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上林间,我与秋天对视

文/孙英杰

摄影/吕世学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一些从脊背上拱起的芒刺,饱满,随性而长,千百年来却从不曾走远。意识渗透进这烟火凡尘,随着大漠一起喘息。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从境中里走出来的女子,温温婉婉,脸上的笑容,似草尖上的露珠,又似星月朗照,那么透明纯净,带出多少古朴的故事。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红色的油纸伞,分明是世界里唯一的色彩,张开梦的翅膀,容下世间所有的喜怒哀乐。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伞下,没有忧伤的人,阅尽悲欢离合。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古榆树飘落的心被播种在下一个季节,琵琶吟唱起相思的旋律,音符吟唱着秋风,抱琵琶的人,站在秋天用静默等待。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

听秋雨,醉夕阳,举高的琵琶离幸福很近,琵琶下唇红齿白一张粉嫩的脸,直暖到人心里面,分明是微微透着香的春天。

文/孙英杰 图/吕世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