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人真的吃不起涪陵榨菜了吗?

来源 | 非凡油条(ffyoutiao)

作者 | 小虾饺

最近台湾有一档节目又出神论,说A股的消费白马股涪陵榨菜最近暴跌,是由于其业绩亏损,深层原因是大陆人民连榨菜都吃不起了。

这位专家还把fu念成了pei,功课做得实在不怎么样。一众大陆网民听了更是笑到肚子疼,个个赶紧去买两包涪陵榨菜奢侈一把。

笑话归笑话,但我们还是要承认,即使是大陆城镇居民放开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时间其实也不长。

而且在中国大陆市场,西方传统的消费理论假设并不完全适用。人们对大陆居民消费水平的刻板印象是,这群人追求效用最大化,消费支出完全依赖于收入。

真的是这样吗?

选取1995年、2002年和2013年城镇家庭收入和支出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不少信息。

1995年的时候,家庭总收入甚至低于家庭总消费,这可不是因为当时的人们消费超前,不懂得精打细算,而是因为1993-1995年通货膨胀很严重,加上1995年下岗开始,城镇居民的收入也紧巴巴的,导致支出甚至超过了收入。那个时候的居民说一句节衣缩食,共克时艰是不为过的。

之后的7年经济增长体现在居民收入上似乎并没有后来明显。家庭总收入从1995年的2.62万元增长到2002年的3.96万元,人们节衣缩食的消费观念也没转过来,消费支出也只是从1995年的2.98万元增长到了2002年的3.17万元。

直到再过11年,这11年是大陆全球化红利释放最充分的年头,民众消费和收入都有了长足的进步,2013年家庭总收入和消费分别是2002年的2.4倍和2.2倍。

这些年里大陆人的消费结构也得到了改善。

食品消费的金额在1995年的家庭支出平均值为10157. 87元,到了2002年有所下降为9421. 94元;而到了2013年,食品和衣着消费的家庭支出平均值差不多翻了一番达到16817. 50元和5122. 24元。但这些刚需消费品与其他各类消费相比来说,增长率一直在下降,这时候我们才敢说生活是好起来了。

这时候回头看看,1995年大陆城镇居民要花费收入四成购买食物,那个时候的榨菜可能还真的奢侈一点。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居住消费的支出,从1995年的平均6832.38元,到2002年的9490.77元,再到2003年的26328.57元,一路走高。

还是老生常谈的房价在作妖。住房商品化以后,居民为了住上一套房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居住消费支出持续增加,甚至挤出了其他方面的消费。所以食品和服装的消费下降还真不一定全是恩格尔系数原理能解释的。

总体来说,中国城镇居民的消费在时间与空间上变化巨大,食品消费占比在下降,衣着基本平稳,家庭用品占比因总体市场价格的下降而下降,居住消费占比却一路高升。而从2002年起,城镇居民的教育文化和医疗保健消费又开始急速上升,变成了一种新的趋势。这背后的原因相信也不用多说。

有人要问了,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好消息?那个消费升级呢,到底升上去了没有?

当然还是升上去了的。以旅游业来说,大陆居民出国旅游人数快速增长,2016年增速接近40%,跟团游已经是很low的行为了,自驾、定制、深度各种旅游产品层出不穷。老油条的同学当年在德国做地陪,连劳务带贪污,一个月从懒得规划行程的富二代游客手里捞2 W人民币不是问题。而且人家学业也没落下,不仅又转到法国读了双硕士,后来还直接进了旅游公司做管理层。

相比之下,我们的生活还是太难了。

另外,小到快消化妆品,大到耐用品买车买房,非刚需的消费市场都在蓬勃发展。2010年-2016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1万元提升至 3.36万元,同比增速平均在8%左右。90后、00后逐渐成为新的消费主力,他们的消费动力更强,超前消费的观念更加普及,进一步起到了拉动作用。

这几年也是各种快消品制造商和电商平台蓬勃发展的时代,各种营销味十足的产品方生方死,我们早就习惯了连牛肉米粉和山东煎饼都上ppt的玩法了。

但人人都在狂欢,总要有人付出代价吧?

这时候我们不由想起了一直在一旁默默观战的银行。这两年银行也不好混了,只能靠做空余额宝拉拉存款这样子,该送给大爷大妈的米面粮油肥皂草纸一样也省不下来。年轻人好像还很擅长薅羊毛。

2010年,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只有76.89亿元。然而到今年一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飙升到797.43亿元。十年十倍,新一代人的超强消费力果然还是有人在买单。这年头,没个十张信用卡和自带的pos机,你也好意思在国贸塑料闺蜜圈混?而且这个趋势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很泛滥了。

用一个很古早的词来说吧,这批新新人类的超前消费真的已经打破了以往“消费支出完全依赖于收入”的原则。量入为出是不可能的,脱底棺材才是真相。

比起“吃不起榨菜”这种笑话,弄死你的朋友都继承不到花呗余额可能才是最令人担忧的问题。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