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类长相的女明星更受大导演青睐?

每个导演和他的御用演员,都像我和海底捞番茄锅的关系一样紧密。

对于经常看电影并对某一类型片、某一位导演风格特别熟悉的人来说,看图猜电影简直就像看小学识字卡一样简单,看到那个熟悉的色调和演员就知道是谁拍的。

王家卫《堕落天使》

就比如看到蓝绿色调的画面、摇摇晃晃的镜头、闪烁的霓虹灯牌以及躺着卷发的时髦女郎,就知道是王家卫。

王家卫《重庆森林》

又或者听到山西话、看到小城镇的景象、然后看到了赵涛,就知道这肯定是贾樟柯的片子无疑了。

贾樟柯《山河故人》

陕北的窑洞和土地、皮肤晒的黝黑的小伙子大姑娘则是属于张艺谋的独特情怀。

《红高粱》

年轻时的张艺谋、巩俐、顾长卫

一个导演的创作灵感,离不开他熟悉的环境和喜爱的事物,更离不开一个能和他一拍即合的演员。

姜文和周韵

有人说,导演选演员时提出的标准就像是相亲的人在说理想型,这句话仔细想想的确有几分道理,所以有很多导演拍了一辈子电影,但仔细捋捋,好像基本每部电影里的主角都很相像,无论是生长环境还是性格习性,总能找到共同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合适的演员的确能够激发导演的创作欲和表达欲,让拍摄过程更加顺利,也能让作品呈现出更好的效果。

就比如善用大段念白体现人物情绪的曹保平导演,在拍《李米的猜想》时选择了周迅做女主角。周迅的声音就像是催泪器,记得天桥上的那场戏,她那句“思念就像一条在草上爬行的蛇”说出口的时候,真的让人控制不住想哭。

而顾长卫拍《孔雀》时,女主选择张静初则是因为当时的她完全还是一副小丫头模样,身材修长纤瘦,有种还没发育完全的感觉。所以在拍闹绝食的那场戏时她坐在窗口,外面的光透进来,单薄的身形让她看起来更可怜、无助。

所以导演在选择演员的时候总会看中其身上的某种特质,不管声音身材都是这样,但最能够体现一个导演喜好的、最能够作为归类标准的,还是演员的脸。

李少红

李少红导演的《大宋宫词》刚杀青不久,剧中刘涛的扮相应该是这几年还原程度最高的古装剧造型之一了。在妆容上剧组用了很多的珍珠去做面部装饰,在额头,两颊处都有这样的点缀,凤冠更是精致考究,质感很强。

不过从这张她与献明肃皇后画像的对比图能看得出来,导演其实更多追求的是造型上的还原,而不是两者长相上的相似度。如果单看演员,刘涛的这版大宋皇后,仿佛更合李少红导演的胃口。

纵观李少红导演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在长相上虽找不到一个系统上的偏好,但可以看出大多都是柔和的古典美女类型,大家闺秀的气质比较强。

《大明宫词》

她们身上都有一种贵气,这个“贵”并不是单指外形上的雍容华贵,而是看到她们,你就会觉得这是大户人家小姐的形象,有学识,有教养,没受过苦。

新版《红楼梦》

脸型不一定非要大气周正,但皮肤一定要光滑细腻,且面部软组织不能太薄,不要有“露骨”的感觉。因为面部骨骼感强的人通常现代感也很强,看上去不够温润,更不像李少红作品里粉雕玉琢的美人。

新版《红楼梦》

刘涛虽然这几年通过健身的方式减重不少,脸上的骨感也越来越明显,但是她的底子还是没有变的,只需通过化妆手法隐藏面部凹凸就可以了。

《大明宫词》

演员的五官则是要和脸型搭调的,也要是比较温和的类型:脸上锐角不要太明显,尤其是鼻尖和眼角;五官占比适中或者偏小,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多一点的面部留白会让人看起来更沉稳安静。

《大明宫词》

嘴唇也要饱满圆润,唇峰不能太过“锐”但也不能太平缓。对于一些明艳的角色来说,这样的唇形会更适合涂饱和度高的唇膏;而对一些稚气的角色来说,这样的唇形则是凸显少女可爱的标志。

相反,嘴唇过薄则会显得人太过寡淡,少了她喜欢的那份贵气;而唇形如果太过分明,就会过于乍眼,古典气质从而被减弱。

《橘子红了》

许鞍华

李少红导演喜欢“大家闺秀”型的,而许鞍华导演喜欢的女人,是自带一种冷清感的。

《黄金时代》

这种冷清感无关贫穷与富贵,而是一种气质。她镜头里的女人,往往有着极强的信念感和独立性,即便是陷入爱情也不会改变。

《明月几时有》

许鞍华眼中的周迅和李少红眼中的完全不同,在李少红那里,周迅活泼俏皮,是少女的一面;而在许鞍华这儿,周迅的神态坚定并有穿透力,很有韧性。

《明月几时有》

给许鞍华的审美细化归类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脸型大多都是菱形脸,下颌角拐点偏低,整体稚气比较重,就算演年龄跨度比较大的戏也不会吃亏。

《半生缘》

虽然面部软组织也较厚,但不及李少红选女演员要求的圆润感,许鞍华挑的演员往往都是脸蛋紧实的,苹果肌和两颊脂肪的存在感略强,其余部位则不需要这种“包裹感”。

《明月几时有》

《倾城之恋》

演员的五官也是要比较平实的,眼睛不用太大,眼间距略宽;鼻型要小巧但不可以太翘;下嘴唇略厚,紧闭的时候有种坚毅感。

这也使得许鞍华电影里的女演员往往都不是那种“第一眼美女”,但是越看越耐看,虽然对男性观众的吸引力不高,但在女性观众里却很讨喜。

这种长相的代表人物应该就是汤唯和吴倩莲了,她们都像是被许鞍华放在心愿单里的女孩,而且有对比图为证

除了上面总结的那些外,她俩散发出的气质很相似,好像都是那种“戏路写在脸上的类型”,倔强,直率,文艺气息很足。

但有一点不同,吴倩莲的眼睛是单眼皮,看上去更加细长,柔、媚的感觉稍强一点;汤唯由于内双+眼部脂肪比较厚,遮瞳更明显,有些男孩子气。

许鞍华真的是把演员可塑性发挥到极致的一位导演,很多女演员演过她的作品之后常常被“定型”,因为她展示给观众的人物形象往往都是令人难忘的。

《黄金时代》

《半生缘》

姜文

在姜文的眼中,女演员分两种,一种是他老婆,一种是他老婆以外的其他人。

《阳光灿烂的日子》

有人说姜文拍的电影就像在记录他的成长,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再到《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后来又有《邪不压正》。一个男孩逐渐变成男人,在这中间犹豫过也犯过浑,最后才懂得责任与担当。

《邪不压正》

在这个男孩的成长过程中,他当然会遇到各种不同的女人,有的是红玫瑰——热情,奔放,妩媚, 让你在温柔乡里冲昏头脑;有的则是白玫瑰——纯洁,安稳,在她面前可以放心忏悔。

《邪不压正》

他电影里的“红玫瑰”们自然是要风情万种,细细弯弯的眼睛,内眼角下勾比较明显,一笑起来媚态十足。

《邪不压正》

她们的笑不光是要眼睛传神,脸上其他各部分也是要与眼神相配合的。许晴嘴边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笑起来自有一种大飒蜜的爽朗劲儿;小陶虹的鼻梁上则会有一道道小竖褶,是一种不加修饰的美。

舒淇一笑起来有多勾人更是不必提了,毕竟电影里她是从世界选美中脱颖而出的花国总统。

《一步之遥》

“红玫瑰”不光要性感,还要勇敢、热情,她对你的爱就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

《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姜文选的“红玫瑰”们的身上,我们往往能看到一种泼辣直爽的气质,这种气质不光与角色设定有关,还和演员长相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让子弹飞》

她们往往鼻子整体偏短,鼻尖会有一些前勾,这样的鼻相会让人看起来攻击性比较强,一打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厉害主儿。

《太阳照常升起》

“红玫瑰”是这样,而“白玫瑰”却是与她们完全相反的。其实在姜文还没有认识周韵的时候,他电影里的“白玫瑰”是宁静,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的初恋,米兰。

马小军因为一张照片对米兰一见钟情,当时姜文为了让这张照片体现出“初恋感”,愣是在剧组经费紧张的情况下对着宁静拍了40分钟,耗了四本胶片,换算出来相当于一共拍了23040张照片,最后精挑细选出来这一张。这张照片里的宁静,平静但有穿透力。

《阳光灿烂的日子》

拍了那么多张,不是因为宁静不适合这个角色,而是在电影剧情里,马小军是仅仅凭着一张照片开始喜欢米兰的,而人的气质很难通过静态照片抓取到,要想表达出来,一定要费心。

《一步之遥》

这种气质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许姜文已经在《一步之遥》里说清楚了:“为什么一见着完颜,我就不三不四的装不正经;可是一见着武六,我就七上八下,想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看到他拍的周韵之后,我就更加笃定为什么姜文之前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要为宁静选择那样一张照片,因为姜文眼中的白玫瑰原来就是这样的。

白玫瑰不是小白兔,单纯无暇到什么也不懂,而是“我都懂,但不说”。

细看早期的宁静和周韵,其实长相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偏宽的鹅蛋脸,面部脂肪比较厚实,尤其是颧骨和下巴,笑起来的时候整个脸饱满地像个苹果。五官不需要太出挑,但整体结构是平衡的,舒服的。这样的长相给人一种安稳感,看着很踏实很温暖。

我们不难发现,其实很多导演都有御用演员,一搭档就是几十年,在相互欣赏的基础上培养默契,这样的结果他们拍着顺心,观众看着也舒心。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 豆瓣

图文协助

Yvo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