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利润暴跌、工厂停滞、债台高筑,或入穷途末路

众泰没有新车可以拉动市场,国六车型的断供又进一步拖累了其市场表现,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来自于恶化的财务状况。

工厂陷入停滞、厂家配件断供、经销商集体维权,众泰汽车(000980.SZ)正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

8月19日晚间,众泰汽车对外披露的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亏损约2.7~3.2亿元,下降188.67%~205.09%,而上年同期则是盈利3.05亿元。“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公司汽车销量下降,导致公司半年度业绩同比有较大幅度下降。”这是众泰在公告中为业绩下滑作出的解释。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销量仅为6.49万辆,同比下降55.3%。

销量拖累业绩是真,但将销量的下滑完全归咎于“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这被业内认为并不全面。

“拿来主义”彻底失效

众泰汽车成立20年来,产品长期集中在低端市场,年度销量在10万辆级别。2014年,众泰汽车对外披露的销量约为16万辆,但自此以后,中国车市迎来SUV的爆发,作为“拿来主义者”,众泰快速在市场上推出了包括T600等多款爆款车型,很快迎来销量的暴涨,2016年众泰汽车销量创下历史新高,超过33万辆。短暂的上扬曲线之后,2017年,众泰汽车销量开始下滑,不过仍然达到了 31万辆;而在2018年,这一数据进一步下降至23万辆。

进入2019年,SUV市场整体遇冷,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1~7月,国内SUV产销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6.2%和11.1%。市场环境的巨变加剧了众泰汽车的销量下滑,前7月累计销量8.2万辆,较为2018年同期15.9万辆大跌48.4%,几近腰斩。而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众泰多年来一直以“拿来主义”为核心路线,忽视了在技术研发和产品上的投入。除了在投入和技术积淀上相当有限之外,值得关注的是,在过去几年,众泰以及其母公司铁牛集团还一直不停的“培育”新的品牌,催生出包括君马、汉腾在内的品牌,通过“换装”来赢得市场。

但随着2018年国内车市的深度调整,这些走机会主义路线的品牌都出现了经营危机,而7月1日全国大部分地区“国六”排放标准的实施,进一步让危机加重。虽然在6月份的一次针对投资者的问答中,众泰汽车的董秘表示“公司有国六标准的车”,但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目前已经实施国六标准的城市,经销商因为没有提到国六车型而出现“断供”的情况。而旗下的高端品牌君马汽车,日前也因为工厂停滞、配件断供而出现大规模维权。

销量下行、利润骤降,这是整个车市寒流中不少车企正遭遇的困境。长安汽车(000625.SH)在日前其发布的半年报预告中就表示,因为销量下滑,上半年预计亏损19亿元~26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218.04%~261.53%。而吉利汽车(00175.HK)此前发布2019年上半年盈利预警公告也表示,与去年上半年66.7亿元净利比较,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将减少40%左右。一汽轿车(000800.SZ)也预计上半年利润将比上年同期下降83.93%~ 88.88%,为900万元~1300万元。

虽然上述车企利润也都出现下滑,但与众泰汽车相比,这些企业的运营整体上还相对保持良性,并且正在通过推出新车等措施巩固市场。以一汽轿车为例,虽然此前旗下自主品牌乘用车表现一直低迷,但从去年开始开始对一汽奔腾进行深度调整,在产品方面,在原有的B系列的轿车系列和X系列的SUV产品组合之外,新增加了一个新的SUV产品序列-T系列产品。去年年底,奔腾推出了全新的奔腾T77车型,今年以来逐渐爬坡,6月销量已经接近5000辆,7月,奔腾又推出了新的奔腾T33车型,并还将在今年10月份推出旗舰车型奔腾T99,在整个SUV市场完善产品梯度。随着新的产品序列的入市,原有的B系列轿车和X系列SUV等老产品将逐步退出市场。产品线调整之后,一汽奔腾还启用了新的品牌标识,这些都为奔腾在今年的“复苏”提供了动力,数据显示,今年前7月,一汽奔腾销量累计增长了11.9%,超过7万辆,7月单月的销量同比增长109.5%。而在完成资产置换之后,一汽轿车的业绩有望进一步提升。

而长安汽车旗下的利润奶牛长安福特,在经历前期的积极去库存之后也开始发力,日前一口气向市场导入了全新福克斯Active、新锐界ST/ST-Line与全新金牛座等三款车型,希望拉动销量。长安自主品牌7月份销量同比上升了20%,达到4.5万辆,同比上升20%,今年累计销量也达到了35.5万辆,有回暖的迹象。

债台高筑

众泰没有新车可以拉动市场,国六车型的断供又进一步拖累了其市场表现,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来自于恶化的财务状况。

据众泰汽车一季度报公布的数据,至报告期末众泰汽车的总资产总计为320.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为176.75亿元,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9.3亿元。与之相对应的是其报告期内的负债总额达到了143.8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到137.51亿元,在这之中短期借款为20.51亿元,应付票据和账款达到91.74亿元;一年期流动负债达到54.6亿元。

此外,由于过去两年众泰汽车母公司铁牛集团都未能完成此前众泰汽车上市时做出的业绩对赌承诺,因此,铁牛集团还将补偿并注销众泰汽车的股份,数量为4.68亿股,同时还应返还相应股份对应的分红收益,合计约702.7万元。截至今年5月,铁牛集团所持有的众泰汽车股份中,有超过8成、6.48亿股都已经作出了质押,另有369.5万股处于冻结之中。此次铁牛集团应补偿股份数量已超过其未质押及冻结股份数量。按照铁牛集团的说法,其将通过增加质押物或归还部分贷款的方式先解除质押,但目前尚未有新的消息。

而2019年已经过半,从目前来看,众泰汽车难以完成此前上市时对于2019年16.1亿元利润的对赌承诺,而可以预见,明年其母公司铁牛集团还将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众泰汽车也因此将面临巨额的商誉减值,进一步拖累上市公司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