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Bakkt竟是精英阶层控制比特币的武器

一、精英阶层的加密市场烦恼:一捅即破的纸面富贵

在开始讨论Bakkt交易所的具体影响之前,先看一下这个平台推出的目的。

众所周知,Bakkt最大的特点,就是名门出身,资方阵容强大,说是精英阶层的代表,一点问题没有。鉴于其最早被披露的时间点比较特殊——也就是在交易所烽烟四起的2018年8月,因此一度被业内舆论认为是精英阶层一场后知后觉的追跟风行动,然而,综合各种因素来看,Bakkt及其背后豪华天团的意向,其实远不止此。

在本篇系列专栏的第一篇文章中,笔者曾经提到过一件事情:普通阶层之所以能够通过加密货币实现阶层穿越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打破了传统法币“强者愈强”的价值分发模式,获得了区块链网络所派发的绝大多数加密资产,借此轻松地实现了阶层穿越。很显然,对于精英阶层来说,这样的情况是不可容忍的,他们需要在加密世界里重新夺回主导权,来捍卫自己现有的社会地位。

但问题在于,想搞定加密货币市场没那么容易。我们以精英阶层入局的时间点为界不难发现,在这个时间点之后的加密货币,其主要份额的所有权相对来说是比较好掌控的,只要通过自己的人脉资源,搞定一些公募和私募的渠道就可以,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了,现在一级市场上那些价值项目的份额已经基本上与普通人无缘,要想入手,只能去二级市场上接盘。

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前的加密货币,精英阶层目前还没有实现对主要份额的掌控,比如说莱特和狗狗这种诸多POW的项目。这样一来,如果这些主流资产实现增值,传统精英是无法享受到其中红利的,而就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草根气质的老项目的发展实际上比精英们购入的新项目更有持续性。过去一年市场的表现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些共识度比较高的老币种就算出身草根,未来稳步增长的可能性也很大,至于那些新增的加密货币,即便团队背景再豪华,站台名人再硬核,市场表现也往往不尽人意,甚至动辄还会价格归零,让当时打破头抢份额的上层名流们捶胸顿足。

图:事实证明,在穿越牛熊的能力上,很少有项目能比得过比特币

所以,对于那些有意通过投资加密货币来保住自己现有社会地位的精英来说,现在他们在这条战线上的重点,已经不仅仅是如何抢到新项目的一级市场份额,而是怎么在老币种领域取得主导权。而按照一些业内朋友的说法,这只要在市场上买买买不就可以了吗?反正加密市场的总市值现在连3000亿美元都不到,几家大型基金,就足以把这个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纳入口袋中了。

但问题在于,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朋友在这个问题上的判断失误就在于:由于他们自己的资金体量比较小,所以很容易以静态的眼光去看待精英入局的这个过程,却偏偏忽略了另外一件事:由于数字资产交易的特点,以精英阶层的资金体量,在加密货币市场加仓时,会以极快的速度抬升收货的成本。

鉴于很多朋友可能不清楚纳斯达克市场级别的资金体量是什么样的,这里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在2017年时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有约3000家,管理资金的总规模达到12.5万亿美元,折合一下,大约是42亿美元/家,按照市价计算,差不多值42万个比特币。而目前比特币富豪榜的前三名——也就是币安、火币、Bittrex三家大型交易所冷钱包里的比特币加起来,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这种体量的资金在加密货币市场砸一下,对价格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无需多言,而这还仅仅是3000家基金中的一家而已。事实上,哪怕这一家基金只拿出1%的资金——也就是4000万美元扔到比特币市场里,短时之内都足以把加密货币市场搅得天翻地覆了。

图:币安方面此前就“交易深度”做的品牌PR,按照当时的价格来算,这笔卖单的价值大约在5000万美元左右,但也砸掉了3%的市场价格

从上面的统计我们其实不难发现:对于吐口唾沫就足以让加密市场鸡犬不宁的传统基金来说,数字货币市场当下的基础设施,实在是支撑不了他们在这个领域里大施拳脚——这个行业目前交易深度还不共享,而且还支持无限做多和做空,如此一来,一旦体量稍大的资金入场,就会迅速提升吸筹的价格,如果被市场察觉到精英阶层存在持有一定仓位的刚需,那么收货的成本更是可能会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若是精英们有一天有出货变现的需求,他们所得到的收益也可能会低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如此一来,精英阶层的海量资金在加密市场中的实际回报率是要远低于理论上那点纸面富贵的,甚至能不能跑赢传统金融市场中的价值股票都不一定,这实际上也是主流资金为什么一直迟迟不进场的重要原因。

说到这里,精英阶层在目前加密货币领域的主要诉求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以尽可能低的成本,来吸纳绝大部分的主流币;同时在必要的时候能够以可预期的较高价格出手套现。但问题在于,目前币圈的基础设施远远不能满足他们这个要求,如此一来,他们就必须自己搭建工具,来实现上述意图,而这个工具的初级形态,就是被业内高度瞩目的、被视为精英阶层代理人的Bakkt交易所。

二、COBE后的又一重磅武器!Bakkt或成精英持续吸筹通道!

Bakkt是如何成为精英阶层用来进行低成本吸筹的工具的?具体来看可以总结为一句话:“一个工具,两种途径。”在这其中,“一个工具”指的是业内前段时间频繁讨论的“实盘交割”,至于“两种途径”,这分别是“汇集流量”和“低价扫货”。

先来看“汇聚流量”,这一点无需多言,实盘交割对精英阶层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要尽可能多的从市场上争夺比特币的份额。否则你很难解释为什么Bakkt交易所以及其背后的诸多金主,在对国会和政府有着较强影响力的情况下,却依然选择要以可能会面临更强监管的比特币来作为结算单位。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一切推进顺利的话,我们未来很有可能会在比特币富豪榜上都前几名看见Bakkt的钱包地址,其余额则会比我们现在所见到的、BHO等草根交易所加起来的比特币总和都多。

图:比特币富豪榜排名

而另一方面,对于国际精英们来说,自己的加密资产是放在纳斯达克母公司的交易所更可靠,还是放在几家时刻面临着监管风险的中心化小私企更可靠,一目了然。前者即便出现重大损失甚至破产,也会有完善的兜底和清算机制,而不会像Bitfinex一样,让人投资者时刻提心吊胆,更不会出现Mt.Gox倒闭时人财两空的局面,这样一来,如果等到Bakkt上线,他们很可能会把自己的数字资产从冷钱包和原有的交易所里提取出来,转而托管在Bakkt的资产库中。毕竟对他们来说,无论是自己保管私钥、还是信任小民企背景的交易所,都只能算一种权宜之计,而付给Bakkt的资产托管费用,与上述资产丢失的庞大风险成本相比,对于精英阶层来说,那是相当不值一提的。

在上面这两种因素的推进之下,等到时机成熟时,拥有足够资金储备的Bakkt很有可能会将现有的交易品种从期货扩展到现货,甚至还会将交易标的从比特币扩展到其他的数字资产,进而让机构级别的资金可以在足够的交易深度下放心地吸筹。

看完了“汇聚流量”,再来看“低价扫货”。这里的“低价扫货”,指的是在Bakkt汇集了全球精英的比特币资产之后,在这些只有使用权的比特币中抽出一部分,将其转化为自己拥有所有权的比特币。用一个币圈人熟悉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低成本薅羊毛”。

至于这个转化、也就是“薅羊毛”的手段,实际上就是Bakkt的两条主要收入来源:一是手续费,二是存储费(类似于传统金融市场中的隔夜费)。对于Bakkt来说,这个交易和存储的框架都是现成的:该交易所的比特币期货是在Bakkt母公司的ICE futures U.S.上交易,并在ICE Clear U.S.上结算。消耗的边际成本极低,但产生的边际利润却是非常高的。所以如果我们未来持续看到更多的大型企业成为Bakkt的资方的话,不要惊讶,毕竟想分食比特币流通与存储利润的社会精英,可不仅是现在外界所看到的这12家股东。

从上面的分析中,其实我们不难看出,Bakkt绝对不是我们在文章开头所想象的那样、是精英阶层眼红之后的一次追高行动,而是一次针对性非常强的入局,而它的目的,就是要同时切入笔者在第一篇系列专栏中所提到的、目前由草根阶层所主导的加密货币的消费环节和流通环节,搞不清这一点的话,人们很容易就会重现2017年底的那种状态,前脚还在为COBE上线比特币期货欢呼,后脚就在倾盆的瀑布中鬼哭狼嚎,却始终没法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用一句俗话讲:“没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没的”。

Bakkt就是这样。虽然包括老猫在内的行业名人,在之前的博文中曾经预测“Bakkt可以开启一轮长达数年的大牛市”,但是笔者可以告诉大家,不管这种情况会不会发生,它都不是Bakkt以及其背后的精英阶层所希望看到的情景。至于原因,正如笔者在系列专栏的第三篇中向大家介绍的:如果行情在布局完成之前就启动了,那你是无法从其中获得足够的行业红利的。换句话说,精英阶层所希冀的景象,可能与整天“盼牛来”的普通人、以及很多草根底色的“币圈大佬”恰恰相反。

笔者给各位读者举个例子,大家应该就能心领神会了:在上半年的一次采访中,Bakkt和纳斯达克背后的大金主——也就是洲际交易所(ICE)的CEO曾经表示:“加密货币(相较前两年)价格下跌来得正是时候,因为这家交易所运营商能够以折扣价为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子公司Bakkt购买资产。”这一表态跟当时“币圈大佬”们的沮丧情绪形成鲜明对比,精英阶层之素养从中一览无余。这位高管甚至非常露骨的表示:加密货币行业所谓的寒冬真的“很有帮助”,当然在这里,他这里指的是对精英阶层、而非普通人“很有帮助”。

所以,我们一定要搞明白,精英阶层并不希望加密货币市场在现阶段就快速大涨,而是希望在自己布局完成之后才开始上升,至于他们什么时候会布局完成,尚不得知。事实上,如果我们事后诸葛亮一次的话,2017年底那次被行业普遍认为是大利好的芝交所比特币期货事件,实际上就是精英阶层一次彻头彻尾的做空行动,其目的就是将比特币的价格打压下去,为自己入场创造时机。因为在华尔街精英们看来,“加密货币将会继续存在……比特币似乎一直生活在沼泽中,但最终存活了下来。”(ICE高管语)既然这个资产的上涨(也就是收益)是确定的,那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只剩一件事——亦即打压收货的成本。

所以,为了将比特币的价格砸到一个合适的点位,他们在当时推出了COBE,结果就是一次天惊鬼泣的大熊市,而这一次,为了以足够低的水平持续吸入比特币,这些社会精英们又推出了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也就是Bakkt,毕竟虽然1.8亿美元的融资额足以让币圈咂舌,但如果能够以这样的代价,就能够让精英阶层们掌控市值约2000亿美元的比特币、以及市值近500亿美元的主流山寨币,那这笔投资还是相当划算的。而我们也不难想象,当这个过程完成、社会主流精英在加密领域登堂入室之时,也就是普通阶层出身的草根英雄们在这个行业中边缘化之日。

(作者:孙副社长,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