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背着弘历写下的诗句,隐藏着二废太子的残酷秘密

康熙四十七年的深冬格外寒冷,朔风裹挟大雪呼啸不尽,宫城之内愈发灰沉阴森。太子胤礽出巡途中获罪被废后,夺嫡之势更加棘手,上书房堆积如小山的八阿哥新太子荐章,令康熙愁眉不展。为了压制老八拥趸的野心,康熙不惜朝令夕改自薄面皮,“废黜太子,是朕一人独断专行,想来或是过了···胤礽心疾渐好,勤加教诲,朕当力保之”

在《雍正王朝》中,康熙想要复立胤礽,很大程度上只是为缓燃眉之急,打压老八,这背后,又有不为人知的算计。就在此事暂搁之后,老四胤禛的儿子弘历,被祖父康熙接进大内抚养,弘历的到来,让彼时肃杀的深冬多了一丝温情。数九寒天,老康熙要行《九九消寒图》的习俗,在冬至这天,养心殿暖阁内就预备好大幅楠木宣纸屏。

朱笔描九楷“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每天只写一笔,写完这句正好是九九之后,冰消雪融春回大地。这句话,是康熙驮着弘历骑大马,祖孙二人一笔一笔写出来的,康熙与弘历写的这话,待落下最后一笔,就下令送给了废太子胤礽。表面上看,亭前垂柳待春风,康熙是让胤礽待春风,待复立的春风。然而,因为这句话也是弘历写的,所以另有一种深意。

在入宫之前,弘历刚刚在热河狩猎时,获得了本属于胤礽的,象征东宫储君的“金如意”。此物,是不可以随意赏人的,康熙把它赏给了弘历,随后打压老八,亦没有立刻复立胤礽,这意味着,康熙仍在筛选最合适的继承人,而这个继承人不会是老八,也不再是胤礽,从他揣摩之后接弘历进宫的举动可推测,老四已获得圣心。所以,康熙与弘历一起书写的“庭前杨柳待春风”,真正待春风的人,正是老四胤禛,是弘历的爹。这无疑意味着,被复立的胤礽沦为一块挡箭牌,他依旧要重蹈被废的覆辙,而真正被考量的新太子,就是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