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千年传奇!南方丝绸之路——双流!宛如明珠……

“丝绸之路”

是古代中国和欧洲间

贸易密切往来之路

如今已成为

世界文明的观光胜地

8月20日

历时两年创作的

音乐剧《丝路恋歌》

在双流上演

《丝路恋歌》

还原双流丝绸之路

继首部成都本土原创大型音乐剧《丝路恋歌》以“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在2017年4月在蓉首演成功后,8月20日,由成都空港文化旅游投资集团、四川省歌舞剧团、成都卡兰美朵音乐林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推出的具有成都文化元素、双流空港文化及四川民族风情相互融合的大型音乐剧《丝路恋歌》巡演在双流启动,吸引了数百市民前往观看。

《丝路恋歌》

多民族的文化魅力

在《丝路恋歌》演出现场,总导演、出品人兰卡布尺在接受双双采访时说,《丝路恋歌》是以南丝路上一个真实的传奇爱情故事为原型,歌颂赞美以成都双流为起点,覆盖整个西南地区直至南亚和西亚的“南方丝绸之路”,《丝路恋歌》通过音乐舞蹈叙事方式,讲述了以四川为核心的汉、藏、羌、彝等各民族灿烂而独特的文化魅力、感人悠久的人文精神,充分展示了成都市借力“一带一路”链接中外文化,助力文化多元互融与国际交流的丰富内涵。

《丝路恋歌》

市民都说特别棒

“大型原创音乐剧《丝路恋歌》真的太巴适了,我觉得无论是从服装设计,还有灯光,演员整体的表现力,我觉得特别棒,特别好,也很感动,尤其是最后男主人公找到了自己的女主角卡兰梅朵,那一刻我真的感动的流泪了……”市民朱丽伟说。

市民徐梦艺告诉双双,“我们在音乐剧当中看到了、也了解到了彝族、藏族、羌族的历史文化,收获很大。”

《丝路恋歌》

还原双流丝绸之路起点

双流区文联副主席、地方文史专家陈伟芳说,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经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陆上贸易通道。因大量中国丝和丝织品多经此路西运,故称丝绸之路。这一名称是由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1877年出版的《中国》一书中首先提出的。原指两汉时期中国与中亚河中地区以及印度之间,以丝绸贸易为主的交通路线。

但是其实,很少有人晓得

早在秦汉时期

一条从成都出发

经由双流、新津、邛崃……

远达印度和西亚的商道

被后人视为

四川南方丝绸之路

千百年来,这条商道不仅促进了华夏各民族的相互交流,而且,催生出多姿多彩的川西风情,丰富了成都平原的地域文化。这条商道从双流区胜利镇九道拐牧马山出发到黄龙溪千年水码头,经彭山,沿岷江而下,经乐山、宜宾,向西折入横江河谷,经豆沙关、大关、昭通、曲靖、昆明,最后到达大理,为蚕从发源地开辟了一条中外贸易干线。

双双今天就来跟大家聊聊

双流与南方丝绸之路的渊源

考古发现

蚕丛王定居牧马山

2009年7月,古蜀农耕文化起源地——蚕丛与瞿上学术论坛在双流召开,来自全国的考古专家和学者齐集双流,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全国200多家的高度关注。当时,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说,之所以推测蚕丛的瞿上城在双流境内,主要依据宋代史学家罗泌的《路史·国名纪》中对“瞿”作注:今双流县南十八里有瞿上城,益之西南二十里。县北有瞿上乡”《路史前纪》卷四中又云:“蜀山氏,其始祖蚕丛,纵目,王瞿上”。

双流地方志专家王泽枋透露,四川蚕桑的历史也更悠久。四川古称“蜀”,人所共知。“蜀”字最早见于殷墟甲骨文,是蠋(野蚕)的象形字,而四川西部的岷江上游河谷,气候温和,各种林木和野桑生长茂盛,野蚕繁殖很多。“蚕丛王”经过长期的劳动和生活实践,逐渐认识到野桑中的一种虫类结的茧,可以制成柔软的“绵”;抽出的丝,可以做成弓箭的弦或服用品。这样,就把采集和利用野蚕当成了自己氏族的一项重要生产活动。称这种虫类与“蠋”或“蜀”,甚至把“蜀”作为本氏族的“图腾”。

又经过若干年代,驯化成为家蚕,还把养蚕术传播到和蜀相邻部落。因为饲养野蚕成功,创缫丝法,为氏族谋得福利,因此被称为蚕丛。从此,蜀氏族的养蚕有了很大发展。人们尊称首先倡导育蚕的首领为“蚕丛王”。而蚕丛的丛,其木即是桑,蚕丛氏即是蚕桑氏,所以“教民养蚕”。

据清乾隆《双流县志·古迹》记载:清嘉庆年间,江苏无锡进士汪士侃出知双流县,在瞿上城遗址上创建“蚕丛祠”,供奉蚕丛王塑像,还亲授牌匾:“授农初地”,又请在蜀做了几十年州县官的甘肃武威学者张澍为“蚕丛祠”写了一篇很有名的碑记。1950年代初,双流耆宿、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李澄波老先生,著有《牧马山志》(稿本,存新津县文化馆,已佚。)考出瞿上所在为:“瞿上城在今新津县与双流县交界之牧马山蚕丛祠九倒拐一带。”这个结论,时至今日,得到史学界多数学者的认可。

在人们印象中

提起丝绸之路

大家都会联想到

塞外的大漠戈壁

往来商旅踏着月色星辉

伴着单调的驼铃跋涉

其实双双想说

你知道吗

早在那条举世闻名的

西北丝绸之路

开辟之前

已经有另一条民间商道

在悄然进行着

东、西方的经济文化交流

没错,就是

双流蚕丛部落贸易开始的

古蜀西南丝绸之路

(双流南方丝绸之路的物证)

双流

是“西南丝绸之路”的起点

腾冲

是“西南丝绸之路”的最后驿站

“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川滇段

有两条

1

走古牦牛道(零关道),从双流出发,经新津、邛崃、名山、雅安、荥经、汉源(窄都)、越西、喜德、冕宁、西昌,到达会理以后,折向西南行,经攀枝花,渡金沙江至云南大姚,最后到达大理。

2

从胜利镇牧马山出发到黄龙溪千年水码头,经彭山,沿岷江而下,经乐山、宜宾,再沿秦代开凿的“五尺道”南行,经高县、筠连,向西折入横江河谷,经豆沙关、大关、昭通、曲靖、昆明,最后到达大理。

两条路在大理会合后

经保山、腾冲、盈江

到达缅甸境内的八莫

从八莫出发

又有水陆二途到印度

从印度又可通中亚、欧洲

通过这条由蜀祖蚕丛开辟的“古西南丝绸之路”,中国的丝绸、蜀锦工艺品等源源不断地输出,国外的琉璃、宝石、翡翠、光珠等又输入。到了唐代,这条丝道更加兴旺发达,经久不衰。它是中印两个文明古国最早的联系纽带,对中外社会、经济、文化的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

教民扶桑

蚕丛古蜀丝绸兴起

古蜀丝绸在世界各地的传播

丰富了南亚、中亚、西亚、

北亚和欧洲文明的内容

并由丝绸的传播

而引起了丝绸之路的开通

沟通了中国与世界各个文明区的

交流和互动

如今……

古西南丝路的绝大部分道路

已淹没在时间的风雨之中

但一些雄关险道

骡马蹄印、诗联题刻

至今仍留下深深的历史印痕

……

走进胜利镇进入白塔村,昔日的蚕丛祠、白塔寺早不存在,只有些许残垣、祠匾以及寺柱石礅让人感受到它往日的香火之盛。

穿过九倒拐那弯弯曲曲的小道,还能看到东汉时期留下的崖墓洞穴,其实,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牧马山大大小小的这类洞穴数量众多,过去曾有崖墓“远看如蜂房”的胜景,而且洞内开阔有厅,洞洞相连,最远可通到现在的黄龙溪以及彭山县的江口一带。对于蚕丛定都牧马山的传说,众多的史实和专家证明了它的存在。

古蜀丝绸从它的蚕桑起源之早这个角度便可见一斑。

蜀王蚕丛氏在双流九倒拐“教民农桑”,引起了古蜀丝绸的兴起。到商周时代,蜀地的丝绸业已达到相当的水平。

新疆出土的“联珠龙纹绫”上面,清晰的标记“双流造”蜀锦,它历经辗转,在千年前踏上丝绸之路,最终作为陪葬品被埋藏在这条古道旁;坐看斗转星移,历经沧海桑田,千年之后,这匹蜀锦作为重要文物重现,真实地反映了双流在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

有蚕必有丝

有丝必有锦

四川南方丝绸之路

蜀锦一直是一项

我国外输的大宗商品

(蜀锦)

“在唐代以前,是最重要的水陆枢纽。”谈起四川南丝绸之路,著名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说,南丝绸之路是四川的先祖们用自己的血汗开通的一条南方至西方的民间商贸通道。“蜀运千里,无所不通”,可以看出当时成都的繁荣。成都作为当时长江上游经济文化中心与最大的航运中心,许许多多的物品从这里输送至世界各地,特别是成都的蜀锦,是当时最大的输出物品

据相关专家介绍,双流曾经的金花、族桥和机投镇都因此而得名。金花是通过蚕丝染成金黄色,然后在锦上绣花,所以取名叫金花镇;而机投镇的由来是制锦的一种工具而得名,族桥也是其中制锦的工具而产生的。

如今,蜀锦四大名锦之一

以年代久远、工艺独特

而被誉为

“东方瑰宝,中华一绝”

千年蜀道

现代交通达四海

(双流区文联副主席、地方历史文化专家陈伟芳)

双流区文联副主席、地方历史文化专家陈伟芳告诉双双,蜀王蚕丛定都瞿上后,教民农桑,开蜀地农耕文化之先河,被后世奉为蜀地农桑业始祖。正是有了蚕丛的农桑业开导,才让后世蜀人掌握了养蚕产丝、抽丝织锦的技术,为蜀锦通过南方丝绸之路走向世界打下了基础。

胜利镇作为第一代古蜀王蚕丛定都之地和南方丝绸之路马帮始发点,曾经的辉煌绚烂,太多的历史和故事,后人们只能在考古和史书中追忆。

不过,双流如今的繁荣昌盛历历在目:牧马山脉脚下,新建的正公路让双流、新津县和天府新区的联系更加紧密;曾经的马帮聚集点旁,西南大动脉成昆铁路、成雅高速一穿而过;南方丝绸之路的小道上空,繁密的航班不断起飞、降落……

从千年前无视“蜀道难”的

南方丝绸之路羊肠小道

到如今通达四海的

现代立体交通

唯一不变的

双流人勇于开拓、

渴望交流、迎难而上的

开放进取精神

如今的瞿上古城,早已成为一处遗址,矗立在杨柳河畔的牧马山脉上。站在古城遗址外,遥望着这片静谧的山脉和山脚下散落的别墅群落,记者只能凭着想象,去构筑数千年前蚕丛带领蜀国子民开荒耕种、养蚕产丝、结网捕鱼的场景。

(双流牧马山瞿上城遗址发掘现场)

陈伟芳介绍,胜利镇牧马山上,有一个叫做“马鞍场”的地方。经过马鞍场沿着山脉向南走,双双在陈伟芳的带领下,来到一段隐于林间的泥泞小道上。“这就是马帮从马鞍场出发后,一路向南走过的南方丝绸之路,如今早已荒废了。”陈伟芳说。

郁郁葱葱的林木之间,一条狭窄的泥泞小道顺着牧马山脉蜿蜒起伏,又渐渐隐没于林间。顺着古道向前不足200米便戛然而止。截断它的,是已经建设好的天府新区交通体系中“三纵一横”中的“一横”,如今的正公路传承延续了千年前古道的使命,用宽敞平整的现代公路,不但将双流、新津和天府新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让他们与世界的距离更近。

如今, 一条南方丝绸之路,诉说了蜀地数千年的丰饶富足。位于南方丝绸之路起点的胜利镇,双流机场二跑道延续曾经的脉络、启程另一段传奇,让“航空经济之都,天府文创之港”优越的区位条件、便利的交通体系、发达的通信枢纽、坚实的产业基础、一流的规划水准、难得的生态环境、完善的服务配套……

在南方丝绸之路起点上

凭借诸多突出优势

延续千年前通异域的伟大旅程

已经开启了另一段

注定辉煌的传奇之旅

今日的双流,凭借通达四海的立体交通,成为新丝绸之路的桥头堡,带动整个西部地区与欧洲的经济交流。

两千多年前

马帮沿着崎岖的南方丝绸之路

把双流和世界

第一次联系在一起

如今……

密集交织的

国际航线

跨越国境的快铁

通南达北的高速路

让双流和世界的联系

更~加~紧~密~

记者 李炅伟、刘贤虎

编辑 罗斯

审核 刘云涌

来源 空港融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