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互助:0门槛吸引眼球预存款才是生意

金融是现代的一大悖论。一方面日益普及,人人离不开;另一方面日益高端复杂化,普通人越来越不容易搞懂。金融产品不断出新,产品条款越来越复杂。作为消费者,不懂却不能不买,怎么办?作为负责任的媒体,南都金融研究所推出新产品——“金融实验室”。力求用通俗的语言、专业的分析对各类金融产品进行拆解、评测,尽可能还原产品真相及真实价值。

被贴上“保险衍生品”标签的网络互助暂未纳入监管,如同未入户籍的“野孩子”。用户加入这些平台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多少抱有不花什么钱就能得保障的“赌徒”心态,并未认真研究条款规则。此前,南都金融研究所(NDFRI)曾对多款主流网络互助产品做过一次横向测评对比,简单对比了各家平台产品的优势及特点。那么,用户实际能从网络互助平台获得多大程度的保障?本期金融实验室,NDFRI将以此为切入口,继续深挖网络互助的价值与风险,探究互助金背后的秘密。

A

隐藏费用:“0元加入”之外的费用

蚂蚁金服推出相互宝,带动了滴滴、苏宁、360、美团等互联网大小巨头纷纷推出互助产品,仅在NDFRI上期测评后,苏宁金融“宁互宝”、360互助和美团互助三大平台就已面世。网络互助行业呈现出“垂直系原住民”和“巨头系新玩家”分庭抗礼的新局面。

“0元加入”,就能获得30万甚至50万额度的保障,是不少网络互助产品为吸引消费者加入而打出的宣传语。尽管不是所有平台都0元加入,但门槛低的确是共性。据NDFRI统计,“巨头系”平台几乎都采用了“0元加入”的方式,而垂直系平台只有康爱公社坚持不预收费,其他平台都有一定程度的预收费,夸克联盟的其中一款产品甚至需要预存90元。

网络互助试图向外界传递的信息是,比起传统的保险模式它们更加简单、透明、公开。相较于保险公司冗长的合同条款和复杂的风险定价,互助平台公开展示的健康告知、会员公约和计划条款都更为简明扼要。康爱公社创始人、CEO张马丁对NDFRI解释称,互助是需要很多人来参与的,有一种民间互助共济的公益属性,因此规则必然不能太复杂。传统保险产品会基于投保人的年龄给予不同定价,同样一款重疾大病保险,一名40岁的客户相比20多岁的客户,保费可能多出一倍。“如果像保险定价一样,年龄一周岁之差就有不同的保障和价格,必然抬高理解门槛,不容易宣传。”张马丁这样认为。

在行业研究者眼中,预收费的规定是网络互助最大的风险点。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认为,平台若存在资金池,将涉及到资金的运用、管理等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会存在风险。但经过NDFRI排查,当前各个平台都对外宣称,预存款都存放在托管银行。其中,水滴互助平台在每期公示的同时,也将预存款和剩余互助金的存款单更新公示出来。

值得消费者注意的是,除加入互助计划时的预存费用外,互助平台还会在每次分摊时收取一些额外的费用,包括管理费、运营服务费和调查费用等。不过与保险公司动辄几百几千的费用相比,互助平台多数只统一收取极低比例的管理费。根据NDFRI统计,巨头系平台均采用统一收费原则,收费比例最低的是滴滴金融的“点滴互助”,收费为每期互助金的6%;比例最高是360互助,收费达到每期互助金的10%。其余巨头系平台均收取8%。

不过,也有平台将服务费用、调查费用分开收取,垂直系平台的收费普遍更为复杂。轻松互助、e互助和夸克联盟都需要互助金申请人自行承担调查费用。比如轻松互助,会要求申请互助金的用户在平台初审通过后,预缴1000元调查费用,且不管第三方调查后是否符合互助条件,这笔费用均不可退还;e互助和夸克联盟则没有固定费用,视实际情况而定;康爱公社也需用户预缴3000元的调查费用,不过不同的是,根据康爱公社互助共约,如果审核通过后,这笔费用将加总到互助金额度上由其他用户分摊。

B

留意互助范围的差异

除隐藏费用,让消费者更在意的是,低门槛的加入到底能带来多大程度的保障服务。

NDFRI发现,多数平台的互助计划中,互助金申请与重疾险理赔一样,是给付型设计,即一旦确诊病症并通过平台审核,就可以拿到一笔定额互助金。这跟报销型的医疗险不同,不需要等到住院结束,才能凭发票报销。此外,用户罹患同一病症,也可以向加入的多个互助平台同时申请互助,互助金的获取互不影响。

根据对比,在重大疾病覆盖数量、等待期的长短和互助金额度上,巨头系平台的综合实力,整体来看要高于垂直系平台。加上巨头系自身原业务培养起来的用户量大,尽管各大平台推出时间较短,但目前巨头系拥有的用户总量已经紧追垂直系平台总量。不过垂直系平台经过更长时间的发展,也已经培育出自有生态,总体来说精准度更高。比如,康爱公社已经运行8年,最初由癌症病友互助QQ群、微信群转化而来;而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生态中,都有大病筹款业务,作为国内最大的两家大病筹款品牌,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能够借此打造“医疗服务+大病筹款+网络互助+保险”的生态闭环。

实际上巨头系除了费用明细极为相似,互助计划内容的重合度也很高。但为了在竞争中突出优势,各家平台在互助金额度和互助金申请次数上采用了一些差异化的设置。从互助范围来看,相互宝、360互助、点滴互助和美团互助的互助范围都覆盖了包含恶性肿瘤在内的100种重疾和低度恶性肿瘤,但360互助还覆盖了30种轻症疾病,这是其他平台所没有的。此外,360互助还有身故保障,而宁互宝的互助范围则仅有“癌症+身故”权益。从等待期来看,巨头系平台的等待期多数比垂直系平台更短,除了美团互助和点滴互助是180天,其他三大平台都只有90天。而从互助金额度来看,相互宝、360互助、宁互宝最高都是30万元,点滴互助最高为50万。美团互助最为突出,美团主打多次互助,除轻症一次外,还有三次重症的互助金,符合条件情况下,累计最高可达100万元。

相比巨头系平台的“快速复制”,垂直系平台在长期运行下,展现出更为精细化的产品设计。比如康爱公社针对已经患病群体,分别推出轻症病友、肝病患者、癌症患者、糖尿病患者、尿毒症患者和高血压患者等病友可加入的互助计划;针对生命周期中不同时期的妇女儿童,也有专项计划。整个平台,总计有近40个不同的互助计划。用户可选择加入多个计划,互助权利叠加享受。尽管互助金额度普遍在5万到15万之间,申请互助时的限制条件也比较多,需要按加入时长按比例给付,但这样有针对性的设计,也能让真正需要得到帮助的人拥有一笔救急钱。此外,垂直系平台普遍都将少儿、中青年、老年互助计划分开运行,补充意外互助计划,更有风险对应性。

不过,需要提醒消费者的是,郭金龙与NDFRI研究员交流时指出,目前都把互助产品做得跟重疾险很相似,这实际上存在隐患,会让用户混淆“互助”与“保险”。而且,这种无差别的给付模式可能存在潜藏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风险,不排除有利用规则漏洞“骗取”互助金的人。

C

保障风险:“契约式捐助”下的非刚性兑付

实际上,随着网络互助用户愈发壮大,其保障不确定性也逐渐引发关注。由于网络互助是通过众人交费形成的风险契约池,这种契约并不是一种刚性保障,即平台不能承诺加入的会员发生了风险事件一定能获得保障。

对此,水滴公司合伙人、水滴互助总经理胡尧认为,网络互助是一种“契约式的捐助”。本质上是为风险同质的群体提供一个互相保障的平台、社群和工具,保障“契约”并非是会员跟平台的之间的关系,而是平台会员之间的互相分摊和互相保障关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亦认为,网络互助通过集合同类风险的个体来分散同质风险,符合保险集合与分散风险的基本原理,有一定合理的发展空间。但由于目前尚无法可依,未纳入监管,这使得其发展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胡尧也指出,“对于网络互助这个行业以及从业平台来说,履约环节是否能够高质量、高效率地让用户更加舒心、更加方便地得到赔付,实际上是最关键的。”

在让用户感到舒心这方面,康爱公社的做法值得借鉴。NDFRI梳理各平台条款发现,康爱公社在处理用户审核纠纷时,预留了较大的回旋空间。康爱公社会委托多个审核机构对争议案件进行审核,多方交叉认定;对于争议较大的,多方审核机构认定结果不一样的,且患者又急需用钱的,会按照50%进行筹款。对于加入时间较长的会员,会尽可能在不违背规则制度下,以对老社员有利的原则进行判定,对老社员的权利进行保护。

D

商业模式探索:互助业务之外的拓展

2019年或许是网络互助行业进入新阶段的分界线。越来越多的巨头涌入和资本加持下,网络互助不仅要承担“互助”的社会价值,更要在创新模式上,实现商业价值。网络互助竞争者们在宣称“不盈利”、“做公益”的同时,又纷纷喊出“回归保障服务本质”的口号。

从各个平台收取管理费和调查费的额度来看,盈利的可能性不高。相互宝、水滴互助和康爱公社的负责人等在接受NDFRI研究员采访时也表示,单靠互助业务,无法盈利。但NDFRI发现,从服务出发,各个平台都已经拓展了其他衍生业务,试图围绕医疗健康保障打造一条龙服务。

而开拓除了纯粹互助产品之外的保障服务,各家公司选择的方式几乎殊途同归,与保险公司、健康管理公司等建立合作关系。这种借助“互助”将保障场景扩宽的方式或许也是顺其自然,对于消费者而言,也是提供了更丰富的产品和服务。

比如轻松互助链接了健康商城,提供家庭医生在线诊疗服务,还可进行健康评估,为用户提供健康管理方案等。苏宁金融的宁互宝、蚂蚁金服的相互宝都在平台的保险服务栏目下,而水滴公司开辟了水滴保险商城,提供各类保险产品的购买服务。

拿水滴公司来说,胡尧认为,可以通过“互助”、“大病筹款”等业务场景,正确传达健康险理念、提升用户投保意识、普及产品价值,让保险更容易被中国老百姓接受——相当于一种培养自身风险与保障认知能力的过程。他也提及水滴保险商城已经有效探索出很多外部的合作场景,内外结合形成了较强的获客和转化优势。

采写:南都记者 熊润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