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苦小升初久矣,摇号能治否?

西安“摇号+面谈”政策试行两年后,2019年7月,国务院印发文件,要求民办初中与公办初中同步招生、摇号录取。江苏、银川等地随即取消面谈,全部摇号。未来这一政策会带来哪些改变?对于即将迎来小升初新时代的地方来说,西安或许是个值得观察的样本。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作者|芥末堆 9蛋

编辑|芥末堆 吉吉 天一

小升初品德修养被打0分;举报民办初中违规点考遭告发;教育局电视问政被打21.89分;民办义务教育发展不规范遭教育部点名批评......

不知从何时起,询问当地家长,或以“西安教育”为关键词搜索,得到的反馈多为乱象和差评。差评声在小升初阶段尤其激烈。至于原因,一个普遍解释是“几所民办初中太强了”。

在西安,民办初中领先公办初中已成共识,加上此前被允许举办考试,两极分化更加严重,择校补习之风也更加盛行。

为调和现状,2018年,西安开始缩减民办初中筛选权,取消统一考试,学校通过“摇号+面谈”招生。但从家长反应来看,这项以推动教育均衡为初衷的改革,反因此前欠账太多,随机风险太大,引发激烈反对。

西安“摇号+面谈”政策试行两年后,2019年7月,国务院印发文件,要求民办初中与公办初中同步招生、摇号录取。江苏、银川等地随即取消面谈,全部摇号。未来这一政策会带来哪些改变?对于即将迎来小升初新时代的地方来说,西安或许是个值得观察的样本。

落地:家长反对

去年4月,一则民办初中取消考试的通知,让众多西安家长陷入焦虑。

根据政策,考试取消后,民办初中招生主要通过“摇号+面谈”,二者比例4:6。且摇号在先、面谈在后,摇号没有摇中,也可以报名面谈。

虽然对此态度不一,甚至反对声居多,但对于碰运气的事,几乎没有家长拒绝参与。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西安约5.2万学生报名摇号。这一数字在2019年攀升到约5.8万。而根据《2017年西安市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2017年西安初中招生总数才8.9万人。

热门民办初中的中签率在20%上下。小学班主任陈玲对结果公布时的情景记忆犹新。“结果一出来,班里孩子摇上的笑成一片,没摇上的哭成一片,有的孩子哭得特别凶,还得带出去,做心理疏导。”

图片来源:草叔消费升级研究

很难说这样的表现太过夸张。

李桐的女儿是没摇上的孩子之一,摇号当天,他握着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迟迟没有等来代表摇中的通知。自知无望后,他一边督促女儿不要放松面谈培训班的学习,一边宽慰她没关系,大不了读公办。

“其实当然有关系!西安公办初中早就不行了,这话一点不夸张。”说到这里,李桐语气有些激动。他曾去对口公办校考察,发现上课时,学生睡倒一片;办公室里,老师在打游戏、看电影,总体感觉死气沉沉。

“初中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三年。何况女儿很懂事,成绩也很好,如果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过三年,作为家长确实很失落。”走出那所公办校大门,李桐立即为孩子报名了近万元面谈培训班。为防万一,还找好了如果不得不读公办,孩子初中三年的课外补课老师。

李桐的心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许多反对家长的心声。

他们多是白领,受过不错的教育,对下一代教育也非常敏感。在许多家长看来,公平不应是听天由命和绝对平均,而是一份付出一分收获。因此对于摇号的随机性和面谈的非标准、不透明,大都心存抗拒。

为逃避摇号,有些家长甚至选择将孩子送到外地上学。“我朋友把孩子落户在银川,至少那里的好学校都是公办校,更确定,也更均衡。”一位家长说。

溯因:教育欠账

将家长的抱怨悉数归到“摇号”上其实并不公平。

对于更深层的原因,2018年,教育部曾在点名批评西安的通报中指出,西安对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疏于管理,一度允许民办初中掐尖招生,使其在体量、质量上与公办校拉开差距,群众对当地教育工作很不满。

此前教育局接受电视问政时,家长反复提及的几个关键词也是“择校”、“补习”、“不均衡”。

“不均衡”的原因之一是投入不足。

经济观察报指出,西安义务教育阶段生均公共预算事业费连续低于陕西省平均水平,普通小学的生均公共预算事业费,甚至排在陕西省内10地市倒数第一。而在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支出领域,西安的这项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总支出的比例,也是陕西全省最低。

“西安公办教育资源并不能说紧缺。公办几百所,民办几十所,数量其实不少。”一位在教育系统任职的家长告诉芥末堆,“但问题是质量一直上不去,抢不到生源,也留不住老师。”

西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春平也曾坦言,此前对公办教育投入不够,特别是硬件上的投入,比较欠缺。“另外对公办校教师队伍提升办法不多,跟其他兄弟城市相比,发展确实慢。”

主持人将21.89得分(群众满意率)的考卷送给了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春平

原因之二则是管理缺位。

此前教育部多次强调,免试入学是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基本原则,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同样不得采用统一笔试,或者任何变相形式的统一知识性考试方式选拔生源。

但在西安,一方面,被称为“528”考试的小升初测评公开存在多年,不但无人规范,反而由市教育局统一组织、联合考试,在公办校招生之前进行选拔。有五大名校之称的几所中考热门学校,多是民办,也都参与“528”考试。

另一方面,除了通过公开考试招生,部分民办学校还与培训机构存在隐秘链条,联合“点考”。去年4月,教育局接受电视问政现场,主持人问现场是否有没上补习机构,孩子却上了名校的家长。现场没有人举手,一片寂静。

而据银联智策此前发布的《K12课外教育市场大数据研究报告》,西安K12课外教育支出近年增长迅速。2016年,北京、上海、西安K12课外教育支出名列前三。从人均花费来看,西安市人均消费8000元,同样领先。

未来:渐成趋势

面向更远的将来,对于西安通过“摇号+面谈”扭转现状的探索,目前各界不乏担忧之声,以及对解决之道的探讨。

教育主管部门方面,据西安市教育局透露,目前西安正在探索“名校+”和集团化办学。集团化办学是教育部及各地力推的教改方向之一。此前西安记者曾就相关话题采访杭州市教育局。早在2014年,杭州小升初就已实行摇号制度,并被广州市教育局称赞“有可以借鉴的好的经验”。

杭州教育的经验是什么?据其介绍,杭州其实经历过与西安相似的困境。作为经济较发达城市,早在90年代中期,杭州民办教育就开始兴起,并在后期出现民办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占比重过大,优质教育资源过度集中等“民进公退”现象。

之后,杭州通过不断加大投入和集团化办学,逐渐形成了公办学校为主体的格局,以及好学校带动相对落后学校的机制,问题得到缓解。

而从民办学校角度来看,这一政策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作利空。根据目前教育界普遍共识,义务教育是政府必须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具有一定公益性,在价值取向上追求公平均衡。也就是说,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占主导。因此作为“补充”,一定范围内的自主招生权一直是民办初中的核心优势之一。

此前芥末堆曾报道,限制民办初中筛选权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发布当日,截至中午,枫叶教育、睿见教育等主营布局K12学校的民办学校上市公司,股价均有不同程度下跌。

具体到每个家庭,担忧和焦虑依然存在。摇号失利后,李桐陪女儿起早贪黑,辛苦准备面谈,最终被一所不错的初中录取。李桐对此感到非常庆幸、满足。“有孩子的朋友很多都很羡慕,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轮到他们的孩子上学时,情况会是什么样子,心里没底。”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虽然推进很难说顺利,但当目光投向全国,国家同样在收紧民办初中相关政策,“民办初中去筛选”越来越成为趋势。

今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民办初中与公办初中同步招生,严禁以考试、面试、评测等选拔学生,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

随后,银川、宝鸡、江苏等地陆续发布政策,确定实行公民同招,民办初中取消面谈,全部摇号。

潮水退去,积弊显现,摆在西安面前的困境同样考验其他城市。

芥末堆注:应受访者要求,李桐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