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越《极限17》“演技”首秀,唱跳型艺人的影视化之路

文 | 胡洋

“打脸”现场来的太快,那些一开始奔着“看杨超越笑话”的观众们,如今可能已经栽倒在荧幕面前。让这一切发生反转、并引发网友热议的初始,便是杨超越主演的一部青春网剧《极限17:羽你同行》(简称《极限17》)。目前,该剧已于腾讯视频上线近一周,播放量突破9000万,微博官方话题阅读量达到4.2亿。

平心而论,这并不是一部十分具有“热度”的影视作品,尤其是在今夏多部爆款剧集面前,该剧的全网热度尚不值得一提。但因为女主是自带话题流量,且有着“锦鲤”头衔之称的杨超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不在少数。

首播当晚,#杨超越演技#便登上微博热搜,评论区却意外的惊现一边倒“好评”:杨超越真香了、杨超越演技吊打baby等相关评论一窝蜂涌现。在营销号以及部分媒体的传播下,网络舆论一时间转变为“唱歌跳舞都不行的杨超越,这次要凭借演技翻身了”。

尚且不提杨超越需不需要依靠演技“翻身”,仅唱跳型艺人转型演员行业的相关案例,便在业内司空见惯。可大部分“成名者”似乎都如鹿晗、吴亦凡等初代流量明星一般,在市场与口碑之间来回拉扯。

唱跳型艺人迫于国内偶像产业发展的不完整而转型,可以理解。但大部分唱跳型艺人选择踏足演艺圈的首部作品,却并非完全适合艺人本身。杨超越的电视首秀,或许能够为当下唱跳型艺人的转型之路带来一点启发。

杨超越与《极限17》:选角与人设的完美结合

大众市场对杨超越的认识,恐怕还局限于去年那档“红透整个夏季”的国内首档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节目中,杨超越面对镜头的时常哭泣和坦言压力太大的“非常规操作”,都让观众对这位长相精致、专业能力平平的成员印象深刻。 随后的事迹也都人尽皆知,杨超越凭借“创始人们”的超额点赞,以第三的好成绩实现成团之梦。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大众媒体对杨超越的评价,都离不开“好运”、“美貌”等一切外在因素,“锦鲤”甚至成为了她的专用名词。而在起初,人们并未将“杨超越 锦鲤”看作是一种正面评价,而是对其业务能力差、实力好运的暗讽。

久而久之,杨超越自己可能也习惯了外界对其的看法。她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曾向记者反问道“我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在这个圈子里吗?”真诚中带着一点不自信,却意外地打动了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以及长期以来默默支持她的粉丝团。

后来的杨超越,成名之路便开始顺风顺水。她在《心动的信号》《超新星全运会》,甚至是《奔跑吧2》等多档综艺中担任起固定嘉宾,或飞行嘉宾。比起她的“唱跳”,粉丝们显然更爱她的综艺感和真性情,有网友曾在某综艺播出期间,评论下方留言,“因为杨超越才追的这档节目”。可见其人气和综艺天赋。

《极限17》是杨超越的首部电视剧作品。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杨超越并未如大部分唱跳艺人入局演艺圈般,选择出演一部“大IP+大制作”的头部作品,反而选择了一部相对圈层化、翻拍自泰国的青春题材作品。

——这或许是得益于背后的经纪团队,公开资料显示,《极限17》的背后出品方之一有杨超越的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因此在剧中观众不仅会看到“女主”杨超越,还会看到火箭少女101的其他成员:“小七”赖美云和傅菁,以及曾参与过《明日之子》第一季选秀、如今已是嘉行传媒旗下一员的祝子杰。

杨超越在剧中主要是饰演一位心地善良、乐观积极的正能量女孩。她的存在,一来是为了缓解“自闭症儿童”所带来的悲伤气氛;二来也是“羽毛球”运动员出身的她,可以为剧中男主(梁靖康饰)起到辅助和开导作用。

从目前播出的六集剧情来看,杨超越在剧中的演技的确如网友所言“清新自然”,但与此同时非科班演员所持有的“台词”和“小动作”问题,杨超越也存在一二。

但这些瑕疵,并不妨碍其收获一票新路人粉。知乎上,不少网友在“如何看待杨超越的演技”问题下方留言:虽然谈不上专业,但的确比部分小花演技强。真实、自然正在成为杨超越演技方面的标签,而退回至杨超越本人身上的标签来看,“真实”亦是大众乃至所有媒体给予其的标签之一。

“合适”显然是促成杨超越转型演员,获得市场初步认可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些年进击影视行业的唱跳艺人,前景几何?

唱跳型艺人,尤其是以成团形式出道的艺人,后来的发展之路多离不开单飞和向演员行业进击。诸如较早时期的“小虎队”、从韩国归国的EXO中国成员,以及当下处于流量中心地带的TFBOYS,都有着进入演艺圈和即将单飞的经历。

以距离观众较近、处于话题中心的TFBOYS为例,“国民弟弟”们陆续成年之后,网络上传言许久的“单飞”新闻也如影随形。尽管当前三位弟弟并未明确宣布团体解散,但三位弟弟的各自发展路径却十分清晰:王源选择出国留学深造,未来以音乐行业发展为主;王俊凯、易烊千玺分别在国内表演系最高学府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学习,为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做准备。

今年,恰逢“唱跳型艺人”转型大年。暑期档热播的多档大剧中,主要成员都来自于唱跳型艺人。如刚刚提到的易烊千玺,首次挑战“大男主”,便是与老戏骨雷佳音共同搭戏的《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中的“双男主”肖战、王一博,则分别来在于X玖少年团和UNIQ组合。

在播电视剧《小欢喜》中的“季杨杨”扮演者郭子凡,则是与肖战来自同一组合的X玖少年团。而由肖战、李沁、孟美岐共同主演的电影《诛仙》,也有两位主演来自团队组合,孟美岐更是首次入局影视行业、担任“双女主”之一。类似的还有更早时期的鹿晗、张艺兴、吴亦凡、黄子韬、李易峰等人,都是通过选秀出道,入局影视行业。

不难看出,与流量明星定理相同,唱跳型艺人出演的电视剧、或电影作品,都在大众潜意识中被赋予“粉丝定制”特殊称号。而前几年,恰逢影视行业处于水深火热的深水期,市场中已经涌现出过度IP开发之作,诸如电影市场中的青春片、电视剧行业中的“大女主”、“大男主”剧,业内人士将其统称为“圈钱”作品。

可如今,随着市场热钱退却、行业回归理性,“IP+卡司”的常规模式逐渐失灵。最明显的则是当下正在热映的《上海堡垒》,导演、原著作者共同发声道歉,却意外得到市场回馈:拍烂片难道不该道歉吗?市场对“烂片”、对流量艺人的包容度已经大不如从前。

杨超越的“小荧幕”首秀,或许能够给当下部分唱跳型艺人选手,乃至同行一些启示:即在选择自己首部“转型”演员作品之际,切不可贪恋IP效应和过度娱乐精神——《极限17》是一部关注自闭症儿童的青春体育竞技作品。而已经初步打破流量标签的易烊千玺,则进一步证明了唱跳型艺人的未来发展之路,即在自身实力确保的情况下,尽量多选择一些作品层次感明显,能够发挥演员演技的作品。

这是一个“人人皆可成名”的高速信息化时代,同时也是一个流量巨变、速度空前加速化迭代的时代。艺人们除了需要加强自身专业能力之外,选择与审美同样重要。与其追问杨超越是否真的能凭借演技翻身,不如追问是谁为其选择了这部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