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霸气!库尔勒赛区“鸣金收兵”,中国军人包揽全部金牌

战车呼啸、利剑出鞘、生化危机、能手竞逐。经过12天的角逐,“国际军事比赛-2019”库尔勒赛区四项赛事全部“鸣金收兵”。

8月17日晚上,闭幕式在库尔勒举行。今年,中国陆军在库尔勒承办“国际军事比赛-2019”4项赛事,12国陆战精英共计进行14场比赛。

中国队揽获了12个单项第一、4个团体第一,包揽库尔勒赛区全部金牌。

8月14日,新疆库尔勒,在“军械能手”项目颁奖仪式上,外军参赛队员向中国参赛队员表示祝贺。摄影 / 袁凯

“苏沃洛夫突击”赛中国破纪录

今年,中国陆军在新疆库尔勒承办“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晴空”便携式防空导弹班组、“安全环境”核生化侦察组和“军械能手”武器修理班组4项赛事。

中国、俄罗斯参加全部4个项目比赛,其余参赛国家分别参加4项赛事中的部分比赛。

8月4日,“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比赛率先登场。当日中国、伊朗、津巴布韦三国参赛队在赛道上飞驰,中国队以16分12秒95的成绩刷新该项目纪录。

8月4日,新疆库尔勒,中国参赛队驾驶的步战车疾驰在场地中。

8月4日,新疆库尔勒,津巴布韦参赛队驾驶86A步兵战车高速过弯。

“晴空”便携式防空导弹比赛颇有看点,参赛队员跃身登车、驾车飞驰、涉水越障,最后冲向发射阵地,使用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空中的靶标。

8月6日,新疆库尔勒,埃及参赛队使用前卫-2便携式防空导弹射击目标。

8月6日,新疆库尔勒,前卫-2便携式防空导击中目标。

4个项目均包含多项比赛,并设立团体奖和个人奖。其中,“苏沃洛夫突击”项目包括单车赛和接力赛,“军械能手”项目包括榴弹炮修理赛、高射炮修理赛、火箭炮修理赛、轻武器修理赛和维修排接力赛5项比赛,“晴空”项目包括技能赛、多能赛、综合赛3个阶段,“安全环境”项目包括单组赛、射击赛和接力赛3个阶段。

中国陆海空军赴多国赛场参赛

国际军事比赛有“军事奥林匹克”之称,由俄罗斯国防部倡导举办。2014年首次国际军事比赛仅有12个国家12支队伍参赛,到今年,共有36个国家的217支队伍在不同地点参加32项比赛。

8月8日,俄罗斯赫梅列夫卡靶场,在“海上登陆”项目求生赛中,中国参赛队某班完成伤员救护科目。摄影 / 吴浩宇 陈冉 张炎昌

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埃及、伊朗、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委内瑞拉、越南、津巴布韦11个国家的参赛队来华参赛,较去年9个国家参赛队明显增加。印度、日本、蒙古、塞尔维亚4个国家派员观摩。

8月5日,新疆库尔勒,在“军械能手”项目中,俄罗斯参赛队员正在固定榴弹炮助锄。

中国参赛队由94人组成,来自陆军装甲、防空、防化和技术保障部队,参加全部四个项目的比赛。队员平均年龄25岁,最大31岁,最小21岁。

8月6日,新疆库尔勒,中国参赛队员为队友整理着装。

今年是中国陆军连续第6年参加、连续第3年承办该国际军事比赛,24支参赛队共计500余人进驻新疆库尔勒赛区。“国际军事比赛-2019”近期在中国、俄罗斯等10国同时举行,中国陆海空军全部参赛,派出多支参赛队赴外国比赛。

比赛精彩瞬间

(图片拍摄于8月4日-14日,新疆库尔勒)

中国参赛队员驾驶92A轮式装甲车在赛场内小角度弯道上漂移。

看台上的民众和官兵为正在场上比赛的队友加油助威。

俄罗斯参赛队完成当日比赛后,向现场观众敬礼致意。

“安全环境”项目

“安全环境”可谓针对“生化危机”的一场演练,现场模拟的是核生化环境。参赛的防化兵是与核生化武器作斗争的专业兵种,在核生化危害条件下进行作业。图为参赛队员全副武装,头戴防毒面具,身着密不透风的防化服穿越各种障碍。

在3800米“凹”字形闭合赛道上,设置了12道车辆障碍、12道人员障碍和3个防化作业区。参赛队员全副武装,头戴防毒面具,身着密不透风的防化服穿越各种障碍。

在如此沉重的保护之下,参赛队员还要进行车辆驾驶、防化作业、翻越各类障碍等种种操作,对技能、体能、意志力都是极大的考验。图为参赛队员正在翻越绳网。

参赛车组需完成复杂地形条件下的机动驾驶、化学侦察、辐射侦察、洗消作业,并通过火力突击区。图为中国参赛队驾驶“勇士”防化侦察车从起点出发。

在化学侦察区,布设了一条被化学武器袭击的“染毒”道路,随机设置3个染毒点,侦察员徒步其间,查明毒剂的种类,在最短时间内为部队下步行动提供准确情报。图为埃及参赛队员下车对化学作业区内的染毒点进行检测。

核生化武器袭击会导致武器装备受到有毒有害物质污染,必须对装备进行洗消,快速恢复部队战斗力。图为洗消区内参赛队员对沾染目标进行洗消。

“晴空”项目

在“晴空”综合赛中,各国参赛队由分队指挥员、主射手、射手、机枪手、驾驶员5人组成参赛车组,在赛程中完成多次、多种目标的射击及各种路段的越障。图为白俄罗斯队员驾驶92A轮式装甲车在赛场疾速行驶。

根据比赛设置,参赛队要用导弹对模拟空中目标迎攻射击、对模拟直升机靶标射击、对模拟空中目标尾追射击,用高射机枪对突然出现的直升机靶标射击、对地面移动装甲目标射击。图为中国参赛队员在92A轮式装甲车上使用12.7毫米高射机枪射击目标。

12千米的闭合路线中,各国导弹分队依次通过车辙桥、涉水场、防坦克壕、限界“8”字形路、错位通路、双直角路和土岭的考验,到达模拟直升机靶标射击地段。图为中国参赛队员准备用前卫-2便携式防空导弹射击目标。

前卫-2便携式防空导弹最大速度为600米/秒,射程为500-5500米,发射高度为10-3500米。俄罗斯参赛队使用的是针-S便携式防空导弹,两者性能不相上下。图为俄罗斯参赛队员准备使用针-S便携式防空导弹射击目标。

本次比赛,除了俄罗斯参赛队使用本国装备,其余各国均使用中国提供的武器装备。俄罗斯参赛队员站在“台风”通用轮式装甲车上使用针-S便携式防空导弹射击目标。

完成射击后,越过土岭,战车沿赛道经侧倾坡、蛇形限制路、“S”形限制路、砂质路到达终点。图为巴基斯坦参赛队员驾驶92A轮式装甲车冲过比赛终点。

“军械能手”项目

亚美尼亚参赛队员驾驶火炮牵引车,牵引着122毫米牵引式榴弹炮疾驰在赛场上。

中国参赛队员驾驶火炮牵引车通过燃烧区。

中国参赛队员驾驶车辆进入涉水区。

中国参赛队员将火炮身管卸下。

通过12道障碍后,火炮被送入发射阵地。俄罗斯参赛队员快速将牵引榴弹炮的助锄钉在地面上。

随着空包弹的试射成功,中国队以最短时间完成当日比赛。

“苏沃洛夫突击”项目

“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比赛中,中国参赛队员驾驶的步战车疾驰在场地中。

伊朗参赛队员驾驶86A步战车翻过土岭。

在"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中,中国参赛队员驾驶86A步战车通过涉水场。

"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中,中国参赛队员驾驶86A步战车腾空而起。

"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中,伊朗参赛队员驾驶86A步战车通过车辙桥路段。

"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中,中国参赛队在射击地段对目标进行打击。

-The End-

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除署名外)

文字:新京报记者倪伟

编辑:李凯祥

校对: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