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期,谁能驾驭武人,谁反被武人牵着走?

大家好,这里是书评君的音频栏目“大家小书”,我们将继续挑选该系列丛书中有意思的经典段落分享给大家。要推荐给大家的第五十五本书,是吕思勉先生的《三国史话》。

《三国史话》是著名史学家吕思勉较为通俗的作品,但其中知识的渊博、强烈的历史责任意识却不容忽视。

说到三国,我们很多人都是通过《三国演义》知道的,但书中的历史有不少不符合历史真实,因此吕先生选择三国这一时期进行研究,目的即是传播准确的历史知识。书中对三国的著名人物,如曹操、诸葛亮等,以及著名历史事件,如赤壁之战,进行了详细解析。

今天重点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作者对司马懿的研究。我们知道,结束三国之局势的就是司马氏,司马氏的基业则是司马懿创立的。那司马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司马氏又为何能得到天下呢?下面我和大家分享吕先生的研究。

《三国史话》

吕思勉| 著

北京出版社

— 作者介绍 —

吕思勉

(1884年—1957年)

中国近代历史学家,与钱穆、陈垣、陈寅恪并称为“现代中国四大史学家”(严耕望语)。

— 书摘 —

据《晋书·宣帝本纪》说,司马懿的玄孙晋明帝有一次和他的臣子王导谈天,便问他自己的祖宗是怎样得天下的,这王导大概因时代生得早,对于晋初的阴谋秘计比后来的人知道多,便把司马懿如何创业,和后来他的儿子司马师杀死魏朝高贵乡公之事,一一述了一遍。

明帝听了,羞得头都抬不起来,把脸贴在床上说道:“要是照你的话,晋朝的传代又安得长远?”这真可谓之天良发现,而司马懿父子的丧天害理,也就可想而知了。然则他怎会成功的呢?丧天害理的人会成功么?

……

王导所说司马懿的创业,无疑是指他谋杀曹爽之事……原来魏朝的失柄,由于明帝死后,他的儿子齐王劳年纪太小,然而齐王即位之初,事权实在曹爽手里。司马懿虽然同受明帝的遗命辅翼幼主,却是被排斥于政府之外,卧病在家的。

大约因为他本有兵权,所以仍有一班人暗中和他勾结;而他的阴谋秘计亦以此时为甚,他托病蛰伏了十年,一旦时机来到,就突然而起,趁着曹爽奉齐王出城谒陵的时候,矫太后之诏把城门关起来,把曹爽废掉,旋又把他杀了,他从此就政权在手。这事在公元二四九年,至其后年,司马懿就死了,其子司马师袭其爵位。后四年,废齐王而立魏武帝的曾孙曹髦,这就是高贵乡公。其明年,司马师也死了,其弟司马昭继其爵位。又六年,高贵乡公“忿威权日去”,带着自己手下的兵去攻司马昭,被司马昭手下迎战之兵所杀。……高贵乡公就在这种情势之下牺牲了。此事原无足深论。

然而我们从王导所说的司马懿夺取政权,及司马昭杀死高贵乡公两件事情上,却可以看出司马氏所以成功的原因来。这话怎么说呢?

当曹爽被杀的后年,有一个魏朝的扬州都督王凌,要起兵反抗司马氏,给司马懿出其不意的把他捉去了。这事亦无足深论,然当王凌设谋时,曾派人去告诉自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谏止他,所说的话,却深可注意,其大意是说:曹爽所用的人,确是一班名士,他们的意思,也确是想做些事情的。然而所做的事情,都是自上而下,所以人民不能接受。而司马懿,自推翻曹爽之后,却颇能“以恤民为先”。所以曹爽之败,“名士减半”而百姓并不哀伤他们。于此可以见得自上而下的政治,贻害于人民如何深刻猛烈了。真正的恤民,司马氏自然也说不上,然而他当时剥削扰害的程度,大约人民还可忍受。所以在大乱之后,人民只求活命,别无奢望之时,也就勉强相安了。

他对高贵乡公事变的善后,也是深可注意的。原来对于人民剥削扰害得最深刻猛烈的,就是军阀。……当政局变动之际,最后的成功者,看似由于得到少数有兵权的人拥护,其实总是由于得到广大的人民的支持的。因为苟非广大的人民承认你,与你相安,变乱就无时而会息,你的政权就无从成立。所以创立政权者的能否成功,就看他驾驭武人的能力的强弱。观于司马昭对于高贵乡公被弑以后的措置,就可见得他对于武人控制的力量的强大了。

事情是这样的:高贵乡公死后,司马昭聚集了一班大臣共谋善后,这件事,在专制政体之下,总不能没有一个说法。当时有一个陈泰,是有资格又有名望的,司马昭便请教他,他说:只有杀掉贾充,稍可以谢天下。这贾充乃是司马氏的死党,司马昭如何能杀掉他呢?于是愣了半天,对陈泰道:请你再想个次一筹的办法。陈泰却斩钉截铁毫不迟疑的答道:我的办法,只有进于此的,没有较此退步的。司马昭就不再问了。下令说:本来命令成济不得逼近皇帝所乘的辇舆的,而他竟突入陈内,以致造成大变,这都是他一人之罪,按律大逆不道的父母妻子兄弟都斩。于是把成倅、成济和他的家属一齐收付当时的司法官廷尉。

……

俗话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司马昭下如此辣手,难道不怕其余的武人看着寒心么?然而他竟不怕。而其余的武人也竟不能对他有什么反响。这就可见得他对于武人控制力之强,亦可见得成功者之非出于偶然了。

封建时代谁能驾驭武人,谁反被武人牵着走?这是时局变动之际,居于领袖地位的人成功与否的试金石。

(有删节)

新京报书评周刊·听见文艺

阅读需要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