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洱:我愿意对小说人物心灵里的每个褶皱负责任

李洱是在从老家回北京的火车上接到了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喜讯。记者打通电话的时候,还能感觉出他略微的疲乏。获奖自然是欣喜,却也让李洱百感交集。

李洱告诉记者,写作《应物兄》的过程中,他的生活变化很大:和妻子从郑州搬到了北京,刚刚安定下来,母亲突患重病。为了给母亲治病,作为家中长子的李洱和三个弟弟在几大城市间辗转求医问药。在此期间,遵照母亲的愿望,他们夫妇生了孩子。“这本书几乎是顶着内外压力完成的”,李洱说,“很多次,我都以为这部小说写不完了,只能留下半部作品。”李洱利用业余时间写作,节假日对他而言最为珍贵,平时从晚上9点半开始写,写到12点半。“人到中年,百事丛生,精力也不比从前,所以写得很慢”,他讲到。

一部小说写13年,对李洱来说,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这或许说明作者的智力中等”。但他也经常换个角度看待这部“难产”的作品:“说明我是比较认真的作家,愿意对文字负责任,愿意对作品中的人物命运负责任,愿意对他们所遇到的每个困难、他们心灵里的每个褶皱负责任。”

2003年,李洱的小说《花腔》第一次参评茅盾文学奖,那已经是16年前的事了。“这届茅盾文学奖参评的好作品比较多,所以难度很大。我能够获奖,其实有偶然性。”李洱说,“这次能够获奖是评委们对《应物兄》的现实品格的鼓励,让我对艰苦的文学探索有了更大的信心。我充分尊重评委们的劳动,并把评委的信任和担当看成是对作家的鼓励,谢谢。”

来源: 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