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回应电影惨败:我用错鹿晗

滕华涛表示,技术上他对鹿晗没有任何意见,因为他是导演,喊“咔”的他。但是他自己反思的结果是,“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8月,2019年国产片最大惨案或已发生。

你知道Sir在说哪部——

《上海堡垒》上映。

8月9日,《上海堡垒》,首日票房7422.3万,但豆瓣评分仅3.6分,大量评论都是一星,两星。

8月10日,第二天,票房急速下坠到1861.6万,同时评分再次探底,3.3分。

这评分有多糟?

根据豆瓣算法显示,仅好于1%科幻片。

可以说,那个周末,中国电影的关键词就是《上海堡垒》,差评,耻笑,咒骂,其中,因为《Sir电影》之前发了一篇导演专访,也被认为是在为它站台。

许多关注多年毒友要Sir发声,骂骂它。

Sir理解你们的好意。

但Sir不想。

“不想”,不是躲,也不是怕,是这片的烂已成共识。

骂它,骂不出新意。

骂它,也骂不出价值。

8月11日,导演滕华涛发长微博道歉。

原著作家江南转发,继续道歉。

在Sir记忆中,投资、卡司达到几亿级别华语片,上映时会道歉的,这是首例。

Sir想到约导演第二次对话。

一,是好奇心,为什么导演会道歉?他现在对《上海堡垒》的评价还如当初般自信么?

二,是虚荣心,为什么《上海堡垒》会失败得如此彻底,他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Sir电影》想掏出点他内心的秘密。

为此,Sir开门见山。

这是Sir委托人与对方的沟通。

注:上面对话截图,已经过导演本人确认,可以使用

导演答应了。

8月19日,《上海堡垒》上映11天,累计票房1.21亿。

同时,因《沉默的证人》《愤怒的小鸟2》等新片进场,目前影片排片占比已降至1%——比上映了一个多月《银河补习班》还低。

毋庸置疑,豆瓣3.2,票房1.21亿,就是电影最终收官成绩。

相比该片网曝3亿多的投资,舒淇,鹿晗等明星阵容,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面对这个大失败,我们除了嘲讽,还能做些什么?

这是这篇文章,四个为什么,试图给出的态度和答案。

P.S.为避免读者误以为洗白,这次文章尽量以一问一答,100%还原事实的方式呈现。

再P.S.任何回答(反思)也只是一种声音,不一定对。

再再P.S.Sir的评价单独分开,在最后一部分。

01

为什么要主动道歉?

从来没有主观上想做出一个烂东西

Sir电影:

第一次联系您是周一晚上(8月12日,滕华涛导演道歉第二天),当时豆瓣评分是3.3分,现在又降到3.2分。这结果是不是让您大吃一惊?

滕华涛:

我自己也不是特别好说,平时看片子,并不会以豆瓣的评分作为标准。

上映之前,听说豆瓣已经被攻陷等状况的声音。现在豆瓣的评分跟我的创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此刻坐下来,就是跟演员坚持把该跑完的路演跑完了,还没来得及跟团队一起做复盘,反思。今天我所说的很多话,也只是作为导演在创作方面的一些直觉。

Sir电影:

要的就是直觉,因为它没有经过筛选或者被干扰。

滕华涛:

嗯,剩下像宣发的一些东西,我也没有(发言权),而且我自己一贯的风格,咱别片子不好就赖宣发,什么最后都赖到人家头上。

Sir电影:

所以豆瓣3.2分,您其实也没有太把它当回事?

滕华涛:

说这话可能有点得罪网友。我自己看完片子,包括跟家里人都说,还是很对得起自己的。

不管是从态度还是技术上,从来没有主观上想做出一个烂东西,滥竽充数混日子,来偷摸挣把钱。

(滕华涛口中的“家里人”包括父亲,第四代著名导演滕文骥;母亲翁路明,中国第一部儿童科幻电影《霹雳贝贝》的联合导演、编剧。)

Sir电影:

印象中,华语电影导演里,这样规模电影还在上映期间,第一个站出来为口碑道歉的就是您了。道歉的动机是什么?

滕华涛:

第一天就被说成这样的,终归有人站出来负个责任。

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出来,谁更合适呢?(片方?)人家钱也出了,我昨天还听说有一些人在网上扒制片方的背景,看看有没有什么黑点。

Sir电影:

有人说是不是想靠道歉然后再博回来点(眼球)?

滕华涛:

这个要有用的话,估计以后谁拍了不好的都出来道歉了。

你让人家片方出来,片方对于观众来讲是一个很虚幻的概念,会有部分人会觉得片方都是一些奸商。

你说让人家宣发的出来也不合适,人家不是创作人员。

演员也是无辜的,虽然挨骂挨了那么多,终归也是我们选的演员,人家演员是被动的,拿了剧本觉得其实对这种题材都有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坚定地来了,这个成绩不好的时候,你指望人家说点什么也不现实。

所以,我道歉没有任何人胁迫,也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就是个人选择。

02

为什么选鹿晗?

我用错了鹿晗

Sir电影:

既然您说到演员,我觉得可以说一下鹿晗。坦白说,有一些打一星,两星的,不能忍的是鹿晗。

滕华涛:

我自己从技术上来讲,对鹿晗没有任何的意见。

演员是我挑的嘛。最后这个喊完“咔”过的也是我。

但是呢,确实,通过这一次之后,如果要反思,我确实忽略了一点,我们想拍的这种科幻战争,和他的演员类型的差别。

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怎么把科幻的东西呈现出来,我在这个问题上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导致我顾及剧本、故事、人物关系等方面的就少了,严重失衡,而后者本来是我所擅长的。

Sir电影:

电影还没有上映前,我们的第一次对话主要就是讲您的创作动机,其中也提到客观存在经验不足的问题。

滕华涛:

对,这个障碍是没办法说跨越就跨越。

因为你没有拍过。别说我没拍过,做后期剪辑的这些人也没面临过这样的问题。

摸索中,有些东西是呈现在演员身上了,还有一些东西不是。

如果是在拍真实电影,有些问题我可能凭借经验很快就能消化、解决。但在这个类型,不到最后一刻,哪怕是看demo版,都不一定能马上看出来。

直到最后一刻,我感觉特效做得不到位,场面还需要更长一些,把气氛造起来,去弥补演员文戏的薄弱,已经来不及了,没时间。

Sir电影:

有些评论觉得鹿晗扮演的角色并不是拯救地球的英雄,感觉收尾得很仓促,不了了之。

滕华涛:

我在想怎么出的这个状况,是不是真的要多搁一些文戏放在他(鹿晗)身上,让大家看明白感情的起承转合,会不会好一些?

但,我当时想的是,等整个场面的氛围都起来的时候,观众会不会又觉得让他去拯救世界,有点……不是一直在谈情说爱吗?

Sir电影:

观众觉得这个角色可信度很低,他的发型都不是对的。

滕华涛:

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问题),但这是一个不可逆的事,定下来拍完了,我还有别的可能性去调整吗?

Sir电影:

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是不是会换演员?

滕华涛:

当时选鹿晗和舒淇,确实想到打反差感,既然说的是暗恋嘛。

但现在看来,很多观众关注的是他们与科幻类型的匹配程度。

我现在的直觉是,真的不是鹿晗不好,而是我们没有拍过这个类型的片子,也不清楚演员在里面呈现的样子是什么,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Sir电影:

但鹿晗在张艺谋的《长城》,有少数评论还是肯定的,大概张艺谋把他的角色、戏份控制得很合适,刚好又扮演的是一个没有脱掉稚气的少年,到了您这儿,又不行了。

滕华涛:

(《上海堡垒》)刚好赶上他想求新求变,但又没完成蜕变的节点。

原来,我们直觉觉得,《明日边缘》汤姆.克鲁斯也是帅哥,怎么人家能用帅哥拯救世界,我就不行了?

《长城》2015年开机,鹿晗25岁

Sir电影:

当时为什么不考虑用新人,就像《流浪地球》里的屈楚萧。现在的质疑声其实也有大家对于流量明星情绪的反噬。

滕华涛:

现在对他的质疑肯定有这种原因。

我在2017年定的他,确实没想到会有现在的状况出现。

当时我作为导演,考虑的就是小鹿适合江洋这个角色,一个略显羞涩的,有少年感的。

拍戏永远是,选角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有的不看好,有的没档期,有的虽然不是小鲜肉,开的价钱比小鲜肉贵多了。

这个是我们自己说,讲出去别人也不信。人家小鹿也不会去讲,其实他真的收了很少的钱。

Sir电影:

2017年,其实是鹿晗最红、最火的时候。您选他应该也有商业上的考虑吧。比如说他的流量,他的人气。

滕华涛:

没有,我们一直也在跟片方强调,用所谓的流量明星永远是把双刃剑。

他们肯定对于宣传上会有一定帮助,但绝对不会对票房有什么帮助。

这些粉丝一定会在宣传上努力地替他的偶像呐喊助威,他们能买的电影票……转换是有限的,这个很早大家就有共识了。

Sir电影:

您跟鹿晗本人还有交流吗?还是大家都有一个默契,我们都很尴尬,不谈了,也包括舒淇。

滕华涛:

舒淇最后还一起走了两站。

我跟舒淇还好吧,没有聊太多的东西。

她自己也是看了影片之后,也不大理解外界的说法。

大家就说,就翻篇呗。

小鹿,因为后来我们在上映之前分开了,互相只是发了一些稍微鼓励一点的微信吧,也安慰我。我说我没事,你也就别那个什么,该干嘛干嘛。

舒淇坚持跑完路演,并转发道歉微博

Sir电影:

他背负的舆论压力也不会少于您吧,不少评论都关于他。

滕华涛:

是。

尤其是有大量的(评论),从上映9号的凌晨12点开始到早晨8、9点钟,电影还没有放完,大量的,一搜评分都是奔着他去的。

Sir电影:

您觉得这里面有一些黑粉?

滕华涛:

肯定有黑粉。

我不太想把这些事全都推到某种阴谋论上去。反正没有人会不组织(水军),尤其是现在的电影市场,其实我们自己也知道,行业里有人专门在组织黑粉。

这就是行业的一个(秘密),就跟买收视率似的。

03

为什么不拍成爱情电影?

那么多钱拍爱情,听起来就不靠谱

Sir电影:

事后看,我们就老老实实拍一部爱情电影会不会好一些?

滕华涛:

我最开始特别坚持,选《上海堡垒》这个项目,就是想突破,自己别老再拍爱情片。

当时制片方问过跟你一样的问题,说大量书迷都是因为喜欢这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我反问了一个问题,咱们拍爱情电影,是不是也有天花板?无论票房,制作都有(天花板)。

只要把这个事推到未来,出现外星人入侵,都得花现在差不多的制作费用。我花了那么多钱,就做了那么大的爱情故事。这个好像听起来就不靠谱。

滕华涛导演的“爆款”《失恋33天》2011年上映,总票房3.5亿

Sir电影:

现在后悔吗?

滕华涛:

我现在还不后悔。

我听说这两天有人骂制片方,说他们胁迫我把原来的爱情戏剪了不少。没有的事,是我自己(选择的)。

我们确实还拍了很多文戏,为什么剪?真的是跟特效对比,那个东西扑面而来,你会发现特别奇怪,都打成这样了,怎么还有人有机会谈恋爱?

特效与爱情戏放一起就是不成立。

Sir电影:

那我举个例子,花那么多钱拍爱情故事,大家最熟悉的,经典的就有《泰坦尼克号》。

滕华涛:

是,但它毕竟是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没有外星人,超出想象范围外的东西。

我自己从专业角度上分析,人类都面临灾难了,妈呀,你们俩在这儿嚰嚰叽叽的,老谈这恋爱,不好好去打仗,去打外星人去。

其实我自己觉得如果真要着力拍爱情戏,一定会比现在(被骂得)更惨。

依然是影史最“烧钱”的爱情电影,投资达到2亿美元

04

为什么是科幻片?

《上海堡垒》关不了科幻电影的门

Sir电影:

导演会不会真的觉得,拍这部电影没有准备好?

滕华涛:

我觉得自己还是准备好了,准备了六年啊。

就觉得得试吧,电影是永远分析不出来的,肯定不能坐在这儿空想。电影永远都是拍出来的,你不拍永远不知道怎么回事。

纯等也没有什么希望吧。

Sir电影:

那您会后悔拍这部电影吗?

滕华涛:

没有,我没有什么后悔,但确实没有想到会被说成这样。

Sir电影:

现在的口碑状况,有没有对您的声誉产生影响?

滕华涛:

我估计会有一个比较……一段时间去修复吧。

我个人心态还好,毕竟是在幕后工作,也不是像张艺谋、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那么受关注。

对于科幻电影这个类型,大家可能又得停滞一段时间,可能很多人本来抱着根本做不成的心态。你看验证了,就是弄不成的。

(会因此内疚吗?毕竟您是这部电影的导演)

我没有内疚感,你不尝试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失败能让人知道哪儿出了问题,这是我要表达的。

我最不喜欢的一种状态就是,含含糊糊做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成功过,也不知道是命好吧,失败了也不知道到底败在哪儿?

所以,像《上海堡垒》这种状况,这个创作的类型,存在我的盲区。

Sir电影:

您的父亲知道这些事情吗?

滕华涛:

当然,但还没有交流过具体情况,因为一直跑路演,还没回家呢。

Sir电影:

这段时间有过特别脆弱,想放弃的一瞬间?

滕华涛:

确实有挺难过的时间,但不至于放弃这个职业。

我自己的出发点是,片子是我自己做出来的,知道做出来有多难。在这么大的难度之下,我还把它给做成现在这样了。

我也相信跟我一起工作的工作人员,面对这个作品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是挺骄傲的。

Sir电影:

那对于外界不客气的声音,诸如“圈钱的”怎么看?

滕华涛: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最好你去看看,你有自己的判断。

现在好多是没有看,跟着起哄的。

如果都看了,除非网上有盗版,我们的票房应该不是这个数吧。

就说网上这么多打分的,要说打分的都买过一张电影票的话,我们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数呢?

我认为很多人压根到现在没有看过我的电影。

Sir电影:

您觉得这个片子,感觉有哪些经验,在操作技术上的一些经验您觉得是可以分享的。

滕华涛:

那很多。

科幻片必须建立世界观的。

刚开始我觉得,像《上海堡垒》这样的,外星母舰,有捕食者来了,其实是不需要世界观的。

后来发现,即使这么简单的外星人入侵,也要交代清楚来源。

中国观众对科幻的理解,跟国外不太一致。

中国观众需要有一个复杂、庞大的世界观,类似三体。这样他们才能信。

我也曾经跟片方建议,有过困惑,要不要强调是科幻片,能不能说是未来的某一次战争?

不让观众对这个类型有太高的期待,既定的认知。

刘慈欣与《三体》,成为中国科幻电影的“标尺”

Sir电影:

您跟投资方有分歧吗,比如既然做大,一些该花钱的地方没到位?

滕华涛:

真的没有。

投资方也很冤。

举一个小例子,按照好莱坞的的情况,拍这种科幻片,好多场景需要一种油漆工来,他对于整个的质感等等很重要。这个做不好,可能后期需要很多钱和时间来弥补。

我们当然同意了,那好啊,你们能推荐一些吗,真的是最便宜的,澳洲的,压根不是好莱坞主流,人来了就要三百多万。

这怎么可能,只能放弃,靠我们自己去琢磨。

这是挺现实的一个事。

电影本身就是这样,就是类似赌博。

Sir电影:

最后想问,您觉得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到底是关了还是没有,很多网友都在说,国产科幻始于《流浪地球》,终于《上海堡垒》。

滕华涛:

这个事,我发了一个道歉的微博,但我不觉得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会靠一部电影成了,也不会靠一部失败了,更不是一帮在旁边起哄的,说关门就关门。

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做是永远都不知道,做了失败了,至少我知道败在哪儿,总比不做的那些人强。

以上,就是《Sir电影》对滕华涛导演的第二次专访内容。

最后,Sir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些话。

——以第三方视角。

不知你们留意到没有,滕华涛导演在采访中反复提到的一句话是,他拍《上海堡垒》的初衷,是基于职业考虑,都市爱情题材的“天花板”就在那,科幻类型片会不会是下一个风口。

这种对市场的机敏嗅觉当然没错。

但不得不说,拍电影,有时候就是需要一点点反骨。

什么是反骨,说白了就是真的热爱,真的投入,以及真的坚持。

以《流浪地球》为例,导演郭帆对科幻,至少从过去经验看,就是没怎么考虑市场,只想拍自己感动的东西。

郭帆工作室的墙上挂着的是《2001太空漫游》和《机械战警》。

郭帆至今拍过三部电影,《流浪地球》《李献计历险记》《同桌的你》,都有科幻元素(但《同桌的你》后来被剪掉了)。

这就是我们常常说的,情怀。

情怀已经被玩坏了。

但Sir还是相信,机遇,能力是99%,唯独情怀,是你的东西做出来超出别人关键的1%。

它骗不了人。

反观滕华涛导演。

他说过,为了让包括舒淇、鹿晗等主演所在的整个团队接受这个故事的设定,他准备了可以说一个多小时的PPT。

第二次对话,Sir隐约觉得这不对劲。

“PPT?”

换句话说,当滕华涛按照工业化的流程去布局、去筹备时,这个商业计划书最大的遗憾,恰恰是它缺乏“情怀”。

恕Sir直言,滕华涛导演的知识结构、情感体验都来源于现实主义,最应该被点燃的感性一直熄火,这或许是导演的状态从自信、淡定转为困惑、苦恼的宿命。

第二点,其实也是第一点的延续。

即,流量明星不仅不好用了,他们,甚至起到反作用。

2011年,杨幂一部豆瓣评分3.3的《孤岛惊魂》,以黑马姿态拿下8901万。

这让市场第一次见识到流量明星的“带货能力”。

讽刺的是——

7年过去,终结流量神话的,还是杨幂。

去年,刘杰导演,杨幂主演的《宝贝儿》,影片成色绝不止豆瓣5.2。

Sir的豆瓣友邻评分足足多出两分。

但为什么会遭遇如此大规模差评?

原因无外乎,杨幂。

杨幂主演就是一星;杨幂太多脑残粉了,我必须打一星显示客观;不给杨幂打一星,好演员无法出头。

而从《上海堡垒》的情况,这种反噬不是特例,将是常态。

流量躺着赚钱,背靠流量躺着赚钱的年代,拜拜了。

第三点,也是Sir最想说的。

Sir不认为《上海堡垒》是中国科幻的耻辱。

什么是耻辱?

得罪导演说一句,他2014年监制,用了15天拍摄完成,却砍下6.9亿票房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才是。

投机取巧,急功近利,涸泽而渔。

但《上海堡垒》烂虽烂,导演却实实在在花了五六年的时间在这个项目。

再把话说得明白一点。

一部评分3.2的片子,纵使投资大,阵容强,但最后只收了1.2亿票房,这是耻辱吗?

这不是中国市场的觉醒?

这难道不是中国科幻道路上本应该有的摩擦、曲折甚至停滞?

回头看,Sir一开始那篇文章,顶得最高的留言,一语成鉴。

是否元年,问题不大,身为一个普通中国观众,只要国产电影不停地在探索在发展在进步,我就觉得很开心。若没有发展,没有进步,又何来里程碑一说呢。

若没有发展,没有进步,又何来里程碑一说呢。为这句话点赞。“堡垒”一片得失,不会抹杀更多幕后创作者的努力。

没有看轻其他类型电影的意思,但不得不承认,科幻电影,就是类型皇冠上的明珠。

——今天,全世界,能拍好科幻电影,除了美国,你还能想到什么国家。

中国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曾说过:

知道在哪儿,世界就变得像一张地图那么小了;不知道在哪儿,感觉世界才广阔。

Sir以为,电影也一样。

2019年8月,《上海堡垒》惨败。

滕华涛导演未必会接着走完这条路。

但。

总有华语电影人会去走,会继续走。

Sir坚信,也愿意一直记录,等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