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廷玉为啥敢唆使雍正赐死年羹尧?你看他在为谁报仇

雍正对年羹尧生疑、起厌,甚至到赐死,都没有实施雷霆手段,反而是一面收集罪证,一面犹豫不决,在内心挣扎期间,对年羹尧进行了连贬,并数番下诏斥责,来了一阵嘴仗。虽然赐死年羹尧已成定局,但是西北大捷不久,雍正不愿因兔死狗烹而被天下人戳脊梁骨。张廷玉对此看得极其透彻,他决意迫使雍正杀了年羹尧。

在《雍正王朝》中,张廷玉见雍正犹豫不决,直言“年羹尧现在仍然穿着黄马褂,昭示于城门之下,招摇于闹市之中是何居心,无非是炫耀他平西北之功,示世人鸟尽弓藏之意,此人一日不去,皇上圣名就一日受到玷污”。正是这番话,迫使雍正下了最后决断,“朕待尔之恩如天高,如地厚,尔擅作威福,辜恩负德,朕只好赐尔自尽···”

张廷玉如此行事,与他平素谨慎为人相悖,可以说非常反常。他为何一定要助攻,要雍正赐死年羹尧?从康熙年间起,张廷玉就与佟国维、马齐行走上书房,但张廷玉却处于“孤臣”的状态,与佟国维马齐二人不是一伙,更不敢擅自结交大臣。到了雍正继位后,张廷玉的弟弟张廷璐因被皇三子弘时利用,为科场舞弊背锅,被雍正开刀问斩。所幸,他还有个门生,孙嘉诚。

孙嘉诚,算得上是张廷玉在朝堂之上唯一一个朋友,但这个人,却因雍正敲打清流,而被发往西北年羹尧处。孙嘉诚多次弹劾年羹尧,羊入虎口,果然死在了西北。这笔账,连带着张廷璐的冤枉,张廷玉自保要紧,他虽不能明言,不能顶撞雍正算账,却一直记在心上。时机成熟,张廷玉就出手了,他帮助雍正处理掉雍正自己的门人奴才,而雍正的门人奴才里,混的最出色的,无非年羹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