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者众,轻食市场同质化严重

轻食市场入局者众多,竞争也更为激烈。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上接D01版)

轻食主义最早源自欧洲,指操作简单、快速上桌、分量不大的果腹食物,之后演变成为一种健康主义生活态度,在2013、2014年,“轻食”概念在国内火爆,此后这一领域获得创业者及资本关注。入局者众多,轻食市场竞争也颇为激烈。

瑞幸、西贝、keep等企业进入

有媒体统计,自2014年以来,包括甜心摇滚沙拉、米有沙拉、好色派沙拉、沙律轻食、gaga鲜语等11个轻食品牌拿到融资,其中gaga鲜语在2018年8月获得1.8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君联资本。

而除了新兴轻食创业品牌,包括吉野家、西贝在内的传统餐饮企业及瑞幸、keep等越来越多的企业也进入了这一行业。今年6月,西贝在世贸天阶开了一家“西贝酸奶屋”,售卖酸奶、烤串、沙拉、饮品、肉夹馍等多个品类。当时,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酸奶屋主要面向年轻人、白领等消费者,提供一个“可吃、可喝、可坐”的空间,他说:“我们在做探索、做实验,我们想要进入这个(轻食)市场。”

今年4月,社交健身app平台keep上线手卷、三明治、沙拉、鲜榨果蔬汁、零食等轻食产品。与传统的餐饮行业布局轻食不同,keep主要通过预售的方式售卖预包装食品,对每一款食物的热量指数、饱腹指数予以详细标注,包括食材组成都明确标出。值得注意的是,借助平台积累的数据,keep轻食在获取精准用户方面具有典型优势。

而早在2018年8月,瑞幸咖啡也宣布进军轻食市场,推出三明治、面包、沙拉、肉卷等产品,并表示轻食是咖啡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潜力巨大,是公司高度关注的业务领域。

此外,快餐行业巨头百胜中国也在布局这一市场,早在2017年就在杭州开出了首家KPRO餐厅,主打健康理念,倡导更多元化的生活方式,在产品上则主打西式简餐,包括沙拉、三明治等产品。

行业门槛低,竞争激烈

入局者众多,竞争也更为激烈。健身御厨相关负责人吴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从2016年开始做轻食,就北京来看,2018年是个增长点,今年行业将出现爆发式增长。

吴女士的外卖门店位于国贸附近,覆盖国贸、财富中心等重点商圈,据她统计,3-5公里范围内有轻食47家,今年以来,该范围内外卖平台新增15-16个商家,线下门店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新开十几家,她明显感觉到竞争激烈,顾客分流。她说:“去年每天订单量最高能达到600多份,今年则只有500多份,不可避免地分流。”

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成为关键。吴女士坦言,轻食是一个轻厨师、高利润的行业,能够快速复制也意味着其品类门槛低、同质化严重。据她介绍,8万-10万元就可以开一家加盟店做外卖,除去外卖平台抽成提高以及各种优惠,利润也能达到40%-50%,运营好的话,短时间内即可回本。但同时,无论是从菜品还是口味来看,轻食很容易被模仿、复制,入局者众多,竞争也就愈发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轻食创业者开始瞄准线下门店。吴女士发现,今年夏天大概一个多月,国贸附近就开出了十几家线下轻食门店。与线上店25-30元的工作餐客单价不同,线下店更重视体验,客单价可以做到50-70元,毛利至少能达到70%。吴女士核算过,在国贸附近开一家80-100平米的线下门店至少需要70万元,但运营好的话几个月就可以回本。

在她看来,轻食品牌要想做大,在各个环节做到标准化、流程化、提升运营能力才是关键。而对于线下店来讲,在运营能力之外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才能实现规模化。

根据公开资料,今年3月,风光一时的甜心摇滚沙拉被曝面临倒闭危机,官微在去年12月后就处于停更状态,微信公众号功能无法使用;2015年12月,位于杭州的GREENY小绿格蕾沙拉在经营4个月后宣布“告别”; 2016年4月,极客沙拉关闭了北京两家门店,开始尝试“店中店”+线上配送模式;2017年初,“沙拉日记”宣布倒闭。

餐饮连锁品牌战略顾问王冬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轻食市场潜力巨大,但目前仍处于小众消费阶段,很多消费者吃轻食是为了满足社交及分享需求,并不是养成了轻食的消费习惯,目前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