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再谋变 与微信支付等角力产业互联网

“我们是谁?”成立了14年的拉卡拉,其创始人、董事长孙陶然在8月16日的战略说明会上抛出这个问题。

对个人用户来说,受近年移动支付崛起的冲击,拉卡拉的“存在感”明显下滑。孙陶然也称,“经常被朋友们问到,你们是做手环、还信用卡、做智能POS的拉卡拉?也有人问拉卡拉还在吗,谁还去便利店还信用卡?”他对此感到既高兴又委屈,高兴的是公司历史产品被人记得,委屈的是大家对今天拉卡拉的整体并没有一个系统的看法。

拉卡拉现在在做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孙陶然在会上都予以介绍。他宣布,拉卡拉将发力产业互联网,进入战略4.0时代。

产业互联网被业内视为互联网下半场的主战场,其玩法更看重为B端提供的垂直服务能力,而拉卡拉的基因恰就在企业服务。不过除拉卡拉外,其他“玩家”如微信支付、汇付天下等支付机构也已入场。

业务分四大板块 上半年受宏观经济和客户结构调整影响营收下滑

顺着“我们是谁”这一问题,孙陶然介绍,目前公司有四个板块,分别是拉卡拉支付、考拉科技、产业基金群和蓝色光标。

其中,拉卡拉支付即4月下旬上市的业务板块,内部叫支付集团;除支付外剥离出来的其他业务组成板块叫考拉科技,范围包括信用贷款、保险经济、保理、信用评级等;产业基金群是沿着金融科技的领域进行中早期的投资,投资、扶持创业企业;蓝色光标是一家独立上市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是考拉科技。

会上还有一个插曲,孙陶然提及日前互联网协会、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名单,拉卡拉支付排在第82名。他表示,拉卡拉参评的只是一只“胳膊”拉卡拉支付,并不是拉卡拉全部,支付以外的业务都被剥离了。如果那只“胳膊”解开,名次应该还可以再往前一点。

从定位来看,拉卡拉支付、考拉科技更多为中小微企业服务,蓝色光标多为龙头企业服务,但四个板块的共性都是2B。

公司整体的基因也是为企业服务。成立于2005年的拉卡拉,最初通过线下便利店布放的自助终端积累了十万量级的商户;而后两次“进阶”,在2011年首批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后,进入银行卡收单领域,又于2015年开始布局智能支付终端。在此过程中,拉卡拉也曾因移动支付快速发展而一度被削弱线下刷卡业务优势,在C端的存在感逐步降低。

不过孙陶然在会上谈到,过去这么多年国内大家关注的是2C市场,近年来,国际国内越来越认可2B市场的价值,这块市场由于B的数量越来越大,比2C市场有更强的可经营性。

他还透露,过去14年中,不论是拉卡拉哪一部分,都保持每年30%以上的成长。“这考验的是一个公司所处的赛道,你的产品线、你的经营管理综合能力。”

就在战略说明会前一天,拉卡拉发布了上市后首份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服务的有效商户超过2100万家,这一数字比2018年末的1900万增加了200万;累计交易笔数达36.7亿笔,同比增长67%。

基于小微商户端的扫码交易增长显著,交易金额和交易笔数同比分别增长82%和84%。又受益于扫码交易笔数的大幅度增加及分摊的营销费用大幅度下降,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66亿元,同比增长25.31%。

不过,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4.96亿元,同比下滑9.72%。对此,孙陶然表示,收入同比下滑,原因是做支付面对整个线下消费,必然受到宏观经济形势影响以及自身客户结构调整的影响。

分羹产业互联网蓝海 与微信支付、汇付天下等“短兵相接”

基因在于企业服务的拉卡拉,正迎来产业互联网的蓝海。

业内人士介绍,所谓“产业互联网”,是与“消费互联网”相对应的概念,它指的是应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连接、重构传统行业。消费互联网面向的是个人消费者,其目标是满足个人消费体验,帮助既有产品、服务更好地销售和流通,而产业互联网主要面向企业提供生产型服务。

当前由于人口红利殆尽、同行竞争激烈、监管政策趋严等原因,消费互联网正在日益红海化。产业互联网则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其潜力还有待开发。

上述人士举例称,消费互联网的连接对象主要是人与PC、手机等终端,其连接数量大约为35亿个,而产业互联网连接的对象则包括人、设备、软件、工厂、产品,以及各类要素,其潜在的连接数量可能达到数百亿。此外,2017年企业家调查问卷显示,69%的企业家认为一旦5G到来,企业服务会是最重要的营收来源。

在战略说明会上,孙陶然介绍,“互联网的下半场,将是传统行业拥抱互联网的时代,也是企业逐渐从经营产品到经营用户的时代。”他表示,拉卡拉除了作为基础和入口的支付收单服务,还将基于科技、云服务及人工智能技术,为中小微商户提供贷款、理财、保险、保理、融资租赁、信用卡、会员管理等各类服务。

而拉卡拉进军产业互联网的第一步,是战略投资千米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孙陶然介绍,拉卡拉目前覆盖超2100万中小微商户,千米公司专注于为零售、快消等行业的中小企业服务,为企业提供分销云、门店电商云、新零售云等SaaS服务,可以给分销商提供B2B全链路订货系统等。

“拉卡拉将通过投资千米以及与千米公司组建面向各个行业的云服务公司,提升公司为现有中小微商户提供门店新零售云服务的能力,帮助公司提升为既有商户提供支付以外增值服务的能力,同时扩大拉卡拉的支付市场份额。”孙陶然说道。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不少公司都试图通过SaaS进一步向产业链纵深渗透,使传统企业与第三方支付达到双赢局面。

例如今年1月,微信支付相关负责人在其公开课表示,正在持续推进和不同行业的深度结合,团队已经研究了138个行业,找到了36个比较适合的行业,来让微信支付深度切入,提供数字化的协助。

汇付天下也在积极布局产业互联网。从2018年伊始,汇付天下就与行业SaaS建立合作。根据其2018年报数据显示,与汇付天下合作的SaaS供应商由2017年底的10家提升至2018年的137家;另一方面,汇付天下与微盟于今年6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推出“微盟慧付”解决方案,打通“支付+营销”全链路。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陈鹏 编辑 任婉晴 校对 郭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