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过去了,为什么看《我爱我家》依然会饿?

《我爱我家》,一部伟大的情景喜剧,不仅带给我们童年的欢乐,也承包我们童年时代的所有美食畅想。

福桃编辑部喜欢交流美食下饭剧,有人爱听《孤独的美食家》里五郎的咚咚战鼓,有人则追着看《长安十二时辰》里的雷佳音嘬柿子吃水盆羊肉,还有人喜欢循环播放《舌尖上的中国》吃饭。

对我来说,只要有《我爱我家》就够了。

《我爱我家》,一部伟大的情景喜剧,不仅带给我们童年的欢乐,也承包我们童年时代的所有美食畅想:

哪个小朋友不想像贾圆圆一样,有吃不完的八喜冰淇淋?

中年如你,不就和志国一样,去一趟中国大回来能嘚瑟半天?

退休老人的餐桌,你愿意像傅明老人一样成为红烧肉党,还是像老胡一样吃惯西餐洋饭?

曾经有网友在网上用“舌尖体”解读《我爱我家》:

今天,我们想要介绍给大家的,是《我爱我家》的四大食神。

表面上看,出身旧社会曲艺人家庭的和平女士嫁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傅明老人领衔的贾家,算是高攀。

但和平妈的出现告诉我们,艺人讲究起来,就是艺术家。

这一点,在吃上就可见一斑。

和平妈在饭桌上采取了先抑后扬的态度,首先便是,只要吃点“折箩”就行。

“折箩”,《北京土语辞典》解释为:“酒席吃罢,剩下的菜肴,不问种类,全倒在一块儿……也叫‘折箩菜’。”

没有折箩,和平妈说了,没关系,别麻烦了,来碗打卤面就得:

“弄点儿肉末打俩鸡蛋,搁点儿黄花木耳、香菇青蒜,使油这么一过,使芡这么一勾,出锅的时候放上点儿葱姜,再撒上点儿香油,齐活了!”

实际上,老和同志说的打卤面,真是不算复杂版。要按照唐鲁孙先生的讲究,面要“一窝丝”,汤要清鸡汤白肉汤羊肉汤,顶配是口蘑汤;氽子卤要白肉羊肉香菇口蘑乾虾米摊鸡蛋鲜笋一律切丁,最后“放上点鹿角菜,洒上点新磨的白胡椒,这才算作料齐全”。

能过冬的蝈蝈

打卤面

老和同志的这种讲究,只有老北京才能懂。这种讲究,不是挥霍讲排场,“一手一个两头鲍举着啃”,这叫糟践,叫“胡吃海塞”;这种讲究,是一种对于生活的极致热爱,一种对于美食的极致追求,这是另一种精致,北京人的小欢喜。

在吃这件事上,和平女士肯定是比老贾家有历史底气的。第89集里,据《新编和氏族谱》及《历代昏君奸臣恶霸土匪传》考证,和平女士疑似为和珅的第十三代传人——《宰相刘罗锅》里,和珅大人吃饭都不用手,丫鬟剥好螃蟹,一勺勺送到和中堂嘴里。

也因为这,老和同志可以理直气壮说一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姆们姆们姆们。

和平女士嫁到贾家好些年,在吃喝问题上,确实有点亏嘴。我们只要看看下图这炒蒜薹、土豆丝,老贾家的饭菜,比起老和家活色生香的“穷人乐”,实在单一了点儿。老贾家的顶梁柱傅明老人得了肝癌(后来发现是误诊)之后,他才能够获得特殊待遇,而这待遇也不过是红烧肉,却引得傅明老人cosplay《红楼梦》里贾母吃了野鸡崽子汤之后的说法:“嗯嗯嗯,这个红烧肉,我吃着竟很受用。”

对于和平女士来说,娘家的美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电话那头一句“你妈说今天中午吃炒疙瘩”,和平立马撂下筷子往家跑,还很后悔地说,早知如此,喝什么破豆浆。

比豆浆吸引力大的炒疙瘩,也是北京平民美食。

民国时期,北京最有名的炒疙瘩来自前门外穆家寨。掌勺的穆大嫂做的炒疙瘩,下至人力车夫,上至王公贵族,都颇为激赏。炒疙瘩说简单也难,白面揪疙瘩,一个个黄豆粒大小,下锅煮熟,冷水里一拔,保持筋道,互不粘连。

肉丝炝锅,切点儿黄瓜丁、胡萝卜丁,抓一把绿叶菜,再加疙瘩翻炒,少油大火,疙瘩必须个个炒透,所以黄里透焦,油香扑鼻,出锅前那把葱姜蒜末,断不可少——指着它勾人了。

传说中的炒疙瘩曾经短暂在贾家出现过,小张随志新奔赴海南之后,傅家没了保姆,和平就把“打小儿看过她的李大妈”请来帮忙。容嬷嬷(误)李大妈来的当天,晚饭就是炒疙瘩。水平如何?我们只要看看老傅同志下的“最高指示”就能知道——

“小李子手艺果然是不凡呐!我已经十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炒疙瘩啦!”

傅明老人在吃上比谁都输,但贾家并不是没有美食界的弄潮儿——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二哥贾志新。

志新哥哥主要赢在了见识上。作为杨柳北里最胸怀大志的下海青年,成立了宇宙皮包公司,主营“投机倒把”(傅老评价),请客吃饭,贾总言必称“香港美食城”。

香港美食城确实是90年代北京城饮食界扛把子。1990年,东城区饮食公司与港方合资,在民国老牌饭馆“春元楼饭庄”和“山西刀削面馆”旧址上盖起了一座5层大楼,这便是“北京香港美食城”。

网易博客

香港美食城之迅速崛起,靠的是第一个把香港餐饮服务模式带到北京的香港人张万洪——因为他,北京老百姓才知道什么是“微笑服务”。地段好,面积大,菜新上档次,服务又好,香港美食城立刻坐上香港海鲜菜肴的“头把交椅”,成为90年代四家餐饮名店“三刀一斧”之一(明珠酒店、香港美食城、东方明珠、山釜餐厅)。

不过,马未都先生说,“三刀一斧”,也意味着花费极高,宰人奇狠。所以贾总花3000块请大家吃一顿饭,完全不属于虚高,毕竟,傅明老人点的“龙虾”,就属于香港美食城的招牌贵菜之一。

所以,有观众说,贾志新稀稀拉拉挣那么点钱,大概百分之九十都给了香港美食城了。

贾总本来是完全有希望成为贾家新一代食神的,看看他喜欢的溜达,啊不,丽达姑娘就知道了。

丽达姑娘虽然是一女贼,但拥有全剧中少有的美食品味。在被抓之前,她向志新吐露了衷情,也给观众们表演了一段“狱中报菜名”:“逢年过节的你想着给我带点儿应时当令的,什么端午节的粽子啦,八月十五的月饼,正月十五的元宵,不是稻香村的我可不吃……哎,大年三十的饺子你得到沈阳的老边饺子馆……”

其实蛮可惜的,毕竟丽达姑娘是唯一一个获得了傅老认同,而且打算给她去买礼物的姑娘。

顺便说一嘴,《我爱我家》里常年出现的八喜冰淇淋——无论是二叔贾志新在咖啡厅约会新女友时,旁边冰柜上明晃晃地贴着“八喜冰淇淋”几个大字,还是贾志新劝人时提到 “来!先来八喜冰淇淋去去火”,或是贾圆圆同学回忆“小张直接吃我的八喜冰淇淋就完了”——实际上是梁天拉来的赞助,扮演贾圆圆的关凌当年就是因为这个无限供应,拍完《我爱我家》,硬是给吃胖了。

杨柳北里伙食最好的家庭,必须是傅明老人——的对门,老胡家。

老胡搬来头一天,阵仗就不小,摆上自助餐会,和平女士跟着凑热闹,也被胡太太拉着吃了点,倒是“没吃多少”,也就是提子布丁猪肝布丁香蕉布丁,咖啡奶油都市茶,两升虾仁一碗沙拉一大盘子空心面。

不能怪和平没出息,1996年,上海最平民的自助餐,也得三四十块一位。老胡的“不成敬意”,让所有观众都大开眼界。

在吃上,老胡的豪气,让傅老望洋兴叹。《一仆二主》里,这种差距达到了巅峰:由于夫人带保姆回乡探亲,老胡没人照顾,请贾家的保姆小桂帮忙买菜做饭,按照一天八十的伙食标准。把小桂吓得够呛,一天八十,这可是俺家一星期的伙食费啊。老胡满不在乎:“现在年纪大了,不能吃了,年轻那会儿,一天八百都吃得下!”那一集里,老胡让小桂帮忙烧二斤大虾,末了给贾家留四只作酬谢,一大盘子自个儿端回家享受。这一举动大大刺激了傅老,他终于豪气干云地大喊:“就凭我每月几百块的退休金,两斤大虾我还是吃得起嘛,买去!算是改善改善生活。”——1994年,红烧对虾确实是奢侈菜肴。

老胡的刁钻口味,大约和他的青年经历有关。据傅老爆料,老胡原本出身沧州摇煤球世家,后来考取了清华大学的留美公费生,才学了一身洋毛病。而胡学范的扮演者英若诚先生,也确实是清华大学的学生。

青年英若诚

民国时期的清华,学生一个月交几块钱,那伙食是相当的好。史学家何炳棣先生回忆,自己与同学拼个饭,菜色从来不差:西红柿炒蛋、炒猪肝或腰花、软炸里脊、肉片炒大白菜、木须肉……大家AA制,结账也就两毛钱一位。

不过,老胡家吃得好,也跟老胡有一位出身格格的太太有关系。这位格格和和平女士家那传说中的“和珅后代”可不一样,人家真的吃过,也真的见过。《姑妈从》一集里,胡太太言传身教,给大家演习王府里吃饭,“贾母附体”般说:“别说人家真有钱的,就是我们中等人家,传膳的时候好几十人呢,隔着三道门是一声接一声,半个北京城都听见呢!”

所以,胡太太开口问“傅先生喝点什么”,选项有红茶绿茶花茶咖啡橘汁矿泉水,当年在电视机前的我也想跟老傅一样回答“那就每样都来一杯吧!”

谈《我爱我家》的吃,要是不谈纪春生,那等于没看过《我爱我家》。

纪春生同志,拥有美食家最美好的品德——不挑食(除了茴香饺子)。

纪春生同志,拥有最随遇而安的品德,可以穿和平的印花T恤,也hold得住志新的套头衫;可以细嚼慢咽,可以风卷残云。六人份二百多个饺子,没了;阳台上两瓶啤酒,干了;冰箱里的肉皮冻和拌粉皮儿,吃了;连贾圆圆的乐百氏和娃哈哈他也喝……

不是谁都可以白吃白喝的,而对纪春生同志来说,白吃白喝已经成为他命定的天赋:“寒窑虽破能避风雨,白吃白喝苦也甜”。一份混来的食物,从煮熟、食用到消化,每个环节,春生同志都细心观察、严格把控。他把别人为了吃饭所花费的精力,专心用在了吃饭本身,以有限的生命,表达着对食物无限的虔敬。

纪春生同志,拥有美食家最严格的判断。冰箱里的肉皮冻和拌粉皮儿,“味道还行,再多搁点儿香油那就更好了。”因为这句台词,我足足馋了好多年的肉皮冻,来了北京之后才知道,肉皮冻分“清冻”和“混冻”,属于一道下酒菜,“老北京人有种肉皮冻叫豆儿酱,是过年的必备凉菜。人们会用做肉剩下的肉皮来做豆儿酱,里面通常还会有豆子、豆干、胡萝卜等食材,看起来晶莹剔透”。

豆儿酱

吃完了饺子,觉得“心里不踏实”,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因为——没有蒜。这是一种怎样的严谨态度啊!大蒜之于爱吃饺子的北京人,就像泡菜之于韩国人,鸡蛋之于日本人,炸鱼薯条之于英国人,大蒜是饺子的灵魂,腊八蒜尤佳。另外,不爱吃饺子人如我,也完全接受纪春生同志所提议的小白菜馅饺子。

纪春生同志,对营养摄入严密规划,“有吃吃得下,没吃扛得住,一顿前后管一礼拜,这样的胃口才过得硬。” 同时,保证食量与运动量成正比,吃完就瘫,绝不运动,生命在于静止,纪春生同志如是说。

也正因为如此,在当代,纪春生已经成为姆们都市青年寄托理想的新一代教宗。

小时候看《我爱我家》,被志新的巨大茴香饺子震惊过,也眼馋过老胡的红烧大虾,老盼着家门口的超市卖八喜,甚至看着贾家逮耗子的馒头拌香油,都想抓一块尝尝。

现在,没那么些白日梦了,就想当个纪春生。

累得不行了,就往沙发一瘫,打开《我爱我家》,再看两集,琢磨着每句台词里每个老梗,别的啥也不想干。

回忆的舒适区里,谁也泡不腻,纪春生对吃有多热情,我们对《我爱我家》,就有多热爱。

谁是《我爱我家》里最会吃的人?

来评论里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