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面人间:国内首家中式居酒屋

什么是中式居酒屋

居酒屋,是日本传统的小酒馆,提供酒水和饭菜的料理店。起源于江户时期,据说最初是酒铺经营者为了使客人当场饮用而配搭小菜的服务。

在魔都,这样的居酒屋不少见。但无论是两人对饮、还是多人畅饮,吃的是日本菜、喝的是日本酒,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难道就没有更接地气、又不俗气的中式居酒屋吗?

提供原汁原味的餐点、佐以丰俭由人的美酒佳酿,如此接地气的中式居酒屋,这两位老男孩说:可以有

老板陈云鹤先生(图左),IT跨界餐饮,从玩票到职业。

2015年创立:一面春风,魔都新派本帮面馆开创者。

2018年创立:嗑米,国内首家米饭和米食主题店。

2019年创立:逐面人间,国内首家中式居酒屋。

另一位主理人高文麒老师(图右),《风味人间》顾问,哲学硕士。

餐饮策划、顾问,饮食文化研究、美食评论。

北京痴面馆创始人,上海嗑米、逐面人间联合创始人。

位于上海长宁区南丰城商场地下一楼的中国首家中式居酒屋——逐面人间,环境简约大方,新中式设计风格让人耳目一新。

白天是周边白领最爱的中式面馆,快速、好吃、性价比高,口碑极好。随着夜幕的降临,面馆化身一家中式小酒馆,侍奉各类风味独特、丰俭由人,风生水起的下酒小菜。

· 下酒小菜 ·

东山鸭头系列

东山,本是台湾台南县的一个地名,盛产各种鸭肉小吃,东山鸭头最出名。

穿越时空阻隔,如今在全国首家中式居酒屋——逐面人间,就能吃到这一味。我们改良了原始配方,半糖,这样更符合本地食客的口味偏好。

先卤后炸、现点现做,上桌时鸭肉香焦香扑鼻,甜咸适中、热食更佳。和冰镇精酿啤酒享用,绝配。

从来不吃鸭头的小伙伴不妨一试,那销魂的、入骨的、服帖的酱香、酥香、鲜香,是真香啊!向来嘴硬的鸭嘴竟有某大牌威化饼干的口感,酥酥脆脆的超好吃!

东山鸭舌排名第二,舌尖软糯又不失口感,两条软骨挂着焦糖,比油爆虾更带劲,越嚼越香,不费吹灰之力地吃鸭舌不吐骨头,厉害啊!

东山鸭翅必须排名前三,会吃的小伙伴一定选最瘦的,太香了,越靠近骨头上的肉越是滋味无穷,丝丝鸭肉紧致不柴有韧劲,咬开骨髓惹味,吮吸食指过瘾。

· 下酒小菜 ·

上海糟货系列

还记得小时候的暑假,那些有穿堂风的傍晚,爸爸总爱打着赤膊、嘬着糟货、咪着小酒,外加一锅冷粥和毛豆子萝卜干,就是一顿完美的夜饭

上海人的夏天,要是没有糟货的话,简直“糟糕”透顶!正所谓:无夏天,不糟货!

糟货,是江南一种凉菜的制作方法,一般先将食物煮熟、晾凉,然后用糟卤浸泡几小时,此为熟糟。最早是从苏州传过来,后来苏州没有了,上海传承下来了。

无论荤素肉禽,往一滴滴清澈透亮的琥珀色吊糟卤水里一浸,油脂尽褪,入口爽滑幽香,越吃越爱嘬手指,就是喜欢这种停不下来的满足。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就提到了糟鹅掌、糟鹌鹑之类精致糟味,袁枚在《随园食单》中也有自制糟肉、糟鸡、糟鲞的记载。和黄酒一起享用,绝配

· 下酒小菜 ·

人生一串系列

没有烟火气的人生,就是一段越长越孤独的旅程。

然而有了串和酒,我们不再孤独!

最值得推荐的是一道即将失传的“炸扳指”,形似扳指,实则肠头。昔日,四川内江人的张大千对此物欲罢不能,据记载他平时在家里最爱烹饪做此菜,宴请张学良的菜单上也此菜。

有这道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的炸扳指,一圈皮一层油,环环相套,越嚼越香!配搭清酒一起享用是绝配。

· 招牌面点 ·

暖胃贴心系列

高文麒老师来自宝岛台湾,他口中的眷村牛肉面就好像上海人的葱油拌面,承载了一代人的童年记忆。高老师在逐面人间复刻的这碗牛肉面,不仅是台胞最怀念的家乡味道,也可能是在魔都,最像当年那碗牛肉面的味道

眷村牛肉面的来历可追溯至70年前的内战后,初到台湾的四川老兵被安置在眷村,他们日常饮食离不开豆瓣酱,收获辣椒的第一年刚好不在蚕豆的季节,于是就用大豆替代,用它炒制的牛肉香气别具一格。

先烤牛骨,让骨髓的香气野蛮四溢;而后投入进口金钱腱一起慢炖2小时,让胶质感放飞自我;再倒入煸香的姜葱、台湾原装米酒和豆瓣酱等调料,小火慢煮4小时。前后忙碌6小时,需专人看管,方可成就这一碗原汁原味的台湾牛肉汤。

魔都头一份的高纤面条就在逐面人间。我们锁定世界三大优质小麦原产地之一的内蒙河套平原,选用已获国家零添加绿色食品认证的“红春麦”,产量极低,仅占全国的3‰,因富含膳食纤维而扬名,素有人体清道夫的美誉

而在6小时熬煮的浓郁台湾牛肉汤打底的基础上,加入自然发酵的番茄,贵州人的绝活,果香与肉香的灵魂组合,吃起来酸辣、解腻、过瘾的番茄牛肉面

浇上秘制的成都红油,就是一碗焦香胡辣,鲜美激爽的香辣牛肉面

换成开胃的四川酸菜,可能就是你半夜垂涎的那碗老坛酸菜牛肉方便面的原版,来试试前所未有的本来味道吧!

· 招牌面点 ·

暖胃贴心系列

懂吃的老饕们一定会点的“猪油渣馄饨”,传统而又经典的上海风味,绝对是一批人心中童年的记忆了~

将拇指大小的猪油块,一股脑的放进铁锅里慢慢熬,直到猪油块自然收缩成又脆又小的猪油渣再捞出,包进馄饨皮里,香到没朋友!

馄饨大而饱满,咬开就能看见大粒的猪油渣,毫不遮掩的出现在眼前,吸足了汤汁却依然留有一丝酥香。

古法制作的老母鸡汤底,乳白色的汤汁缓缓倒下,仿佛直接流进了心坎里,还有红烧牛肉汤、传统红汤可选。

您好,请问几位?

在品味果酒、米酒、白酒、黄酒、清酒、啤酒、洋酒的同时,我们慢慢酝酿出中国人独有的中式居酒屋文化及其独有的餐饮需求和偏爱。

两位老男孩,从“嗑米”到“逐面人间”,他们从未停止对美食本来味道的追求。好吃不贵、丰俭由人、随时随地、小吃小喝,是这两位斜杠青年开店以来最长情的告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