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环不闭、股价扑街:职教风口为何吹不起洪涛股份?

转型职业教育4年,A股装修、装饰巨头洪涛股份一把辛酸一把泪。在巨资收购、参股5大标的之后,职业教育的收入占比从未超过10%。相对于2015年的高点,股价只剩零头还不到,让人不忍直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葵酱

培养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标杆,是教育部工作的重中之重。职业教育,是教育部长陈宝生的心头之爱,正是时代的风口。

主营装修、装饰的上市公司洪涛股份2009年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4-2015年收购三大重要标的,进入职业教育的领地。装修、装饰+职业教育双主业、互联网+,从此成为洪涛股份在国内A股的主标签。

- 1 -

5次并购,闯进职业教育

梅州人在深圳做装修,刘年新为其中的龙头老大。1989年,刘年新创立洪涛装饰公司,2009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1年,刘年新首次上榜胡润百富榜,身家27亿元。

洪涛股份董事长 刘年新

2014年3月,洪涛股份牛刀小试,由装修、装饰主业向上游延伸,斥资3600万元收购中装新网53%的股权。2015年3月,洪涛放大标的规模,斥资2.35亿元,并购考研培训机构跨考教育。9月,洪涛股份向「职业教育第一股」发起冲击,斥资2.975亿元收购学尔森85%的股份

学尔森成立于2004年,前身为同济国际培训网,一度是国内最大的建筑行业职业资格认证专业培训机构。2007年,学尔森上线建工教育在线,试水远程教育。收购发生时,学尔森在上海、北京、杭州、重庆、南京拥有超过50个校区。

学尔森的业务聚焦在一二级建造师、造价工程师、消防工程师、建筑现场八大员的线上、线下考前培训,为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认定的「装饰设计人员」国家职业资格站定站(所),是国内建筑培训的领导品牌之一。2014年3月,中信资本一度斥资1亿元,收购学尔森的控制权。

2013-2014年度,学尔森分别实现营收1.18亿元、1.5亿元,净利润335万元、201万元。装修/装饰巨头 + 建筑/装饰培训重镇,真是天作之合。

根据双方的协议,学尔森原股东承诺,2015-2017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00万元、4000万元和6000万元;洪涛股份承诺,分三年、每年1750万元(共计5250万元))收购学尔森剩余股份,否则学尔森原股东有权索赔。

在收购学尔森之际,洪涛斥资3900万元,入股医学培训领导品牌金英杰20%的股权。双方一度约定,若金英杰2015年度净利润不低于1500万元,洪涛有权以15倍PE进一步收购金英杰不低于31%的股权。除了医考,金英杰旗下另一品牌「政法英杰」在司法考试培训,亦有一席之地。

在建筑板块,洪涛股份与董事长刘年新之子刘望共同投资筑龙网,洪涛出资2000万元占股10%,刘望从原股东受让5%。筑龙网拥有全球最大的中文建筑行业信息资料数据库。

中新装网的装饰+装饰培训、学尔森的建工培训、金英杰的医考+司考培训、筑龙网的数据库,加上跨考教育的学历提升,围绕职业培训+延伸服务,逐渐构筑一个职业教育O2O闭环。

- 2 -

对簿公堂,学尔森一地鸡毛

然而,跨考教育、学尔森第一年便没有完成业绩承诺。根据收购协议,2015年度,跨考教育承诺完成3500万元的扣非净利润,实际上只完成1730万元净利润;学尔森承诺完成2500万元扣非净利润,实际只完成净利润919万元。

2015财年,洪涛的职业教育板块实现营收1.19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不到4%。

2016财年,受政策影响,部分职业考试未能如期进行,学尔森收入大幅减少,亏损4558万元。这年9月,洪涛更换学尔森高管团队,杨勇出任总裁,引发大面积离职,又使经营状况雪上加霜。10月,在洪涛拒绝支付2015年度的1750万元剩余股权收购款之后,学尔森创始人邱四豪第一次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仲裁申请书,状告洪涛股份。洪涛勉强同意支付当年的股权转让款。学尔森创始人撤销仲裁。

2017财年,学尔森继续亏损,数额高达3655万元。洪涛再次反悔,拒绝支付15%的股权余款。2018年3月,邱四豪再次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起仲裁。洪涛的理由:学尔森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学尔森创始人的理由:由于2016年10月,洪涛更换原高管团队,造成业绩下滑,「责任不在中方」。

收购双方,从觥筹交错、相谈甚欢,到撕破脸皮、对簿公堂,其间的转变让人唏嘘。

2018年9月,洪涛终于完成了最后股权款项的支付,完成股东变更、工商变更,最终锁定学尔森100%股权。

加入洪涛股份之后,学尔森学院向外延扩展,成为洪涛的「核心教育集团」,业务拓展至汽车维修、分体制空调安装&维修。2016年7月,学尔森与澳洲博士山工学院结盟,引入澳洲TAFE认证,合作培养「工匠级」产业技术工人,拓展国际化办学。李新财出任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重研发,2017年4月,学尔森发布开森学平台。

- 3 -

转型教育4年,一把辛酸泪

2014-2015年,正是国内A股上市公司跨界教育的蜜月期,只要是上市公司+教育,股票就会上涨,在资本市场也是一路绿灯。尽管2015年度,跨考教育、学尔森双双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洪涛股份2016年6月仍然以前海洪涛教育为主体,发行11.84亿元可转债,全部用于加码作为「第二主业」的职业教育

前海洪涛教育掌舵人正是洪涛的「少东家」刘望。

募资项目分别为在线智能学习平台、职业教育云平台、研发中心及教师培训中心。一年半过去,三个募资项目,都只是开了头,渐渐没有下文。

相反,2018年3月,洪涛再次发起收购,以前海洪涛教育为主体斥资5亿元、3.35亿元,斩获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广东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的控股权,向职业教育的前端——学历职业教育延伸。而募投的另一部分资金则用来委托贷款、购买理财产品,获利6300万元,几乎占到洪涛2017年度净利润的一半。

在教育的概念失效之后,也许投资、理财才是洪涛股份真正的「第二主业」?

总结下来,洪涛的问题

1,标的选择不慎:第一年跨考教育、学尔森便马失前蹄,完不成业绩对赌,学尔森甚至连连巨亏,拖累上市公司整体业绩;

2,后续投入不足:11.84亿元的可转债,宁可用来理财,也不愿重金加码收购标的,所谓的打造职业教育闭环,只是一句空话;

3,在线转型滞后:株守O2O模式,错失在线职业教育大发展、通过在线扩大市场份额的良机,坐看对手快速做大。

一言以蔽之,用「玩票」的心情办教育,既无教育基因,也无网感,岂有不败之理?

2017年度,洪涛股份实现营收33.3亿元,同比增长15.8%;归属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4.88%。职业教育板块实现营收2.75亿元,占比总收入8.3%。

2018年前三季,洪涛股份营收30亿元,同比增长19.7%;归属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4.9%。

二级市场,距离2015年5月转型职业教育的最高点,洪涛股份的股价跌去近9成。转型职业教育4年,一把伤心的眼泪。

2018年6月,洪涛股份总经理薛依东辞职,1987年出生的刘望接任。危急时刻,上阵已是父子兵。

本文由传习邦独家于2018年12月15日原创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微信公众号ID:chuanxibang),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承学习,教育兴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