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用户为 “球鞋投资者”,Drop要卖让用户赚钱的鞋

作者/从群众中来 抖腿少年

根据QuestMobile今年七月的最新研究,运动品牌的潮鞋设计和限量款的销售模式,催生了球鞋投资、收藏、线上买卖、鉴定平台的崛起。无数掘金者正在靠近这条赛道,近期,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所接触的Drop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来自pexels

Drop的创始人王曦龙——这位从事球鞋行业13年、近40岁的北京老炮,他还记得当年上学时,大家对一双耐克鞋那种出于纯粹喜欢的购买。而如今,鞋还是当年的鞋,甚至比当年更潮更漂亮,但用户买它已经不是为了穿到脚上。球鞋二级市场的火热催生了无数的鞋贩子,催生了毒、nice、斗牛平台,同样也催生了王曦龙的创业心。

最重要的,是这双鞋能让用户赚多少钱

于是,2018年夏末,Drop正式成立,主要依托有赞商城,通过自己过去十余年在球鞋行业的从业经验,以及众多供货商资源,王曦龙能够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拿到正品鞋,在给自己留出一定利润空间的情况下,再以低于其它潮鞋交易平台的价格卖出。如今的王曦龙对行业的认知简单而直接,“现在就是全民炒鞋的时代”。对于他来说,球鞋的价值已经与喜好无关,最重要的是它能让Drop的用户赚多少钱。

王曦龙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Drop是个B2B2C的生意,目标用户的定位的是球鞋投资者,即想通过球鞋赚钱的人。对于用户来说,最关键的就是价格,只要有好价格,有的是用户。在王曦龙的手机后台,记者看到当天发售的数百双球鞋已经被抢购一空。他告诉记者,三五百双球鞋在Drop上基本几秒钟就被抢完。5月份记者第一次见到他时,依托于有赞的Drop,已经积累了2w多用户,每个月流水达300多万。8月份再次见面,用户已在4万左右,日销售额30万,月流水达700到1000万。

在Drop店铺下单的买家,购买之后可以选择不发货,将鞋寄存在Drop的库房里,过一段时间,当鞋涨到买家的心理价位之后,想要将鞋出手,直接在后台更改收货地址即可,实际上节约了买家的物流成本和收货时间。

他说,不排除用户里面有真正的买鞋穿的人,但以他13年对球鞋行业的了解,他认为其中85%都是小B。对于用户最关心的正品问题,王曦龙表示,每批货到了之后,都会由Drop聘请的鉴定师勾玉鉴定为正品后才能上线。他跟记者解释,这并非他不信任自己拿货的供应商,而在于中途的诸多不确定因素他是无法控制的。

比如他跟对方订了100双鞋,如果鞋码有问题,发货的人可能会从其它渠道调货,或者在运输过程中被人掉包。曾经Drop就发生过200双鞋其中4双被鉴定出来是假鞋的事。对于王曦龙来说,如果这四双假鞋卖出去了,砸的就是Drop的招牌。

拟打造潮流商品发售平台

在有赞商场开家店作为中间商赚差价?Drop的目标远远不止于此。王曦龙透露,目前团队正在开发Drop App,近期即将上线。对于新的商业模式和业务线,他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Drop定位潮流商品发售平台,主要有to B和 to C两条业务线。对于大型供货商(简称“大 B”)来说,手里有上千万的货,最关心的莫过于如何尽快出手让资金回流,如果在毒、nice等平台出售,周期过长,资金回流慢。这种情况下,大B可以选择跟Drop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将货直接出售给Drop,由Drop以直营的方式直接在平台上出售;如果大B希望获取更多的利润,还可以选择在Drop平台的自由交易区进行产品发售,自主设定产品的库存和价格明细。

供需关系严重失衡的潮鞋市场,“一鞋难求”成为常态,因此,与掌握大量货源的供货商合作,就相当于掌握了货源,才能吸引更多用户。

To C的业务模式与毒、nice极为类似。卖家想要出售鞋子,首先需要把货发给Drop,由平台鉴定为真、包装入库之后才能上架,在鞋卖出之前,卖家都可以任意调整价格,但一旦有买家下单,无论中间市场价格涨了多少,卖家都无法取消交易,必须由Drop按照成交价格发货给买家。

除了保证正品之外,还在于保障交易的安全性。根据成都商报报道,7月份,一位在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成都鞋商收了钱却未按时交货,人也失联,涉案金额达上千万。限量款球鞋涨价迅速,买家下单之后,卖家承诺一定期限内发货,但是如果在期限内球鞋涨价,一些卖家为了赚更多的钱,很可能选择不发货取消交易,甚至像上文的刘饼干一样直接拿钱跑路;如果球鞋降价,买家还可能取消交易,损害卖家的利益。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王曦龙表示,Drop上的所有交易,货都必须由平台鉴定后发给买家。对于最为核心的鉴定服务,王曦龙表示,Drop将会依托目前平台的鉴定师勾玉,招募更多的鉴定师,组建一支专业鉴定团队。

对于Drop而言,毒、nice等先入局者已经占据了大量市场份额。QuestMobile发布的2019年5月数据表示,球鞋平台毒、nice、识货、Yoho!Buy有货的月度活跃用户在快速攀升,均在300万量级以上,毒APP的月活将近800万。同时,巨头也在靠近这条赛道,6月初,字节跳动宣布向虎扑投资12.6亿元,持股30%,而毒恰恰孵化自被称为“直男社区”的虎扑。根据天眼查,虎扑(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有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5%的股权。

诸多球鞋交易平台的崛起,核心便在于用户可以在上面放心的买到真货,这其中,鉴定就是核心竞争力。根据之前娱乐资本论的报道,毒依托早期虎扑装备论坛活跃的KOL组建了鉴定团队;有货UFO依靠之前YOHO!杂志的资源笼络了一批KOL,并且还在不断培养着鉴定师队伍;而半路出家的nice则主要依靠get“外包”鉴定。

在如此的竞争态势下,Drop以什么样的姿态才能够迅速切入市场?供货渠道是否稳定?怎么打造一支值得用户信赖的鉴定团队?又如何做好供货商、卖家、买家之间的交易平衡机制?这些问题具体如何解决,我们唯有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