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盈利模式惹争议,上市能否赢得好彩头?

WeWork正在为首次公开募股做准备。周三,该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预计将从IPO中获得35亿美元。

我看到过一篇有趣的文章,将WeWork比作苹果(Apple)。公平地说,两家公司都用自己的产品打破了现状。苹果让世界重新定义了移动设备,而WeWork正在改变世界对办公室的看法。

苹果和WeWork都非常注重用户体验,两家公司都将自己定位为各自领域的高端选择。苹果和WeWork都让他们现有的竞争对手改变了他们的方式。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 诺伊曼(Adam Neumann)展现了个人魅力和远见,这是史蒂夫 乔布斯(Steve Jobs)给苹果带来的无形资产。

然而,将一只10岁的亏损独角兽与苹果(Apple)进行比较可能还为时过早。当史蒂夫 乔布斯(Steve Jobs)推出iPhone时,苹果已经有超过30年的经验和iPod和Mac等创新产品可供展示。

苹果和WeWork:不仅仅是硬件

这篇文章的作者Dror Poleg认为,两家公司本质上都在硬件之上构建了无缝软件、服务和其他功能。对于苹果的iPhone,硬件的定义很明确。对于WeWork公司来说,硬件是将其转变为共享和私人办公空间的不动产。

WeWork的社区就像iphone上的iOS软件。然而,苹果本质上是在与谷歌的Android竞争双头垄断,而与WeWork的"软件"竞争的障碍很低。从另一个角度来看,WeWork的软件比苹果的更容易复制。

仅在WeWork最大的市场美国,就有超过1000家灵活办公场所在2018年开业,其中大部分是新建的。这给寻找社区的人们留下了很多选择。

成本结构差异

这两家公司的另一个不同点是硬件的成本结构。虽然苹果将硬件生产外包出去,而且大部分硬件成本是可变的,但WeWork公司的硬件成本是长期固定成本。

WeWork长期租赁物业来重新设计,然后在短期内出售私人办公室和共享办公桌。2018年4月,WeWork的未来租赁承诺额为180亿美元。随着我们的工作重心转向拥有房产,这种模式可能会发生变化,变得更加资本密集。

苹果和WeWork正面临着截然不同的融资问题。拥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现金和有价证券,苹果面临的难题是如何配置现金。另一方面,在软银(SoftBank)削减投资承诺后,WeWork正寻求从任何可能的地方筹集资金。

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收益,我们公司还希望根据IPO的成功筹集债务。由于预计到2026年,WeWork公司将需要196亿美元的资金,因此没有太多选择。

苹果是盈利的,而WeWork不是

苹果仍然是盈利机器。在截至6月30日的这个季度,该公司的EBITDA为145亿美元(占总收入的27%),净利润为100亿美元(占18.6%)。甚至在2007年推出iPhone之前,该公司就已经获得了可观的利润,尽管利润率较低。2007财年,苹果的EBITDA为47亿美元(占销售额的19.1%),净利润为35亿美元(占14.2%)。

另一方面,WeWork正在与亏损作斗争。这家We公司的运营亏损几乎与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持平。WeWork每赚到一美元的收入,就要在运营上花费近两美元。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运营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7亿美元。

预计这家WeWork公司未来几年都不会盈利,这使得它比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兄弟公司优步(Uber)更具可比性。仅在第二季度,优步的运营就损失了50多亿美元。

当优步上市时,它将自己比作亚马逊(Amazon),这是优步试图说服市场忽略其损失的一次失败尝试。亚马逊在亚马逊网络服务上有一棵摇钱树,亚马逊网络服务为其电子商务业务提供了资金。这种比较无法刺激市场。

对我们公司来说,正确比较的标准是什么?

我认为,WeWork应该把目光从Meat (BYND)和Slack (WORK)以外的领域,作为其IPO的比较对象。和WeWork一样,Beyond Meat and Slack创造了一个新的细分市场。Beyond Meat和Slack都有一个轰动的公开亮相,这也是WeWork希望复制的。然而,由于市场已经在讨论对We公司的估值折扣,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至于领域比较,IWG Plc。是WeWork最接近的竞争对手。IWG的估值为45亿美元这一事实并没有帮助,因为IWG是一家盈利的全球竞争对手,收入高于WeWork。

本文作者:MAYUR SONTAKKE, CFA, FRM,美股研究社——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