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卖私人收藏画作救华谊,不觉得丢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上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在津开幕。会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出席了中国商业心灵论坛,并做了公司重创之下,自己卖画来解公司现金流之困的有关分享。

过去的一年中,华谊兄弟一直处于舆论风波之中。

7月12日,华谊兄弟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3.2-3.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7亿元。华谊兄弟在财报中表示,电影、电视剧、实景娱乐板块均不乐观为主要亏损原因。

此前,华谊的危机从2018年5月开始,范冰冰偷税漏税”、阴阳合同等一连串负面事件发酵,使得华谊股价急刹跌停;去年7月,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开园,耗时5年、耗资35亿元,年收入却仅为2亿元,成本收回周期漫长;今年暑期,华谊兄弟的主打影片《八佰》和《小小的愿望》的延播更让负债累累的公司雪上加霜……

面对公司的债务危机,王中军没有放弃。

华谊兄弟公告显示,2018年以来,王中军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730.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约0.6191%,斥资约1亿元。

在本次论坛的发言中,小时候的梦想是一辈子做画家、家中有着名画无数的王中军还表示,为了公司的发展,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过来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我卖掉了我觉得很开心。

此外,王中军还提到,许多人都说影视行业遇到了冬天,但是各行各业都有冬天。并且他依然对中国的影视市场抱有信心:

你要想想中国电影的爆炸性,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冲到56亿到57亿。56亿或57亿大概就是将近8亿美金。其实8亿美金在美国电影里也是很少很少出现的。

王中军未来十年的梦想,就是把公司扛过去,未来能拍更好的电影。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

以下是王中军演讲内容,来自每日经济新闻,经钛媒体编辑:

王中军:谢谢大家!谢谢田源主席、葆森主席和东升主席,谢谢各位朋友,我跟东华是同样的感觉,我觉得我们亚布力有很多个论坛,有很多个单元的节目,我每次听别的朋友分享的时候,确实有时候真能打动自己,很感人。

初心是一辈子做画家

但是我自己很难感动自己,因为自己的事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你像这个初心,从什么时候叫初心?你说你从小那是初心呢?刚才东华说他12岁那个初心,我从小的初心还是做企业,开始真正地做企业。

1994年我从美国留学回来创业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初心,那个初心是极为的简单,在美国吃了几年苦,天天都是打工、上学、打工、上学,那个时候一天挣100块钱的小费是我最开心的时候,那个起点太低。

回国的时候我当时跟同学们,特别是跟我在美国的同学们分享,他们说你为什么要回国?我说我回国可以组织一家公司,我一年的目标可以赚到100万美元,当时说100万美元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目标,就是编的,顺嘴而说,给自己个面子。因为我们当时读个master,我是学艺术的,找到最好的工作在美国就是大概四五万年薪,初心是一阶段、一阶段的,变化非常大。

我从小一直很小就画画,所以对艺术的感觉特别强烈,所以我原来的初心一直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个画家,而且觉着自己对自己的艺术感受比较早就建立了信心。这个信心的建立是观察力比较强、手比较快,画速写一般同学是画不过我的。

我们出去写生,假如在故宫画一个故宫大殿,我好像半个多小时、一个小时就画完了,我再去看同学的作品的时候,很多人连稿子都没完,当时是给自己建立了这么一个信心,和做企业没有直接关系。

做企业是一点一点学的,我从1994年开始创业,完全和艺术相关,我做广告,为什么做广告?是因为自己对造型、对艺术、对画面有感知。广告其实画面感非常强的一个行业,也是引导你的客户怎么会喜欢你的东西,你的东西是什么呢?还是你的眼光。

自然而然有一年拍了电影,一眨眼已经拍了快200部电影,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从1998年到现在拍了200部电影,20年,其实是挺艰难的。但是没有感觉,你拍电影的时候,快乐的东西最多,非要跟人分享的时候才觉得有艰难,心灵这几个字总让人感觉有点痛苦,必须要说点不愉快的事,我觉得这两年稍微有点不愉快,原来一直很愉快。

上市十年来一直是顺风顺水,这两年由于整个大的调整,整个行业高速发展。我拍电影的时候,我印象中是拍《没完没了》,小刚的《不见不散》之后的所有的电影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拍的。实际那个电影当时有个3000万票房就是票房冠军了。我们今天的票房冠军是多少?最近上的《哪吒》现在已经40个亿了,但它未必是冠军,可能今年还有会超越它的,这么多年来,你说中国电影变化有多大。

还有一个初心呢,我觉得人的受教育是初心,我自己从小受教育都是英雄主义,就是想干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事、好面子等等,我自己拍电影,大多数拍的都是和我受的教育有关。

我是从小生在军队大院、长在军队大院,16岁当兵,基本上一个军人的痕迹很重,这些年我拍了很多军旅题材,军旅题材其实我们公司给我捋了一下和军人相关的电影、电视剧我拍得太多太多了,但是有几部好的吗?好的可能连5部都数不过去,大家记住的就是《集结号》《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八佰》等等,未必全部让你记得住,我还拍过跟我生活有关的叫《大院子女》,这些都是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十年梦想:把公司扛过去,未来能拍更好的电影

最近媒体也好、投资行业也好,朋友见到我都觉得这个行业遇到了所谓的冬天,我说谁都有冬天,一年就出现一次冬天。但是你要想想中国电影的爆炸性,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冲到56亿到57亿。56亿或57亿大概就是将近8亿美金。其实8亿美金在美国电影里也是很少很少出现的。但是跟美国最好的电影比还是有很大距离。

今年有部电影冲到了历史票房第一,将近28亿美元,就是《复仇者联盟4》,就是罗素兄弟拍的,也是兄弟。罗素兄弟一个是70年、一个是71年。跟我弟弟差10年,我们是60年和70年,电影看来叫“兄弟”的非常多。其实迪斯尼开始也是迪斯尼兄弟,后来有华纳兄弟,我不知道做电影为什么两个人的多,可能两个人有讲故事的交流吧。

中国电影未来的空间非常大,我到现在为止,虽然我拍了这么多电影,我未来的主要职业生涯还是拍电影、拍电视剧,这是我最大的爱好。

非要说梦想,今天是初心和梦想,梦想我都是小时候的事,我觉得小时候容易躺在一个硬板床上闭着眼睛幻想着自己得不到的事(那时候也没有沙发),那叫梦想。

现在都做企业了,我觉得没有说所谓的梦想。特别是企业到了一定成熟程度以后,我觉得还是脚踏实地,有方向的,把自己公司的能力展现出来。我下午跟胡葆森董事长分享了一个文旅和地产的商业关系,其实大家都说开主题公园,主题公园不是大家想象的想开就能开,美国原来是八大电影公司,这几年兼并购,去年福克斯被迪斯尼收购以后已经剩了五大电影公司了。

这么长时间全美国只有两家公司开主题公园,一个是环球、一个是迪斯尼。难道华纳不想开主题公园吗?我觉得不是说谁都可以开主题公园,我开始也是带着一种很热情、很浪漫的想法,在中国,我说华谊可以开10个,消费没有问题。但走过来几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开了3家,3家也都在磨合、学习怎样管理。

我们今年9月21日在郑州跟胡葆森董事长开的第四家电影小镇将开业,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不是说永远可以开下去,中国不是说到处都可以开小镇,小镇盖起来很容易,内容怎么进得去?怎么把它管理到位?现金流怎么能回得来?怎么能够做一个主题公园靠门票、吃、住把它收回,这是一个企业家该想的事。

我还是用这个时间点讲一讲创业以来的心情,主要还是开心的。心灵上没有太大的痛苦,这两年压力大,我身边这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爱参加亚布力,爱参加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年会,我觉得朋友之间互相鼓励,人家一句话你可能就受到了启发,学到了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论坛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交朋友的环节。

当然现在呢,中国的论坛越来越多,每次见到朋友能学到的东西是什么?我觉得都是因人而异,我自己确实看到了身边的朋友的企业做得越来越好,在商业上,我不觉得我是个非常成功的,比我成功的人有的是。我是在电影圈里头,电影圈和其他行业比还不是个大行业。

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公司市值1600亿美元,你看看电商大公司是个什么样的规模,但我在这个行业里不可能再去转行,努力地把自己的公司做好。前几年都爱说百年老店,但把一个企业做成百年老店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从创业到现在开公司整整25年,我觉得首先先想35年的事,我这个公司是不是能活过35年?前些年利润营业额高速提高发展,今天想的是能不能够有现金流、活着,这是我这两年思考的华谊兄弟的命运。把自己的公司扛过去,未来能够拍更好的电影,一部一部电影拍下去,可能要说梦想的话,这就是我未来十年的梦想吧。

为华谊解决现金流而卖画,不觉得丢人

影视行业经历过高速发展之后,需要一个加强规范管理的过程,这是行业未来获得更长久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作为企业家,在这个过程中要积极乐观,更要有责任心,不仅是对企业负任,也要对投资者负责,要竭尽全力和企业共进退。

下午我跟大家分享的时候,提到学习和教育是一个企业家最大的背景,我自己学艺术,我开始大量地关注艺术到底有没有商业模式,美术馆就是美育教育。

我今天下午谈到中国每个城市有非常好的艺术区域没有?北京有个798,798已经非常难得,周末很多人去看各种各样的展览,这是一个中国的进步。798确实还有环境的问题、卫生问题、管理问题、路面全是土的问题等等,但我们确实需要这样的东西。

但是天津,我们今天说天津,我今天下午发言的时候有一个天津政府的领导过来跟我说句话,说中军董事长你说得不对,我们天津有博物馆,我当时话说得有点不太合适。

我说我到任何一个城市都有一个愿望,我说的任何一个城市是出国休假、度假,假如我去过纽约,我去过无数次的古根海姆和MOMA,我照样要拿出时间去MOMA。假如我去了巴黎,我再忙,我都要抽出时间再去一下奥赛和橘园。但是到了天津我没有想到说我中午会不会抽出两个小时出去看一家好的美术馆,这是我觉着对一个城市的想法。这个也可能是我未来的一段时间想努力去做的,看能不能在中国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打造更多美术馆。

我自己开了第一家松美术馆,这个松美术馆名字完全是盖完才起,因为松是中国文人骨子里最崇尚的一种精神,从宋代绘画到现在松是最美好的东西,但是我是赶巧,我建美术馆的时候做园林设计的时候,设计师出了几稿也没有出来什么样的东西。

突然有一天我在日本的黄菊跑步,跑了一圈看到了一片松林,我觉得太有东方的味道了,我一下想到,把这个概念挪到我的美术馆,回来以后在自己的美术馆分了两次,第一次我认为99棵就可以成为松林,就放了99棵松林。等我去看的时候完全不像松林,没有办法又交了100棵,所以我是199棵古松围绕着一个当代建筑。现在这个美术馆应该是在国内,在美术馆排行榜上非常地受欢迎的地方,而且也不是离城里很近,周末几乎成了网红打卡之地。

我们那个美术馆不光是内容好,我们开馆已经做了四个展览,有世界级的布尔乔亚展,那是世界级20世纪最伟大的女艺术家的展览。最近在做西方的一个抽象展,但是第一个展览是我个人的收藏展,这个展览很有意思。

谈到收藏呢,也是梦想。我现在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一直在卖我的画,我就跟大家分享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活得很兴奋、很高兴。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过来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很多朋友都觉得卖一张画,中军你那么牛,你收藏界挺有名气的,怎么开始卖画了呢?我觉得没有什么丢人的,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我卖掉了我觉得很开心。我不是谈回报,我想谈的是今天我的收藏,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

跟大家分享到这儿,时间差不多到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