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猴多吉的故事:你的苦也是我的苦

因为不想制造伤害,不想让其他众生感受痛苦,所以戒杀、放生、护生、茹素。因为不想伤害,所以不欺骗、不两舌、不恶语。总之,照顾其他人或者其他众生的感受,尽量减少他们的痛苦,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动机。

——希阿荣博堪布《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文:格绒拉珍

在童话般的扎西持林,我见到一位出家师父牵着一只小猴。小家伙当时怯生生的,见人就躲。

这么小的猴子,原本应该与妈妈生活在树林里,享受母亲的呵护与哺育。听说因为受到狗的追赶,在山林的温泉边与妈妈走散了,小小的它饿得奄奄一息,好心的师兄将它带了过来。它有了名字——多吉,金刚的意思。

没过几天,师父带多吉去了温泉,想给多吉找回妈妈。最终妈妈没找到,师父给小多吉在温泉洗了澡,买回一个笼子和一些玩具。看来在确定何去何从之前,多吉得在扎西持林住上一阵子了。

师父有时让我牵着它去遛遛弯儿。最初,因为它还没有那么服贴,我怕管不住它,就拴上绳子。后来,熟悉了,小多吉不再像以前那样咬我了,喜欢跟着我前前后后地跑,再去转山也就很少用到绳子。

一位师兄开玩笑道:“你性子这么急,多吉是来调教你的。”多吉确实给了我不少挑战。

小多吉一分钟也闲不住。我坐在草地上,看着它从我身上溜到草地上,折腾掉一朵本来好好的花后,又跳到木栏杆上,最后又跃上树,吊在瘦弱的小树苗上使劲摇晃,玩得不亦乐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把我们不肯停歇的妄心比喻成猴子。

看护多吉,比干活还累,有天晚上它不愿回房间,从我手里逃脱,我去追,看不清路,滑倒跌坐在地。我抱怨每天这样好累啊!师兄说,累也没几天了,我们终究快要下山了。

我是打心眼里喜欢小多吉,虽然常被它气得跺脚,可是,看到它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看到它撒着小腿跟在自己身后,跑上跑下,很开心。有时,我坐在小屋的门槛上剥花生给它,我们住的三楼很安静,后面就是经幡林,可以看见转山的老人;有时,它在我怀里,安静地听我聊电话,用小手拨弄着我衣服上的扣子,很乖。

一次,我心情不好,干着洗晒床单的活却心不在焉,小多吉一蹦一跳来到我身后,爬上栏杆玩耍,突然蹿上我的肩头,毛茸茸的头温柔地凑向我的脸,很快又跳回去了。我很纳闷,它是不是要吻我呢?没多久,多吉又找机会突然凑到我脸上,这回是着着实实地亲了我一口。大概刚才没亲到,小家伙又重来一次。小多吉这般温柔地举动,让我心里泛起了甜蜜的涟漪,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光。

小家伙以前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不知道它突然的温柔是为哪般,或许它知道我心情不好?后来陪它玩耍,很久也没亲过我。当我心情又特别郁闷的一天,它又突然亲了我一口。小多吉温柔的毛茸茸的吻让我很温暖很感动。没准这小家伙真懂人心呢!或许我的喜怒哀乐在它心里也一清二楚,心与心之间原本就是相通的。

多吉的家原本是在这温泉边的山林里,它原本生活在树上。可是,业的力量,使多吉与妈妈分离,从猴的世界来到了我们中间。我有时想多吉和我们曾经有过怎样的缘分呢?今生的相遇是否是宿世的久别重逢呢?

希阿荣博堪布安排多吉去别的地方,特意用红绳为多吉打了个金刚结,土登师父把它戴在了多吉脖子上。我和多吉同一天下山,问多吉,“你以后长大了还会记得我吗?”不知道它的回答是什么。相信有师父的关照,多吉会很好。

堪布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或远或近的是其他人、其他众生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你的苦也是我的苦,你的局限也是我的局限,而我的愿,我的修行,我的清净善业也指向你的安乐清凉。

文章选自菩提洲网站——佛子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