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学校招生进入全民“摇号时代”,面试招生即将成为历史

在杭州、西安、扬州等地,已经要求民办学校拿出部分招生名额电脑派位。上海市从2018年开始就已实行《意见》要求的“公民同招”,将民办学校的招生时间调整为与公办学校同步。根据《意见》,所有学位通过电脑派位录取和“公民同招”,将在未来成为全国所有民办中小学的招生方式。

记者 | 戴梦馨

编辑 | 李怡彭

“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为了女儿的民办学校小升初面试,银川市的贾文一家已经准备了很久。一个突然的消息打破了筹备已久的规划,在距面试仅有3天时,学校突然通知称今年的招生方式改为了随机录取,通过电脑派位完成。

变化来源于7月9日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下称《意见》)。根据要求,民办义务学校应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并不得以面试、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意见》出台仅两天后,银川市在深夜发布文件,将民办学校原本占比60%的面试招生名额全部调整为随机派位录取。银川也成为全国第一个出台地方政策的城市。

电脑派位的招生方式被家长们称为“摇号上学”。这一随机性极高的录取方式彻底打乱了贾文的计划。公布结果当天,贾文盯着实时直播的电脑屏幕,上面滚动播放着录取学生的姓名、身份证号和学籍号。在确认女儿被“摇中”后,贾文放下了心。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直播视频弹出一条评论:“没看见孩子的名字,女儿当场哭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银川市家长项飞告诉界面教育,当地有多所民办学校在办学实力、升学率及硬件条件上强于大部分公办学校,而此次参加摇号的民办中学包括了当地三所公认的“牛校”。

在此之前,家长们为了把孩子送进这三所顶尖的民办中学想尽了办法。项飞告诉界面教育,家长中流传着许多与升学相关的小道消息,如购买某楼盘可直接获得某校学位,以及部分培训机构是学校选拔生源的渠道,会将成绩优秀的学生提前内推给学校。

对于银川此前的“小升初”形势,项飞概括道:“如果孩子成绩优秀,家长都会让孩子先参加三所民办学校的面试,被刷下来之后再考虑公办学校。”

今年开始,多所被俗称为“占坑班”的培训机构被市教育局约谈要求规范办学行为。“今年条子生、关系户也都没进(学校),特别优秀特别努力的孩子,好多也没进。”项飞说,对于孩子未来要面临的“摇号升学”,项飞感到心里没底。

事实上,民办学校的“摇号上学”规则已在多个城市落地。

在杭州、西安、扬州等地,已经要求民办学校拿出部分招生名额电脑派位。上海市从2018年开始就已实行《意见》要求的“公民同招”,将民办学校的招生时间调整为与公办学校同步。根据《意见》,所有学位通过电脑派位录取和“公民同招”,将在未来成为全国所有民办中小学的招生方式。

上海的李嘉被朋友们公认是“鸡血”派妈妈,从幼儿园之前就开始筹划孩子的升学路。她不仅给孩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班,乐高机器人、围棋课等素质类课程也没落下。但在看到最新出台的《意见》后,李嘉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为孩子选择的道路。

“原本想搏民办学校,但这条路是越来越难走了。”李嘉告诉界面教育。在“公民同招”之前,上海的学生即使报考民办学校失败,仍有机会进入对口的优质公办学校。但在2018年之后,报考民办学校的家庭失去了保底的选项,如果能力不足被面试刷下来,只能参加全区电脑派位。“决定孩子能否进入民办学校的关键已经不是能力了,而是学校的热门程度。”李嘉解释,根据最新的《意见》,一旦学校的报名人数超过招生人数,就必须进行随机派位。

“以前大家都是去机构上课,现在家长都开玩笑说,要不要去庙里拜拜。”李嘉告诉界面教育,自己已经在考虑放弃让孩子考民办学校,对口的公办小学是更稳妥的选择。

和李嘉抱有同样想法的家长不在少数。招生政策变化后,上海市的民办学校报名热度开始降温。根据上海市教委公布幼升小、小升初的报名数据,民办小学2018年的报名人数约为1.99万人,下降近5成,民办中学的报名人数从2.98万降至2.97万。

让民办学校吸引力减弱的不只是“摇号”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录取方式的改变让家长们开始重新评价民办学校的价值。

“民办学校有面试,所以进来的孩子都提前学过好几年,教学速度快、升学率就不一样。比如我们区的公办小学一周是2节英语课,民办小学是一周9节英语课。”李嘉告诉界面教育,“但现在,学了三年英语的孩子和一张白纸的孩子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老师还会这么教吗?这样下去,升学率还能那么高吗?”

包括李嘉在内的许多家长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教学方式、升学率都将随之改变,为什么还要为民办学校支付高额的学费?

这已不只是家长的担忧,原本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的民办学校板块,也开始迅速降温。

《意见》颁布的第二天,开盘后港股教育股普跌,涉及民办义务教育的成实外教育(01565.HK)一度跌幅达到7%。投资者普遍认为,摇号入学将导致民办学校这门生意面临不小的挑战。

“河南那边的投资方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开始观望了。”在某民办学校集团负责建校的杨波告诉界面教育,摇号入学将大大影响民办学校的生源质量,进而影响学校回本、盈利的速度。

民办学校一向被认为是一门高毛利率的生意,成实外教育、枫叶教育(01317.HK)常年维持40%以上的毛利率。民办学校盈利的关键之一,正是挑选优质生源。“生源是民办学校这门生意第一重要的,没有好苗子,就没有发挥的空间。”杨波解释道。民办学校正是依靠筛选优秀生源,才能保证超越公办学校的升学率,再靠升学率快速打响名气、招揽更多学生,从而尽早收回建校成本、实现盈利。

正因如此,几乎每个民办教育集团都会向投资者公布耀眼的升学率,从而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2018年,成实外教育在年度财报中表示,94.7%的学生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国内顶尖学校录取,若干高中生甚至直接被牛津大学等海外名校录取。

挖到好学生,成为每个民办学校集团必须攻克的关键难题。最常见的做法是扩大招生范围、依靠面试筛选。在建校之初,民办学校往往首先与当地教育局协商,跨区、跨市甚至跨省招生。区域越大,学生基数就越大,民办学校们筛选优秀学生的可能也就更大了。

更极端的做法是学校花高价购买生源。杨波告诉界面教育,学校会根据学生未来冲击211、985、清华北大的潜力,提供免费入学甚至高价“补贴”的优惠条件。这种“买生源”的招生渠道,已经成为民办教育行业公开的秘密。

衡水一中兰州分校在2019年招生简章中表示,为了鼓励优秀学生报考,学校将为在校成绩为本年级第一名的学生免学费、住宿费、生活费。如果这些学生考上了清华、北大,将获得学校奖励的20万元奖金,省状元的奖金高达100万元。

然而《意见》出台后,民办学校依赖优质生源快速盈利的生意模式再也行不通了。

除了摇号入学、同步招生导致民办学校难以筛选生源,《意见》另一个引发关注的是“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将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吴华告诉界面教育,这条政策一旦被解读为“民办学校只能在区域内招生,不能跨区域、跨城市招生”,将对学校运营非常不利。杨波解释,由于民办学校建校投入往往高达数千万、甚至数亿元,一旦招生规模缩小、招生数量下降,民办学校几乎难以运转。

“相比于近年来出台的多个民办教育相关政策,《意见》对民办学校招生的要求是最严厉的。”吴华告诉界面教育,这传递了严格管理民办义务学校的信号。另一相关知情人士对界面教育分析称,司法部2018年8月公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提到,民办学校可以自主确定招生的范围、标准和方式。而最新出台的《意见》,很可能会影响到相关法律的最终修改,将“摇号入学”落实到法律层面。

杨波坦承,新政落地之后,不少民办学校的升学率可能会在未来面临显著下降的尴尬。但他告诉界面教育,自己仍然对民办学校这门生意抱有信心。

“现在的家长不是只看分数、升学率,他们也会看老师教学过程中是否尽心、学校管理是否让人满意。”杨波解释,规则的变化为整个行业带来冲击,但教学质量好的学校仍然会获得家长认可。吴华向界面教育表示,民办学校的优势并非只有“挑选生源”,教育质量、教育管理仍然独具优势。

“政策变化会打击民办学校,但并不会打垮民办学校。”吴华说。新规之下,民办学校们将必须用教学实力,赢得商业的出路和家长的认同。

(应受访者要求,贾文、项飞、杨波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