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推娃”方式是什么?一位博士妈妈育儿理念

文丨 Sophie 编丨Jane

这个话题,只能说一些个例和我自己的实践跟大家分享,因为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标准答案,都是自己的选择。

到底要不要推?什么情况下推?

首先,分情况。先讲一个故事:

出自《晋书·惠帝纪》:帝尝在华林园,闻蛤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白话文:晋武帝司马炎的第二个儿子司马衷(也是西晋的第二代皇帝)曾经在华林园里游玩,听到蛤蟆咕呱咕呱的叫声,就对侍从们说:“这叫唤的东西是官家的还是私人的?”侍从们说:“这叫唤的东西在官家地就是官家的,在私人地就是私人的。” 到了天下灾荒的年岁,百姓饿死,司马衷竟然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肉粥呢?”他的昏聩痴顽都是这种样子的。

一般用这个“何不食肉糜”的例子,来讽刺司马衷的昏聩,进一步看,如果他常年深居宫中,当然是真的不明白百姓的疾苦。

自己(家)的情况,能吃米粥,还是吃肉糜?

如果温饱问题(米粥)还需要解决,为解决温饱所带来的那些必须要做的事情,要不要推?

这个米粥问题,是泛指那些以后能够养活自己的技能,和为学习这些生存技能所需要的基础。

关于技能教育的思考角度,我是从吴军老师的书《大学之路》得到的启发。大意是不管是处在社会底层还是中产阶层,技能教育都是获得基本谋生能力的基础。特别是在解决温饱阶段,谋生技能更是必需的。

如果是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我看到这一段,应该会跳起来:怎么这么没有理想?这样的书,我可能会立刻扔到一边。而现在细想,他说的是事实啊,虽然貌似有些冷酷。如果生存都没有解决,就只谈理想,或者被理想占据头脑,总是有些不切实际,解决每天的吃住行来的更实在一些。

很多人可能不同意这个观点,换作二十出头的我,也不会同意的。可以拿出来反驳的故事也很多,比如某某歌星成名之前是北漂,住的是地下室,他多年坚持理想,最后终于登上人生巅峰。北漂歌手有多少人?又有几个登上了所谓的人生巅峰?登顶之后,又红了多久?

当然即使挣扎于生存,有一些小的爱好和兴趣会让自己的生活更多彩,这些小爱好就像生活里的光。

我既不想鸡血,也不想给理想浇冷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把握理想和现实的度,也是成长的过程。几许无奈,几许欢乐,毁灭或者涅槃。Life is not easy.

这里扯远一点,川普说“我们的工作没了,都被你们抢了。”

come on! 从经济学上失业分为摩擦性失业。结构性失业和周期性失业。

摩擦性失业一般是短期的,比如转换职业造成的临时性失业。周期性失业,比如美国2008年经济危机,有大量的人失业。结构性失业是在产业调整的的过程中,劳动力的技能,跟市场的需求不匹配。美国中西部的大量失业不少是属于这种结构性失业。

产业已经升级了,原有的技能已经没有市场或者市场很小了。如果这些原有技能就是你的爱好,那么你愿意跟你的爱好共存亡也是你的选择。

不高兴工作没了,就升级你的爱好,而不是叫嚣工作被抢了,即使叫嚣的声音很大,有的人已经相信了,但是对提高就业率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帮助。

结构性失业大潮中,从一个国家来讲,有时只能耗着。这时候感谢大学和各种培训机构,一方面确实促进文明进步,传播知识和提供技能培训,另一方面可以给 “无处安放” 提供一个安放之处保持社会稳定。

总之就是,从个人生存,到家庭温饱,再到一个国家解决就业,其实都是一样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先解决那些最基本最基本的问题。

推的第一个层面就是慢慢想明白理想和现实之间这条线,就会根据自己的情况更好的选择。

从现实出发,掌握基本的谋生技能和为此打基础的这类必须要做的事情,是要推的。用在孩子身上就是学校的学习,必要的推和帮助还是很必要的。尽量做到成绩优异,就是做学生的本分吧。

必须要做的事情,怎么推?

必须要推的事情,在我们家就是学中文。

经常看我文章的读者,都知道我对中文是多么“死磕”,其实山外有山,在真正的高人面前,我只算个入门级。说说我和我的好朋友(另外一位推妈)的故事吧。我更喜欢给大家讲故事,让大家自己品味和取舍,而不是一定要接受什么观点。

2014年初,我参加了一次关于跟孩子一起读经典的讲座,结识了另外一位妈妈R同学.R同学跟我一样希望孩子不要忘“祖”,和多受到中国经典和传统文化的浸润。

于是我们开始了周末一起带孩子读经典,慢慢发展成我们的周末学堂,9个家庭19个孩子。

四年多的一起“奋斗”- “推”孩子中文,我跟R同学也成了好朋友。过去的一年多以来,我们有过很多次激烈讨论,最根本的原因是学堂和我个人理念上的分歧,同时因为我知道这一路走来的不易,珍惜给孩子提供的场所和我们之间的友谊。也不能做退出学堂这样的“负气出走”。

学堂某段时间的信息是“孩子就要听话,不要多问”,整个气氛在我看来非常压抑。这完全击中了我的Hot Botton (红色按钮,一按就爆)!

我就是个被“虎爸”养大的娃,我的同学到我家都战战兢兢,知道我有个特别厉害的老爸,说一不二,小的时候照镜子都是偷偷的。我爸给我要求的人设只有做学霸,坚持到了中学毕业,做了一路的“伪学霸”。后来回想我其实是很爱学习的,可能不要给我那么大的压力,我也会学得很好或者更好。

学堂的这种气氛,狠狠得击中了我。更重要的是违背了我对教育的最基本理念:孩子是一个生命,他们值得被尊重被看见被听到。而不仅仅是“你要听话”。

我跟R同学就这一点进行了很多次讨论和观点“碰撞”,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于东西方育儿方式和文化上的根本立足点的理解不断加深。

在根基上,东方更加偏向于父母的权威(听话),西方更加自由一些(尊重孩子)。两者之间的取舍其实是一个度的把握,而对于孩子做事情坚持和韧性培养这一点上是一致的。

既然学中文是必须的,我的观点是“温柔而坚定”的“推”。

R同学自律能力和执行能力超强,而我自由散漫。我们约好一起去什么地方,她总是比我早到。

在R同学这里,“推” 孩子读经典,不只是学中文和文化传承,而是通过深耕细作这个过程,磨炼悟道,教孩子做人和做事。R同学希望孩子做什么事情,自己必定是身体力行,教孩子也有严有爱。这一点跟虎妈是一致的,虎妈推孩子学琴,自己也是一路学习,一路陪伴。

对我来说,通过学中文这个渠道,希望孩子传承中国文化。我的“推“在段位,程度和做法上跟R同学就很不同。R同学不仅仅是推,而是自己也一起做,体会孩子的困难到底在哪里。

这就是我跟朋友在“推”娃读经典这件事情上的不同。表面“推”的程度和做法上的不同,最根本还是因为目标不同,执行人理念和自身能力的不同。

如果决定要推娃,R同学是那个好的榜样。

“推”兴趣爱好

(通识和博雅教育 - “肉糜”)

基本的学习状况保证了,再说那些数不尽的兴趣爱好。

我没什么经验,我家快8岁的娃还没发现那个让他如痴如醉的兴趣爱好。于是我去请教了朋友,朋友孩子年龄比较大,也经历过了对不同兴趣的探索过程。

朋友分享了自己孩子学小提琴和学围棋的经历。

小提琴:学琴一段时间之后,不喜欢学,就停了下来。后来,自己又说想学,学了一段时间,还是说不想学了。停掉,自此之后再也没有摸琴。

围棋:开始学之后,从技艺和成绩上一路攀升,自己要求找教练。参加比赛输了之后,会有火山爆发式的情绪崩溃。而最后让自己平静下来的还是围棋。

这两种对比是不是很明显呢?

有这么清楚的对比,对于父母来说其实挺容易的,就是放手让孩子做自己喜欢的。

比较难的是怎么知道孩子是不是喜欢呢?

多尝试!

朋友的经验是让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去思考,自己想放弃,是因为不喜欢?还是因为太辛苦?这个自我认知的过程很重要,幸福跟自我认知是一对好朋友。

如果是孩子喜欢的,那就陪孩子一起成长。真的很不喜欢,放弃了是解脱。

孩子你怕辛苦吗?对不起,难也要做,我们来一起做。人生本来就不易。这一点我特别佩服很多妈妈,真的是陪孩子一起做,去体会孩子经历的困难,跟孩子一起升级打怪。比如我的R同学就是如此,我佩服之至,这一点我还远远没有做到。

有的孩子完全不需要推,对于自己喜欢做得事情有足够大的动力自推。当然父母在不起反作用的前提下,能够跟孩子一起成长也是很好的。

另外,喜欢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唯一的。所以这个找“真爱”的过程不是一劳永逸的。

从要不要推,到怎么推,为何而推。是个不断问自己和帮助孩子建立自我认知的过程。

好了,我总结一下:

我的核心理念:孩子是一个生命,尊重孩子,听见孩子,看见孩子。

选择过程:

一定要做的事情(比如功课):温柔坚定,有章有法的推,推到什么程度,各位自己决定。

锦上添花的事情(比如兴趣爱好):孩子喜欢的,自推(跟自己死磕)或者助推(跟孩子一起体验)。孩子不喜欢的,不要硬推。

说了这些,你是不是还是很懵?生活就是要自己找答案。

不管是要成为学霸,还是修炼某一方面的兴趣爱好,都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孩子自我认知,学会选择和取舍,在选定的路上不断深耕。日子就是这样点点滴滴,慢慢织出来了。

这么一篇长文,借用上几句我们中国的古话就说完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太美好了!

有鸿鹄之志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前提下,吃得了苦中苦。

所以,我建议读者们,在中国古老智慧的笼罩下,学习和运用科学的做事方法。

愿你,脚踩大地,仰望星辰大海。

写在后面:

文章先发给R同学预览,她对关于“听话”的补充非常好,也写出来给大家分享:父母要修炼自己到一个接近理性的状态,在这个前提下,要求孩子听话其实是希望孩子学会服从于理性。

如果孩子提醒父母要求不合理,父母应该停下来思考:如果要求真的不合理,就马上停止。父母偶尔用非理性的方式对待非理性的孩子也是未尝不可,但是如果以不理性要求孩子听话是种常态,对孩子是很大的伤害。

她的这些话非常好,这样以后我们想到“听话的孩子”会更明白到底期望的是什么?是孩子的言听计从呢?还是孩子经过独立思考后,认同父母理性而选择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