了这座位于上海最高楼的“云端书店”,与广大读者一同分享了挪威文学独特的魅力。

本套译丛集结了挪威当代最重要的文学作家及作品,包括国际电影大师英格玛·博格曼之女琳·乌尔曼的自传体小说《喧嚣》,国际布克文学奖候选作家罗伊·雅各布森代表作品《奇迹的孩子》,2015年《纽约时报书评》年度十佳纪实文学作品《我们中的一个》,都柏林文学奖得主、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佩尔·帕特森近作《我抗拒》,“北欧黑色小说之父”古纳尔 斯塔阿莱森“瓦格 韦于姆”系列畅销作品《死亡的随从》等,首次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挪威现当代文学的面貌。

插播新增书店

“中版书房”开幕,“上海之光徐家汇书院”启动合作

上海长宁区、徐汇区

8月14日,中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旗下上海中版图书公司首家自营书店“中版书房”于上海长宁区正式揭幕开放,同时也带来了7天“中版之夜”系列讲座活动。在400多平米的空间里,日本建筑设计师小野良介带领团队创新性的在四方空间里画出一条对角斜线,植入了一面26米长的展示墙,这个宛如欧洲广场中央大型纪念碑式的设计,在他看来,可以完美体现出版社与作品之间的紧密关系,“书籍并非作为商品出现在书店中,而是倾注着出版社心血和情感的作品”。在这面壮观的展示墙上,中版集团旗下的出版社有了一个集体展示,从擅长人文社科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到擅长艺术类出版的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出版社等等,华丽的阵容与书店里的宣传语形成了恰切呼应,当读者走进这里,环顾四周,最终会认同这句话,“有时间就多读书,多去看看星辰和大海”。

另一个备受瞩目的大型书店消息在当晚于主会场宣布,在“域市汇本——‘建筑可阅读’和‘衡复三书’分享会”上,徐汇区区长方世忠介绍,徐汇区与世纪出版集团将正式启动合作建设总面积达1.8万平方米、位于海派之源徐家汇核心区的超大型阅读文化空间——上海之光徐家汇书院。该书院将于2021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也是徐光启生日前一天正式开业,为营造上海更浓厚书香氛围作出贡献。

今日新媒体编辑:郑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