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封面|YouTube掌门人沃西基:从哈佛文青到硅谷传奇

重点:

  • 1沃西基表示,尽管YouTube制定了一些政策,但仍会有一些内容利用中间地带来打擦边球,或者是找到绕过这些政策的方法,而他们所做的就是使已有的规则更加严格。
  • 2每分钟有超过500小时的视频上传到平台。除了用计算机筛选,公司还雇了1万名人工版主。2019年第一季度,删除了830万段视频,且超过75%的已删除内容由机器完成。
  • 3沃西基建议谷歌以17亿美元收购YouTube,而亿万富翁投资者马克·库班当时表示任何购买YouTube的人都是傻瓜。后来沃西基把YouTube发展成一家市值约1600亿美元的企业。
  • 4谷歌在美国提供6个月的带薪假期,而美国的产假比较糟糕,一是时间短,二是不带薪:“25%的美国女性在生完孩子10天后重返工作岗位。”
  • 5“我有时会把孩子们的手机都拿走,尤其是在全家度假的时候,因为我想让人们互相交流。我会说:‘我们今天都要专注于当下。’”

(本文约70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要10分钟)

【编者按】一位从小喜欢文艺和创作的女性最后进入了硅谷,一个在初期不被看好的视频平台后来成长为市值约1600亿美元的大企业。YouTube和其CEO苏珊·沃西基可谓成全了彼此。在极端内容与隐私日益受到关注的今天,可以说YouTube就像Facebook一样,面对着诸多质疑和批评,那么沃西基用什么办法才能对每分钟上传500小时的平台内容做出筛选呢?在实现“让用户每天观看10亿小时的视频”目标的同时又会怎样管理自己孩子的屏幕时间呢?沃西基对媒体提问进行的回答可以给我们一些思考。

以下为文章正文:

科技行业中最有权势也最易受到攻击的女性之一

苏珊·沃西基,YouTube的首席执行官,2019年的开局比较糟糕。今年二月的某天,有外媒报道称,YouTube上一则反疫苗视频中存在违反公司广告政策的广告。此外,该视频平台还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恐慌,因为其存在煽动儿童自杀的内容。还有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该网站上的恋童癖者数量激增。而在一个崇尚怪癖的行业里,在YouTube内的元素以越来越怪诞、有时甚至以危险的形式闯入现实世界时,穿着牛仔裤和开襟羊毛衫的51岁的苏珊·沃西基显得极其正常甚至有些“出淤泥而不染”。

苏珊·沃西基是科技行业最令人印象深刻、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也是最易受到围攻的女性之一。2014年,沃西基获得这份工作时,她被誉为广告业最有权势的女性,她在谷歌工作期间就帮助公司打开了资金的龙头,想必在YouTube上她还会重复这一招。

在当上CEO之后的五年里,沃西基推出了新的广告形式,还推出了音乐、原创内容和以及专门面向“剪线族”(指放弃有线电视而转向流媒体服务的用户)的YouTube TV的订阅服务。但在这一过程中,沃西基的工作更多地与遏制不良内容有关,而非以经济上的增长为主。

政治人物和科技界知名人士都在谴责YouTube,称其未能采取足够措施,遏制那些以YouTube平台为家的种族主义者、极端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等“势力”。而今年三月份发生在新西兰的恐怖袭击在平台上的传播更是把YouTube和其管理者推上风口浪尖。

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个管理着一个日访问量超过Facebook的网站的人来说,沃西基设法保持低调,避免了很多指责。去年,当其他社交媒体高管被召集到国会接受斥责时,沃西基并不在召唤的名单,她待在家里,对欧盟的一项新法律表示反对,该法律规定,如果YouTube等网站的用户上传了受版权保护的内容,这些网站将承担法律责任。

虽然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以及Twitter的杰克·多尔西等人都受到了公众的关注,但沃西基基本上没有。作为一名CEO,沃西基如何试图驯服YouTube的九头蛇问题?面对这些压力,YouTube内部是否存在紧迫感?就此,外媒对沃西基进行了采访。

今年6月,YouTube宣布了新的反仇恨言论政策,试图解决人们的一些担忧。那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给出政策呢?沃西基说:“我们一直奉行反仇恨言论政策。YouTube从一开始就有社区指导方针,还有一些针对如何处理平台上关于仇恨和煽动暴力的内容的指导方针。我们发现,尽管我们制定了一些政策,但仍会有一些内容利用中间地带来打擦边球,或者是找到绕过这些政策的方法。我们所做的是使已有的规则更加严格。”

根据新规定,犹太人大屠杀和帕克兰校园枪击案等特定事件现在受到保护,所以用户不能发布否认发生过这些事件的视频。“我们对语言的定义也更加精确和清晰,所以用户不能用任何受保护的群体来为暴力、排斥、分离和歧视辩护。”沃西基还表示,该公司把目标锁定在所谓的“边缘”内容视频上,这些视频设法绕开相关规则。YouTube平台删除了评论,不允许这些视频出现在其推荐区,而推荐区是推动浏览量的核心功能。

但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因为每分钟就有超过500小时的视频上传到平台。除了利用计算机进行检查,该公司还雇佣了1万名人工版主对所有内容进行筛选。清理工作的内容量对他们来说一定太大了,以至于他们无法很好地进行处理是吗?沃西基说:“我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她还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他们删除了830万段视频。“随着我们越来越擅长识别内容,机器变得越来越富有经验,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比以前更快地找到不良信息。超过75%的已删除的内容是由机器完成的。”但真的有可能删除足够多的内容吗?“是的,我想是的,”沃西基说。“我看到了我们取得的进展,我相信我们将继续取得更大的进展。”

让用户每天观看10亿小时的视频

沃西基于2014年成为YouTube的CEO,她的目标是让人们每天观看10亿小时的视频,这是2012年目标时长的10倍,而且她在2016年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批评人士表示,YouTube的整个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不断增加观看时间的基础之上,而充斥着愤怒和极端主义的视频促使人们在网站上停留更长的时间。

沃西基同意这种看法吗?“不,我不同意,”她微笑着说道。“我们设计的YouTube是一个能够产生高质量内容并带给用户体验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儿学习,也可以娱乐,或者发现和他们志趣一致的人。从哲学上讲,这就是我们正在学习的内容。但我们也是一个广告支持的平台,广告商不希望在极端主义或导致任何有争议的社会行为的视频或音频内容上投放广告。”

但美国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该平台仍得益于其宣称的20亿活跃用户,而且73%的美国人使用该平台,这一比例高于任何其他社交媒体平台,而且很多人是来YouTube观看令人不快的以及具有煽动性的内容。这不是问题所在吗?沃西基询问记者所谓的不良内容是指哪种类型的视频,显然她不懂记者表达的意思是不可思议的。记者说的是另类的东西,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东西。

现已被禁的阴谋论者亚历克斯·琼斯

但亚历克斯的影响力不是很危险吗?沃西基停顿了一下说道,“看,这在我们浏览量中只占很小的比例,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的方式是:‘这个内容是否违反了我们的政策之一?是否违反了与仇恨和骚扰方面有关的规则?’如果有,就删除该内容。我们不断严格政策。我们也受到批评,但要澄清一点,你如何界定言论表达自由,如果你把规则定的太严,你是不是在剥夺社会应该被听到的声音?我们正努力促进各种声音之间取得平衡,但也要确保这些声音遵循一系列规则,为社会提供有益的对话。”

除了管理争议言论,沃西基还得让平台上的内容创作者们开心,他们中的许多人通过这个网站过着体面的生活。当沃西基说“责任是我的首要任务时”,记者没有理由不相信她。但问题是,这么多问题,她能解决的完吗?还有,谷歌是否能容忍导这些致利润降低的变化?

文艺女青年走上硅谷路

沃西基今年51岁,是三姐妹中年龄最大的,她们都来自硅谷。沃西基最小的妹妹安妮是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的创始人,嫁给了谷歌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沃西基的另一个妹妹珍妮特是一位教授。她们是难民的女儿,她们的祖父曾是波兰的反对派领袖,她们的父亲斯坦利11岁时逃离了波兰。斯坦利和他的母亲及兄弟一起偷渡到一艘瑞典运煤船上,他们去了美国。在美国,后来斯坦利成为了一名物理学家和斯坦福大学物理系的主席。沃西基的母亲艾斯特是一位著名的老师。“我认为我们童年最有价值的一个方面是在斯坦福校园长大,”沃西基说道。“斯坦福所有的教员都住在同一个地方,所以我的邻居都是教授。”其中一位就是已故著名数学家乔治·丹齐格(George Dantzig)。“直到我上大学,我才意识到他在学术上的成就,我以前一直以为他就是住在隔壁的那个邻居。”

沃西基在台上

沃西基受到了她周围人的激情的影响,她说:“大学教授通常都是非常关心某个话题的人。”和这么多成就斐然的人一起成长,在成功这件事上,是否有巨大的压力?“我没有感受到人们通常定义成功的那种压力,无论是名气还是收入,”沃西基说道。“大学教授总是削减收入去做他们想做的事,他们献身于自己的领域。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去发现一个有意义的领域,我认为这会有一定压力。”

当沃西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尽管沃西基的商业头脑很明显,但她在哈佛大学学习文学和历史,这并非典型的科技公司CEO的教育背景。在获得商业和经济学硕士学位之前,她从小就热衷于销售自制的用香料编织的香料绳。“当我大四的时候,我决定上我的第一堂计算机科学课。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关于艺术和创造性的,我只是喜欢制作和创造东西,直到我大四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电脑和软件可以让你制作内容,我看到了它的创造性。而在选课前我就认为计算机是门儿无聊的科目。”这就是为什么沃西基喜欢YouTube平台上的内容创造者,她说:“这种兴趣仍然吸引着我去研究技术。”

大学毕业后,沃西基在英特尔从事市场营销工作。沃西基的一位朋友把她介绍给了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他们租下了沃西基的车库,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搜索引擎谷歌,很快这个新公司就扩展到了她家一楼的三间卧室。当时沃西基和她的丈夫手头拮据,通过出租车库和房屋他们很高兴能得到一些改善。

沃西基于1999年加入谷歌,成为该公司的第16名员工。“每个人都说:‘你为什么要加入另一个搜索引擎?它不会成功,已经有太多的搜索引擎了。’但我一下就看到谷歌提供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信息查找能力。”尽管如此,加入当时还是家小公司的谷歌还是有风险的。“当时我怀孕五个月,刚刚买了一栋房子,还有助学贷款,”她笑着说道。“我看到互联网来了,我看到它在成长壮大,而且我觉得在谷歌就像在家里一样,因为它让我想起了很多大学的使命,就是为人们提供学习的资源,通过学习和获取信息来增强自己的能力。”

沃西基和她的两个妹妹,左边为23andme的CEO安妮,中间是当教授的珍妮特

沃西基后来成为谷歌的营销经理,然后又成为负责广告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在谷歌上季度92亿美元的巨额利润中,广告业务是推动其绝大部分利润增长的关键因素。沃西基在2005年负责谷歌视频平台,当时她意识到初创公司YouTube的表现要好于谷歌。她建议谷歌以17亿美元收购YouTube。亿万富翁投资者马克·库班(Mark Cuban)当时表示“任何购买YouTube的人都是傻瓜”,他预测该网站将因拥有版权内容而被起诉。2014年,沃西基成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将其发展成为一家如今市值约1600亿美元的企业。

让更多女性进入科技行业和管理层

尽管沃西基是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但她一直保持低调,在业界似乎被视为一位稳定而勤奋的领导者。她一直直言不讳地表示,有必要让更多女性进入科技行业和领导岗位。谢丽尔·桑德伯格曾在谷歌任职,现在是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就把沃西基视为榜样。沃西基表示,在她的领导下,YouTube女性员工的比例已从四分之一升至三分之一,“其中包括我们的领导层”。

为什么很少有女性能达到她的水平?“如果你看看那些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女性毕业生,你会发现人数要比男性少得多,”沃西基说道。“在美国,有计算机学位的人中大约20%是女性。这就意味着,当你开始工作的时候,拥有这些能力的女性会更少。挑战在于如何激活女性员工这个群体。如果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女性,这总是很难的,但如果你在一个有大量女性的组织中工作,而且担任的不仅仅是初级职位,那么年轻女性就会明白,她们也可以担任这些领导角色。”

沃西基说,留住女性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慷慨的产假政策。谷歌在美国提供6个月的带薪假期,而美国的产假比较糟糕,一是时间短,二是不带薪。“25%的美国女性在生完孩子10天后重返工作岗位,这是一个疯狂的数字,”沃西基说道。“生完最后一个孩子后,我在第10天就想:‘如果我现在就必须回到工作岗位,我会作何感想?’我会想:‘我不会这么做,我宁愿辞职。’”

沃西基在职业生涯中经历了多少性别歧视呢?“我觉得自己得到了支持,”她说道,然后停顿了一下。“在很大程度上都得到支持。但也有很多时候,人们并不总是能意识到微小的侵犯行为,这可能会产生累积效应。”男性员工对她言听计从,也有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或者不把她这个人当回事。“所以我想我也找到了一些技巧,在这个行业工作了20多年,学会了如何让别人认真对待我的话,以及如何吸引别人的注意。”

沃西基说,有时候,她只是大声说出来。“或者我会想办法让人们真正倾听。我发现,你不能用一种胆怯、不确定的方式发表评论,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没有人会认真对待你。你必须能够以一种自信的方式表达你的观点。”获得关注也很重要:“所以,你必须这样说:‘不,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你走错了方向。让我告诉你我认为未来的正确步骤。’然后你就打开了一扇门,人们开始关注你。”沃西基说,科技正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这对社会至关重要。“科技已成为改变我们经济格局许多领域的一股重要力量。”她说道。“如果进入科技行业的人中,只有25%是女性,那么有些故事和观点是不会被分享的。”

屏幕时间:“我有时会把孩子的手机没收”

沃西基的孩子的年龄从四岁到十几岁不等。沃西基说,她的孩子们的确实会看YouTube(专为年幼的孩子设计的儿童版)。沃西基和身为谷歌高管的丈夫如何管理孩子的屏幕时间呢?“保持平衡总是很重要的,”沃西基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孩子们学会如何负责任地管理技术。你需要和他们谈论互联网上的安全问题,同时找到一种管理屏幕时间的方法,并与其他活动保持平衡。”

是否和孩子就屏幕时间有过争论?“我有时会把孩子们的手机都拿走,尤其是在全家度假的时候,因为我想让人们互相交流。所以,我拿起他们的手机说:‘我们今天都要专注于当下。’回到平衡问题上,人们需要学习什么时候应该集中精力在对话上,什么时候可以去看视频或在网上做其他活动。”

孩子们什么时候买的手机?“当我的孩子们开始处于一种独立生活的状态时,无论是坐公交车还是外出,拥有一部手机对他们来说都是很有用的,”沃西基说道。有一次,沃西基的女儿“被困在某个地方,无法联系到家人。有些时候,拥有手机对他们来说变得很重要。我认为从11岁开始上中学是开始教育他们的合理时机,但很多时候你也可以把它拿走。高中就更难了,你面对的是那些即将上大学的孩子,而这个阶段,你却对他们没有任何控制力。”

沃西基说,她不喜欢过多地管理孩子们的屏幕时间,她更愿意让孩子们创造自我控制的方法。“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电视也是如此。我被教导,当然,一些电视是令人愉快的,但它需要与体育、学校、家庭作业、阅读和其他活动平衡。”她说道。

据报道,沃西基的身价为5亿美元。对沃西基来说,为自己的孩子们维持一种“正常”的生活算困难吗?“我非常努力地工作,为的是让我的孩子过上正常的生活,”她说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很容易做到的,因为这就是我的价值观——努力工作,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确实和我的孩子们谈过我们在工作中面临的许多挑战,因为这些都是社会问题,而且,听听孩子的观点很有趣。我非常努力地工作,以确保我的孩子们勤勉积极、尊重他人且过上平衡的生活,我努力为他们树立榜样。”

一般来说,沃西基会在早上7点或8点起床做些运动,同时她笑着补充说她自己“不是个早起的人”,然后会带孩子上学,到了早上9点至10点会去上班。沃西基在吃午饭时通常会开个午餐会议。沃西基讲述了自己的工作风格,同时还表示自己不是那种“想要事无巨细进行管理的人”。她还表示自己会试着回家吃晚饭。

沃西基在家的时候给自己定了一些规矩。“我确实会关掉手机,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沃西基说道。“如果出现危机,我明白我需要在那里,我需要控制局面,但我的目标是确保我们没有危机。一般来说,我试着在晚上不去看手机、不写电子邮件或工作。即便如此,沃西基确实得在稍后某个时候查看电子邮件,因为“事情通常发生在那几个小时。尽管很难,但我尽量在周末休息一下,我尽量不给我的团队发邮件,因为我也想让他们休息一下。我相信休息会有利于工作效率和身体长寿。”

沃西基还有时间做别的吗?“我喜欢花园,”她说道。“我喜欢动物。”沃西基养有鸡和山羊。“我喜欢种东西。我喜欢做一些与科技完全不同的事情来清净一下,无论是了解蜜蜂还是采集蜂蜜,或者是认识不同种类的鸡,或各种水果。”记者表示这听起来很可爱。沃西基也显然放松下来并说道“是的”。

有决心应对YouTube面临的挑战

在记者和沃西基见面的前一天,有外媒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尽管有了新政策,但YouTube上仍有极端主义频道。面对持续不断的批评,沃西基有没有想过离开?“没,我没有想离开。因为我觉得自己有决心解决这些挑战,”她说道。“我关心的是我们留下的遗产以及历史将如何看待这一时刻。这是一项新技术,我们使所有这些新的声音成为可能。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是否决定关闭它并说只有一小部分人有发言权?谁将作出决定,如何作出决定?或者,我们是否找到了一种方法,让所有这些不同的声音和观点都成为可能,但同时还得找到一种方法,来管理对这些声音和观点的滥用?我的重点是确保我们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应对开放平台带来的挑战。”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很难不去想象沃西基在她的花园里度过的休息日,一边努力培育美丽的东西,一边抑制使杂草不断生长的力量。(羽佳)

「硅谷封面」系列是为科技圈大咖访谈、重磅研究报告和大公司深度调查等汇总的栏目,旨在为科技资讯爱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优质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