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玮玲‖ 那抹秋色

那抹秋色

高玮玲

时间的车轮倾城而过,树上的蝉鸣渐行渐远。清晨,当阳光透过树缝洒向大地,青草上的露珠不再是晶莹剔透,而是透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又换季了。果园里的瓜到了生长期,瓜蔓开始变干了。玉米地里的玉米露出金黄色的大门牙,胡须也干干的。辣椒的颜色不再是清一色,有烟熏色的红,有大红。就这样“热情似火”的夏姑娘在她“闭关”前把柔婉的秋姑娘送到了人间。

秋姑娘的到来,让整个世界不再燥热。连阳光斑驳的影子都含着笑。昨天刚取过套的苹果,脸蛋像白瓷娃娃一样干净光洁。越看越喜欢,就像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样爱不释手。一夜,仅仅是一个晚上。今天这些苹果的脸蛋就像妙龄少女轻点了胭脂,白里透红。一个个像犯了错误的孩子脸蛋红扑扑的,羞答答的挂在树枝头。风起云涌时,真心为这些没经过风雨洗礼的“孩子们”担心,真怕他们被狂风摧残,被大雨淋坏。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愿风儿轻点雨儿也轻点,别伤着这些无辜的“孩子们”。他们是秋的孩子,大地的孩子,是天下最苦,最累的农民人的希望。

一夜风雨地里的所有庄稼倒了一大片。农民们的心疼的滴血。欢快的老鼠‘’吱吱‘’的叫着,酒足饭饱后昂首挺胸地跳舞着。傲慢的眼神好像在对行人宣告。“我就是。‘仓中鼠’你能奈我何”?地里的蟋蟀“吹吹叫叫,新的放放,旧的穿上。”乱叫着。池里青蛙‘呱呱’叫着。让我想起宋代诗人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的一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牵着秋的手,将碎碎的心思,绘成一幅丹青画。浓淡相宜的描摹那抹红,那抹婉约的秋色,那抹胭脂红。点染了整个秋的生命和希望。

END

作者简介

高玮玲,70后,出生于天水市麦积区中滩镇高磨村,现居中滩镇陈大村,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