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所谓的“野生书法大师”到底有多野?

总有些人

打着“创作”的名义

“强奸”艺术

神通广大

叹为观止

文人骚客,终其一生不外乎求个洒脱。

这一点在下面这位书法大湿身上体现得尤为尽致。不光是他家那不要钱的纸墨,奋不顾身的动作更是达到了人笔合一的超脱。

晋代书法名家卫夫人曾有言:“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

下面这位青年才俊算是这一心法的终极执行者了。

他的“多力丰筋”使他年纪轻轻就超凡入圣。

一次练习时,期间爆发出来的龙虎之力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作为华夏民族的文化瑰宝

书法是一种集合了文学、绘画、哲学

甚至行为艺术的奇迹

但看到当代“书法名士”

舞文弄墨时

我不可抗拒地

怀疑起了自己的理解能力

比如下面这位

正当我以为他在

一波酝酿后准备发功时

世界却突然静止

稍倾

在我以为大秀已作罢时

这位老师忽然又狂扭起了

他风骚的大腿

这作品有没有门道不知道

但当作看热闹

给满分

刚柔并济自古

就在各类领域备受尊崇

“人笔合一”派也不例外。

下面这位叫兽就把

武当和少林的武术身法

融入到了书法里面

如此生猛的气势

让他手里毛笔看起来

更像势不可挡的拂尘

卫夫人的那句名言

“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

粗暴点翻译就是:

写字用力过猛厉害,肾虚手抖不行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

社会上有些老湿的理解

比我拍脑袋的翻译还要霸道彻底

把笔写断

在“力宗”这一门派里

都算是小事了

据说他们的作品

每次不弄得个四分五裂

藏家都不敢认定是真迹

上面这些都是玩外功的

然而和武侠世界里的规则一样

在力宗的圈子里

内功深厚才是“得道成仙”的表现

看看下面这位大湿

他的笔触虽轻如鸿毛

但面部却如经受便秘之苦

仔细看

最后一段好像他还依靠笔尖

玩起了反重力四十五度倾斜

不仅画面中的群众拍手叫好

手机屏幕面前的我也不禁佩服

一门艺术的形式越多样

或许说明其发展趋势越健康

除了上面这些靠头铁吃饭的

杂耍特技也跨界

融入到了社会书法老湿的笔锋之中

这位小哥据说

就有着五年的涂鸦功底

在认识到汉字之美后

他再也不屑使用外语

和浮夸的形状颜色来表达自我了

王羲之曾在《书论》中说:“夫书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

大意是:书法是一门深奥的技能,若不具备举一反三的能力,是学不到位的。

另一位大家张怀谨曾对书法做出概论:“玄妙之意,出于物类之表。幽深之理,伏于杳冥之间。岂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测。”

意思是:用明了的表象阐述深奥的道理,将高深的东西溶于笔墨之间,这不是一般人能共情与理解的。

2016年好莱坞科幻大片《降临》也推测,拥有高度发达文明的外形人可能使用书法作为交流形式。

但大概真的是“岂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测”。

2013年,国内某书法男女组合在威尼斯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艺术展。

在展出上,他们不仅使用红墨这一书法中的大忌行书。

更为开创性的是行书者让她的妹妹代替自己提笔写字。

但这尴尬的场面并没有如意想中的那样引起围观群众的羞愧。

在现场,甚至有风流的意大利观众惊叹这是比肩“米开朗基罗的美”。

“人笔合一”这一门派里的老师也不都是这么重口味的。

虽说是杂技,但这个门派里的大湿也一点不比头铁帮的家伙们容易。

这里我为各位大湿们出个主意。

找霸王洗发水做个联名广告,效益一定会更好。

江湖中,除了各领风骚的门派。

如东方不败、西门吹雪一类的散人高玩,向来也是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当然,任何艺术项目都需要不断的有年轻人的创意,这样才能永葆活力。

这一位肌霸据传入行前有着十年校游泳队的经验,由他独创的“溺水书体”在长江边也算是一段绝唱了。

关于书法,杜甫曾有言:“挥毫落笔如云烟”。

李白更是大胆出语:“时时只见龙蛇走”。

但我们眼前的这位老师既敢以“东方不败”自居,那定是不只这两把刷子。

在作品的后半部分,他以开天辟地之气,狂放的将西方科学结晶:摩尔斯电码与打点计时器融入到了自己的创作里。

这股不求当世有人问津,但争万世留存芳名的精气,确实体现出了一位当代艺术家应有的骨气。

他的同门师弟,笔名“任我行”任老师在借鉴了师兄的作品后,也演化出了属于自己的中西合璧风格。

唯一不同在于,他的灵感源自于心电图机

以上,不过是借着书法艺术的外壳,做着合纵连横的江湖生意。所谓大湿,将其称作江湖混子更贴切。

书法创新非江湖杂耍,那些胡抹乱涂的所谓书法创作,趁早收了你们的神通吧,别等着哪天高人一声吼:“呆!妖精!”,然后没收了作案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