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丨在香港,我看了一场容祖儿的演唱会

文/张伟,前媒体人,热衷文艺创作。

如泄洪的水奔流不止,眼下,关于香港的各种讯息令人眼花缭乱。许多悬壶济世多年的大夫,纷纷端出了器械,要给香港把一把脉。

本文作者无意承担医者这样的重担,作为一枚文艺青年,我只想写一写在风雨如晦中观看一场演唱会的亲历与体感。这是歌手容祖儿的演唱会,为了纪念她出道二十周年走过的百转千回。

演唱会将“Pretty Crazy”设为主题,一连拉开十八场的架势。

暑热不退的夏日晚上,我走向早已老旧却仍然闪耀的红馆,场地内外充满着有序的人潮,浩浩荡荡,这座浮华城市终于找回了一丝娱乐的气息。

演出进入第四场,主角仍无疲态,内心却早已波澜起伏。8月5日首场开演,顶住压力如期举行,可许多歌迷因交通问题不能到场。与此同时,由于设备故障,演唱会的效果未达预期,如她所言“一定不能称它为一个十全十美的演唱会,甚至只发挥到三成的功力,是万分的不甘心”。于是,容祖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自掏腰包,在8月12日的休息日举办一次特别场,购买首场票的观众可以免费再听一场真正原汁原味的“Pretty Crazy”。

二十年唱将从未遇过的情境,被二十年舞台经验与敬业精神化解。大开大合之间,自有一份将功补过的大气。容祖儿这位香港女歌手,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证明了一件当年看来几乎无法完成的事情:看似平庸的丑小鸭可以坐稳天后之位,多年不倒。她或许不pretty,但毫无疑问,她的坚持非常crazy

初出道时的容祖儿

外貌不被爱,她就拼身材,硬是fit到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39岁仍旧纤细苗条;气质不被爱,她就拼造型,各种造型都愿意尝试,各种舞步都想融进SHOW中;签约不得力,她就拼坚持,二十年如一日地唱歌出碟,一直出到她名下的金曲三个晚上都唱不完。

容祖儿参加2019央视春晚时的着装

终于坐稳了天后的位置,稳到无人质疑、无可动摇,即使那么多竞争对手虎视眈眈,却无法抢去“一姐”之名。她也终于实现了pretty的梦想,美到在舞台上能够发出光亮,那种举手投足的自信,非磨炼二十年、出碟四十张无以为功。

这二十年,她一刻不敢懈怠,努力完成一个歌手的本分、艺人的本分、天后的本分。如今,在她面前,谁敢妄言crazy?谁又能自诩pretty?

看着她炫目的表演,我忽然心动,这不正是香港的内核?靠打拼上位,靠坚持坐稳,靠成绩来产生最强说服力,一代代人的汗水浇灌出摩天大楼,从岩石里开出向上之花,即使这座城市有泡沫,本质仍是拼搏

绝不算天生丽质的容祖儿,在倾情演唱的时刻,完美诠释了pretty的含义。

香港娱乐业早已不复昔日盛况。但容祖儿演唱会请来的特别嘉宾,阵容之鼎盛超乎想象:张学友、刘德华、李克勤、谢霆锋、古天乐、杨千嬅、林俊杰、张信哲、Twins……演出尚未结束,这份名单还会继续延长。但想到眼下香港歌坛的发展态势,想到演唱会场外的风雨,甚至我们这些听歌者——抛却歌迷身份亦难免走向不同的意见群落,盛地不常,盛举难再,这一次的声色繁华,或许不止宣示,其实也是告别?一次以纪念为名的演唱会,难道以余晖前的纪念之名隐入历史?

容祖儿与刘德华在演唱会上的拥抱

思绪飞到22年前,1997年,我还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为着香港即将回归祖国而激动万分。有一次,在路上起劲地和妈妈谈论这个话题时,正巧遇到了校长。校长惊讶于我的饱满情绪,于是,我便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公开演讲的机会。对孩童而言,那次的讲台过宽过大,面对参加升旗仪式的老师同学,我曾从容表达心中的感受,无比真诚地祝愿着——愿香港拥有美好的明天。

稚嫩的声音仿如昨日,那祝福穿过22年的时空,依旧能到达演唱会的现场,重新回响于我的心里。我回转头,突然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子,她靠着铁架,踩着纸箱,用极其粗糙的手法,保持着重力的平衡。她操作红馆顶部的投射灯,将耀眼光柱准确投射到舞台对应的位置,这种姿势不知道保持了多久。耀眼的舞台背后,原来有这样的可以说是简单粗陋的付出。或许香港亦如此,它繁华的表象背后,同样有着脆弱、不堪与顽强。有些空洞必须夯实,有些断裂必须弥合,无论经过多少年头。

你看汗水落在这片土地上,你如何能说未来缺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