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奇案之“豪门劫”:霍乱时期的兄弟仇杀

争了一辈子,最后像祥嫂、郭炳湘一样,在生命的临界点前,他们能想起的,还是昔日和家人相处的温馨瞬间。

豪门争产,兄弟反目,这是TVB最爱上演的戏码之一。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个真实的“豪门劫”故事。

如今距案发已过去近60年,昔日事发的豪宅已变成了街角商铺。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昔日显赫的豪门如今也已人丁凋零,太平绅士的传说慢慢飘散在风里。

霍乱时期的豪宅血案

上世纪六十年代,香港爆发了霍乱。

到处都在建卫生站,市民纷纷前往注射疫苗,各处都大排长龙,有些地方一度停水,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梁舜燕就拍过一个防霍乱宣传片,前不久这位TVB老戏骨离世了

当然,这只是小市民的日常,那些“不接地气”的半山豪宅里,又是另一番光景。

70年代的罗便臣道大宅

罗便臣道三十二号大宅在当时的香港可谓十分醒目,大宅已建了几十年,外形有古朴韵味而不失气派,洋房高至三层,占地两千多尺,还有漂亮的花园和独立车房。

图为当年大宅门面

房屋主人有司机、佣人伺候,属于完全不用和市民排队抢疫苗的“上等人”级别,就算霍乱袭港,他们仍然马照跑,舞照跳。

然而在1961年8月15日的中午,有警员接到报案,一进这大宅,见到的却是一番血腥狼狈的场面。

从二楼到底下横门前,全是斑斑血迹,血一路泄到花园前的横门。

当年的报纸这样形容:

“恍如打破了一埕豉油……一滩殷红的血迹像面盆般大,目击者为之怵怖”。

更令警员诧异的,是二楼阳台上站着一位男子,很淡定地用英语和他们打招呼,告诉他们桌子上的血刀是他刺弟弟的凶器,地上的血衣是他刺人时穿的,弄脏了便换掉。

最后他还问警员:“受伤的弟弟如何了?”

警员答已经送去医院,没想到男子说:“希望他立刻死掉”。

在被警员带走的过程中,他抽着烟,一直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似乎刚才发生的都不是事儿。

至下午一点,警员告知男子,伤者已抢救无效毙命,男子却表现得很高兴,用英语说:“感谢上帝”!

血案一出当即轰动全港,毕竟发生凶案的地方,是已故太平绅士马叙朝遗留的豪宅,谁也没想到这地方会闹出血案。

两位当事人的身份也很快得到确认,死者是马叙朝的第五子马维炬。行凶者是他的兄长,人称“三少”的马维壎。

都是豪门子弟,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手刃亲兄弟呢?

被“诅咒”的豪门

说来古怪,马氏家族原本也人丁旺盛,和今日的赌王家族有得一拼,但二代简直像中了诅咒一般。

豪宅主人马叙朝,生前原是四邑旅港殷商,原配早丧,有填房余氏和三太黄氏,一家共有儿女十二人。

当年就有东华三院活动了(还记得TVB的《欢乐满东华》吗?)马叙朝作为太平绅士也是宴席常见嘉宾

诡异的是,他的好几个儿子都在他之前去世,最离奇的是长子维相,坐着船经新界青山海面时遭到雷击,溺水而死。

次子伦修、四子维烈也早逝,剩下的就是凶案当事人——分别为三子、五子的维壎和维炬。后面的第六子维超则是三太黄氏所生,很早就出国(后竟和五哥维炬同年去世)。

剩下的几个女儿也已嫁给商人、骑师,最小的女儿佩云嫁人后便去世了。

我们梳理了关系图:

在这种情况下,罗便臣道一列七栋虽全是马氏产业,但住的人丁寥寥,连正门都锁着不用,车房租出,四十四号楼在马叙朝死后也被后人卖掉了。

而三少马维壎住的三十二号房里,同屋只有三太黄氏和女佣(乳娘),他自己独占二楼全层。

就是在这么优越的环境下,邻居们听到看到的却是兄弟俩的各种“不和谐”场面。

马老爷子去世后不久,马宅中就经常传出打斗声,有一次五少被打到“头如笆斗”,一只眼睛也被打伤。

为此五少离家搬往别处住了一年多,案发前一个月才迁回,没想到一回来就命丧黄泉。

为什么会闹成这样呢?这得先从兄弟俩的个性说起。

三子马维壎又名马联芳,一直无业也未婚无子,原本是游泳健将,却因肺病去各国治病,割了肺叶。他很爱讲英语,有街坊形容他“为人脱俗”,那么有钱居然不用私家车代步,整天站在路边打车,遇私家车也挥手,也有人觉得他是精神有点问题。

还有友人说,马维壎原本是个“极度愉快之人”,只是四十岁之后似乎变了个人,朋友逗他开心也没反应,和以前相差甚大。

而五少马维炬性情比较活泼,是篮球健将,有一个来往很亲密的女友张伊华,是以前杜老志歌舞厅的红舞女。

听闻男友去世后,张伊华悲伤恸哭

兄弟俩个性截然不同,本就合不来,在“钱”这种关键大事上,弟弟也总不能顺哥哥意。

马叙朝留下的遗嘱里,有提到一项“收养儿子”,可能是为了壮大家族。

而马维壎非常反对收养儿子,因为养多一个人,财产又要分薄一些。也因为大哥二哥已去世,他觉得自己就是家中老大,在遗产上有绝对的支配权,

所以这家人不断开家庭会议,无业的三少,最关心的就是遗产分配问题。他还曾在会议中提出可以拆掉或重组家族公司,但都没什么结果。

弟弟被他打到离家躲避,他也不消停,经常写信要求弟弟谈妥遗产问题,但弟弟总是不回应,似乎有心绕开这个偏执古怪的哥哥。

事情的导火索可能出在最后一次家庭会议上,因为前面的几次都没有结果,马维壎干脆生气不参与了。

可8月15日当天看到弟弟在家,三少又忍不住想问清楚他家庭会议的细节。

结果弟弟还是不理他……两人一言不合又打起来。

马维壎说,是弟弟举手作势想打他,他才拿刀捅弟弟的。

法官问:“他是侵犯地打你吗?还是防卫地打你呢?” 马维壎说想不起来。

他这样回忆那天的情形:

“但他的确是郁动,我想,我动作较快,随手拿东西打他,有如在梦中。”

其他细节,马维壎则是各种“不记得了”,有些证词还反反复复,没人知道那天他到底在想什么。

而尸检证明,马维炬身上有十多处伤口,死因是流血过多和肺部受伤。

最激动的时候他还刺伤了乳娘,才导致乳娘找司机报警

这可不是随手“反击”那么简单,从一开始他就下了狠心要置亲生弟弟于死地。

如果说行凶过程“有如在梦中”,那这渡不过的“豪门劫”,也令这四十年来这家豪门子弟的浮华时光,全幻化为“梦一场”。

杀了弟弟的马维壎最终结局如何?

当年,马维壎刚被拘留仅五天,就试过把衣服撕成布条,上吊自杀。

不过被及时发现获救,没死成。

之后几经庭讯,马维壎都以那种“不知道”“忘记了”的态度带过细节。

虽然友人证词指向他精神有问题,但陪审员还是一致裁定,马维壎谋杀罪名成立,判处缳首死刑。

以前未取消缳首死刑

没想到,他又清醒地上诉了。

律师坚持要把他的刺杀打成“激愤杀人”,认为他是误杀而非谋杀。

但法官并不采信他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说法,认为他精神正常,维持原判。1962年6月8日,马维壎伏法。

这可能是“豪门劫”注定的下场。

而当时马维炬出殡时,因为膝下无子女,唯一的弟弟维超又在外国,家中无后辈挂孝,偌大的殡仪馆礼堂内一派冷清,没有号哭声,来宾也不多。

大豪门落此下场,令人唏嘘。

同年,马维超也意外离世,至此,这个家族的二代男丁全部早逝。

什么二千尺半山大豪宅,洋房花园佣人司机……最后谁都守不住。

1975年丽的电视(亚视前身)将这个案子改编播出,取了一个名字叫《豪门劫》,非常贴合这一家子的结局。

可惜这套老剧已没有片源,TVB收购了这个系列,但只放出第二辑

永不消停的豪门争产戏码

马氏兄弟的“豪门劫”应该算影响较大的豪宅血案,然而多年后,这种兄弟为钱“争崩头”的桥段我们已经很熟悉了。

1987年的《生命之旅》,阿豪(万梓良)和朗贤(吴镇宇)是从小在孤儿院一起玩的好兄弟。

后来,朗贤被富豪领养,成为养尊处优的富二代,阿豪则成为简单朴实的普通青年。

后来富豪发现,阿豪其实是自己的私生子,于是将大部分遗产留给了他,朗贤开始嫉妒,将阿豪视为假想敌。

为了赢过对方,朗贤不择手段,非要和阿豪斗个你死我亡。

亲兄弟间撕得最狠的还是《创世纪》。

香港十大富豪之一叶孝礼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都人面兽心。

大儿子叶荣晋嚣张跋扈却能力有限,嫉妒父亲对幼弟叶荣亨的宠爱,和外人合力对付自家公司,最后还间接害死自己父亲。

二儿子叶荣毅最初扮猪食老虎,在大哥叶荣晋迫害父亲时,和三弟叶荣亨同一阵线。

大哥失势后,立刻露出野兽面目,派人毒打大哥,绑架亲弟。最后下场很惨,被堂弟叶荣添亲自解决。

善良的三弟,原本毫无事业心,更不爱明争暗斗的生活,却因两个哥哥的嫉妒被迫拖入战场,遭遇各种陷害。

上世纪的香港绑架案高发,豪门家族中也有兄弟利用绑架事件互相伤害,被绑架的人,就算侥幸逃出,也会落下PTSD,性情大变,终身蒙上阴影。

《刑事侦缉档案1》中就有一个弟弟绑架亲哥哥的女儿骗赎金的戏码。

《富贵门》里的大哥曾被绑架,之后像变了一个人,还移情红颜知己。

《珠光宝气》里,贺峰被绑架后也是开始疑神疑鬼,性情变得很古怪。

这些桥段也是有现实出处的,有传是影射现实中的地产大亨郭炳湘被绑架事件,以及后来的“郭氏三兄弟争产风波”。

郭炳湘,某创始人郭得胜长子,1997年,郭炳湘被张子强绑架,回来后患上创伤后遗症和抑郁症。

两个弟弟于是以抑郁症为由,要求罢免郭炳湘的行政总裁职位。

这中间还有“红颜知己”的关系,以后我们再展开

2008年,三兄弟因为遗产里的股权问题彻底决裂,郭炳湘彻底被踢出郭氏兄弟群。

但逆袭来得很快,两年后二弟郭炳江、三弟郭炳联卷入贪污案,郭炳湘在其中也做了一些神助攻,最终郭炳江入狱,郭炳联全身而退。

再这么斗下去三兄弟怕是都要完,所以强势的家母郭老太出手协调,大家经过一番利益相关协商后,出现了大和解。

此后争产戏码暂停,直到2017年再出新番——仍是遗产问题的后遗症。

郭炳湘认为两位弟弟在选房产时没问过自己,两人选的物业有升值空间,对自己很不公平,便要求追讨70亿升值差额。

撕到去年,郭炳湘才放话说不想再诉讼了。没想到年底,郭炳湘就在家中晕倒去世。

他生前希望等郭炳江出狱后大和解,最终是郭炳江戴着手铐到医院探望昏迷的他,在特殊场景下实现了“大团圆”。

明白亲情可贵,但说什么都太迟了。

E姐结语

《富贵门》的监制,曾说过剧名的寓意:

每个人出生后,经历的每个阶段都会通过好多个门口,当中有不少诱惑、挑战及陷阱,选择哪个门口取决于自己。

然而很多人总喜欢用“是你逼我的”来当做自己作出选择的借口

这话用在以前的马家,现在的郭氏、乃至何氏、李氏家族都合适。

那扇门里面可能有荣华富贵,可也有你承受不了的劫,打开之前,你不可能知道前面是金箱银箱,还是万丈深渊。

为了打开这扇欲望之门,再亲密的兄弟姐妹也会变得不讲情分。

与其说是富贵门,不如说是富贵洞,欲望之洞是无底的,能住到二千尺豪宅,就想要住上三千尺、五千尺……

有了百亿,还想再赚七十亿,尽管这钱早已三辈子花不完,兄弟亲人,却是有今生无来世。

让分多一点财产给人,那无异于身上要掉二两肉,那心疼劲宁愿用来同归于尽了,可谓亲情比纸薄。

只是争了一辈子,最后像祥嫂、郭炳湘一样,在生命的临界点前,他们能想起的,还是昔日和家人相处的温馨瞬间。

只是,晚了。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如何看待“豪门劫”这个案子?

来评论区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