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去UCLA学电影?

《诗经.豳风.七月》中说,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可对于在北美挂读电影MFA的学生来说,则是七月筹备,八月筹备,九月拍片。

拍片,也意味着开学。是以,本是七月八月的假期,都时时刻刻在为新一学年度的项目做策划和准备。

作为一个已经离校许久的电影专业毕业生,当又一个九月即将来临的时候,回忆就像《红辣椒》里面大游行时候的BGM,不断地烧着脑回路里面的神经,然后回响不绝。

请允许我先逼叨一下前Shi学术背景。

谈及北美的电影院校,能掰着指头数上名号的,至少有十五所。而作为好莱坞传送带中赫赫有名的,则要数东海岸的NYU 和哥大,以及西海岸的UCLA 和USC(南加州大学)。这四所盘龙柱中,哥大和UCLA又是诸多学子挤破头想进的,毕竟家里开矿的很少有心在电影的,公立学校的学费相对而言会便宜很多。

而选择UCLA,则全是在于个人对加州的喜好,以及本科的交换经历。

本科是悉尼大学,专业是电影、音乐和数字媒体(我们很水,一百多个专业只要学分修够了就给你一个专业的title)。入学第一年为了加速读完,便申请了Exchange(交换),而最后因为专业的课程选择和学分的转换原因,UCLA成为了首选且唯一能选的交换大学。

或许正是这几门unit(课程)的作品以及成绩,为之后研究生MFA的申请奠基了一个敲门砖意义的背书。也是在这个时候,确定了自己果断选择制作(通俗意义的吃土拍电影)而非研究(高大上的理论、批评、历史、美学和鉴赏)的方向。

作为一介学渣(真学渣),可以坦白的告诉大家,本科两年以来,为了加速快点读完,基本上抱着一种求稳保过的心态,是以,最后的GPA实在不算很高,小分里面理论课要写论文的基本上是Credit露个头,还有擦边Pass的,最后能稍微看起来不那么丢人,真的全靠那些交作品博导师口味拼运气的制作课去拉分。

说以上废话,是想告诉你,美国的电影研究生没那么难申,UCLA也没有如传闻那般是“所有美国大学对学习要求最为严格的”,TFT(戏剧、电影和电视学院School of Theater, Film and Television,你读MFA的家)讲求的就是多元,青睐的点就像伦敦从不讲理的天气,没有一个透明化的标准,你本科学什么完全不重要!

所以,只要你真的想去,那就大胆去试一下。毕竟,我这种瞎猫都能撞上了死耗子。

如果说USC NYU是培养职业大牌

那么UCLA就更像平民阶级踏入电影的选择

如果你从国内申请,不管是申请本科,还是申请研究生,中介可能是你最为首选的方式,但它只能作为你的一个引路人,绝对不会成为你的复活蛋。UCLA MFA 至少Directing专业的几届以来,没有一个人是靠中介申请成功的。DIY,其实并不可怕,而且会给你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UCLA的电影专业本科阶段是只招收转校学生或者从第三年开始招收的,研究生则开放很多,且分的很细。撇除PhD和MA不说,MFA分为导演系、摄影系、编剧系、动画系及制片系。申请入口,就是官网(请原谅堂堂一个艺术殿堂的官网做的如此简单质朴)。

申请要求,官网也有,不同细分专业可能还有细微出入,一定要看透彻。不需要GRE,但需要作品集,三个推荐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TOEFL或雅思成绩(英文授课的本科语言成绩全免),成绩单(本科GPA最后两年3.0以上)和PS(个人陈述)。

这里一定要注意,TFT对作品集的要求与其他学校有较大的区别,一般是最多20页的静态图像,哪怕你是影片或者视频或者表演片段!!!可能每年还有细微变动,具体要以你申请时刻的那个官网页面申请条件为准。

它问你要推荐人,但推荐信不强制,但是你留这些人之前一定要当面或者发邮件确认好,因为TFT指不定会真的联系他们来问你的情况。所以如果能先要到推荐信,握在手里或者直接给了是最好,毕竟一旦TFT联系你的推荐人,他没看到或者忘记了你是谁,会十分影响你的申请。

至于推荐人找谁,一般来说,最保险的就是找和你关系好或者你某一门很出色的教授,社会经历丰富的可以找你实习或者兼职的boss,尤其那种你的boss在业界有点分量的,还有一种很玄学的,是在UCLA杰出毕业的学长。

对于MFA Directing,印象中自己交了一份光秃秃的个人简历,一份大言不惭的个人陈述,还有一个电影的梗概。貌似,我还交了一份已经卖掉的电影的概要。听说过有厉害的大神交的是完整的原创长片剧本,也有只交一个电影的想法的。

对于PS,个人陈述写完如果不放心就找个英文为母语的人帮你改改,毕竟PS算是学校认识你的第一面。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你怎么介绍你自己,你为什么想来TFT读(想不开),以及你在这四年的项目周期里想表达什么东西(和你的作品集去结合)……

巴拉巴拉,反正这时候就不要管脸在哪里了,自夸就是了,当然,不能吹的太离谱。但只有你足够奇特,只有他足够感兴趣,才会喊你去面试。

初试之后,就是一个80进18的面试,你可以skype也可以杀去美国去学校面。面试基本上就是要你Pitch(讲述)一个短片,你就把他理解成你个口述版的影评。你从这个短片中解读出来了什么,可以往社会话题或者哲辩角度上去引;你从这个短片中发现了什么,以你的创作经验去说这部片子哪里拍得好,它的独特性和创造性在哪。

接着,就是问你最喜欢的电影,影人是什么,然后问你接下来的career plan(职业规划)是什么。不知道每个人问的是不是一样,但是美国人真的非常喜欢问你的理想是什么。记得本科交换去UCLA读,有一门课是选的电影配乐(管弦),人还没飞去美国,导师就发来邮件,问你的个人情况,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你的未来规划是什么。

想来,这是他们看中的点吧。但由于没有标准答案,所以说你想说的,做你自己。但唯一的建议是,有能力有时间,飞过去面试,效果会比隔着屏幕好很多。

UCLA的传说

名人在这里就是浮云

相比于ACCD(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FI(美国电影学院)和USC(南加州大学)的好莱坞工业电影风格,TFT和NYU以及哥大一样,都是侧重于独立电影、作者电影以及电影剧作和摄制的流程。

如果你足够牛逼,可以考虑去TFT的编剧系,堪称TFT王牌专业,传言有人还没开学就退学了,因为被电影公司签走了。大多数人是上了一学期,就直接被人看中要走了。

总之,能被这个专业录取的,不是大咖就是即将成为大咖。期待有华人可以创造下奇迹,华语电影的故事迫切需要被拯救。

TFT还有一个十分神秘的摄影系,也是一读就是四年青春的行当。据说每年只招三个人,荣幸认识一个学长,是我本科读电影摄影那门课的助教,唯独他那一年,招了六个人。

总之,他的水平,是由衷的高,好像第二年就去跟了拍教父导演纪录片的那个项目组。当然,他的社交能力也是十分强悍的。

总之,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电影,那就听从你的心,勇敢的走下去吧。

不管你读哪一个,都去大胆地表达个人想法。不必刻意求一个高度或者深度,无须在意你认知的结果是什么。相反,把你关注社会,认识世界,开拓格局的过程表现给他们。

电影这条路可能没有隔壁或许金融或许互联网的那些“金饭碗”来的“稳定”,“高薪”,甚至“体面”,但一定不要廉价化你的梦想和情怀。

毕竟在这个利欲熏心冷暖自知的时代,能有一个热爱的事情,并还把它作为了你的工作,每天与之相伴,已是再幸福不过。

更何况,如果你真的足够优秀,电影的世界能给你的绝不仅仅只是当下。就像很多常青藤口中挂着的change the world(改变世界),我们用电影,也可以改变世界。

只是,如果你真的考虑好要走这条路,尤其是创作口,你可能需要储备相当强大的内心力量。因为,接下来的初期,你要学会硬挺,认怂和自慰。面对恶劣的高压环境,保持你的心气高傲,然后硬挺;实在不行,戴个假面自黑认怂,但绝不可放弃;若在低谷期的徘徊中,时刻以强大的自我平衡能力去协调去安慰自己,让自己重拾初心。

因为电影,你的生命早已延长了三倍,又何惧这些颠沛流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