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真有那般“不堪”?

文丨崔力文

编辑丨小叮当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个夏天摇滚乐因一档综艺重回大众视线,不禁感慨:万物轮回,对于某些事物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到可以包罗万象,让那些看似过时的潮流重新引领时尚;但又坏到睚眦必报,任何的错误都会被舆论的旋涡无限放大。

蔚来生存在这样矛盾的时代,在它身上可以看到坚持自我的不懈努力,也能看到多次被误解后的无奈妥协。有些人总是在它出现困难时一拥上,抓住“痛处”无限抨击,将公平与理智暂时抛之脑后。

“我们比较痛苦的一件事,就是经常要回答别人对蔚来的质疑。”

这是李斌的无奈,也是蔚来的无奈。那些总是看衰蔚来、看衰新势力的人真的有那般了解它们?未来,真有那般不堪?

这不是压垮它的最后稻草

发生电池安全隐患,拆分旗下NIO Power服务业务,出售FE电动方程式车队,进行人员结构调整大幅裁员,蔚来软件发展副总裁庄莉离职,蔚来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郑显聪“荣休”,这是蔚来近一年来遇到的困难与现状。

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论坛上,面对质疑李斌如是答道:“我们总体上对产品还是挺满意的,但是我们最大的痛点是,消费者对我们的这些创新和理念接受起来好像没有那么的快,甚至于有很多的误解,而且我们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只能花时间更努力去做。”

的确,出现问题,解决问题,之后避免问题再次产生,这是每个车企所能给出的最优解。当安全隐患发生,蔚来选择第一时间召回问题车辆;拆分旗下NIO Power服务业务,出售FE电动方程式车队,进行人员结构调整,也许是因为“资金链”出现问题,与其被动削减,主动调整显然更为明智;高管离职,也许是理念的不合,也许是在共同追逐未来的路上产生分歧,“和平分手”总比“撕破脸皮”更加体面。

股价下跌、持续亏损、财务危机是蔚来无法回避的现存困境。后半年的蔚来应该从瘦身与聚焦开始,如何持续卖车、做好用户服务、提升运营效率、加快下一代产品的研发,留给蔚来的考验还有很多。

在亲身参与的一场新能源拉力赛中,蔚来令人印象深刻,即使在它最为艰难的时刻。当特斯拉车主组成车队参加比赛,可以与之抗衡的只有蔚来车队。此刻也许是由于国产品牌荣誉感的加持,亦如讨论苹果与华为孰强孰弱,我也会感性的认为蔚来与特斯拉没有明显差距。

显然当感性战胜理性时,对于问题的考虑并不周全,蔚来与特斯拉之间还是存在差距,但蔚来给予了我们这样一次机会可以为国产品牌打call。完赛之后,当其余车辆都在被充电桩问题所困扰,蔚来“加电车”驶入赛场,引来其余车主羡慕的目光,此刻是对蔚来选择用户服务作为行业切入点的最大肯定。

蔚来车主对于自家品牌的“自豪感”是由内而外散发的,也许蔚来当下的产品并不完美,但对于一家不断努力进行升级改进的车企来说,多一分包容是对它最大的肯定。新鲜事物的出现总是不可避免异样的眼光,压垮骆驼的正是最后一根稻草,此刻的蔚来还未到那样极端的境地。

“左右手”互搏下的坚持

据蔚来公布的7月数据,共交付1,502辆,相较于6月的1,340辆有所增长,其中蔚来ES6交付1,066辆,即第二个月销量实现破千。对于6月正式开始交付的ES6而言,取得这样的成绩还算欣慰。

但7月蔚来ES8 只交付436辆,销量的再次下滑也印证了一些问题。蔚来ES6与ES8配置相近,只是尺寸略小,但售价更低、产品力与实际体验甚至更为优异。“左右手”互搏下的蔚来ES6抢占了部分ES8的市场份额,处于产能爬坡期的ES6能否挽救蔚来的窘境还有待市场的后续检验。

虽然产品定位略有重叠,但是对于ES8而言,即使销量不佳,蔚来还会继续对其进行产品升级,毕竟多数人正是从ES8开始熟知蔚来。ES8作为蔚来打开新能源市场的明星产品,代表了它想要表达给市场与消费者的理念与坚持,也是这个品牌的伊始。

随着补贴退坡,新势力越来越需要依靠产品实力来获得销量,如何在“价格”与“配置”之间得到一个平衡,将是每个造车新势力都将面临的难题。下半年蔚来还将利用现有平台打造ET5,定位于中型纯电动轿车,新车定位略低于ES6,价格将会下探至30万元以下,进一步降低品牌门槛。

在过去的13个月中,蔚来已实际交付19,727辆ES8与ES6。在8月J.D. Power发布中国新能源汽车体验研究中,蔚来ES8在中大型纯电动车型中排名第一。而蔚来是除特斯拉外全球目前有能力进行独立正向研发智能电动汽车6项核心技术(电机、电控、电池包、智能座舱、智能网联、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另一家车企,并且目前已经获得的和正在申请中的专利超过4,000项。

“要不是因为车烂,蔚来真的是有机会的”,不可否认,蔚来ES8与ES6还存在着诸多问题,续航较短这样的槽点也未得到很好解决,但蔚来正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产品迭代升级。

对于新势力而言,这是一次传统模式向智能时代新模式的转变,快速了解消费者的需求,准确的进行产品迭代,才能为品牌带来更加“极致”的产品。造车不是儿戏,作为新入局者,我们应该用更加严苛的标准去审视它们,避免投机者的存在。

正是因为投机者与实干者的混杂,导致行业对于新势力带有偏见。例如蔚来,也许因为它过于高调的营销,也许因为它的对标对象为特斯拉,也许因为它是第一批实现量产交付的国产新势力,存于中心就要承受更多的目光注视,稍有偏颇就会引来行业的质疑。当寒冬来临,作为头部企业,蔚来显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人们总是喜欢谈论新势力的生死,而它们最为在乎的却是“活在当下”。这个时代造就了新势力造车的虚假繁荣,表面看似虚无缥缈,缥缈背后确实有一些踏实造车的企业正在努力求存。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蔚来的未来,没有那般不堪。新势力的未来,还存在诸多变数。

爱车如命,汽车公社萌新记者一枚,请多多关照~

崔力文

THE END

更多有趣的

右边给我一朵小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