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即将结束,希特勒仅能将一支大杂烩集团军交给温克

1945年4月6日,正在康复修养中的温克中将刚散步回来,他的夫人就告诉他,柏林方面正急着找他。温克马上拿起电话要通了柏林帝国总理府,电话那头的布格多夫将军急匆匆地告诉他,元首命令温克第二天马上去总理府报到,“元首已经任命你为第12集团军指挥官。”

温克对这个消息有点惊讶,他回答说他并不知道德军存在什么第12集团军,他也不知道他将要做什么。

“第12集团军将马上组建!”布格多夫将军在电话里确信地回答。

事实上第12集团军的组建命令于4月8日才正式下达到西线德军总部(OBWest),要到4月19日第12集团军才正式隶属于西线德军总部。

和布格多夫将军通话结束几个小时后,温克就偕同夫人匆忙赶回魏玛(Weimar),准备从那里再转往柏林。4月7日,温克和他的夫人在柏林总理府前的废墟告别,温克夫人在希特勒的副官之一冯·洛林霍芬少校的陪同下返回相对安全的巴伐利亚(Bavaria)。等到下次他们夫妻再度会面的时候,温克将军已经身在盟军的战俘营之中。

温克对再次见到希特勒时的场面记忆犹新,他日后回忆道:“元首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他的右臂颤抖得非常厉害,时不时需要用左手去扶着右臂方能控制住颤抖。他的脸色很难看,不过当他转过身来看着我的时候,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在战场形势汇报结束后,希特勒转向我说:‘温克将军,我任命你为第12集团军指挥官。’”

同时温克被晋升为装甲兵上将(正式委任状上的时间被前推到1944年10月1日),由此他成为德军乃至盟军中最年轻的上将级别的集团军指挥官。

温克结束和希特勒的会面后立即赶往位于达勒姆(Dahlem)的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在那里约德尔大将给温克介绍了西线战局的概况。温克回忆说:“在鲁尔区,莫德尔元帅的B集团军群已经被合围,西线已经被截为两段,右翼(北翼)退到哈尔茨(Harz),左翼则退到了阿尔卑斯山脉。在哈尔茨山脉和鲁尔区被围的B集团军群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盟军正从这个缺口向东面挺进。我在第9步兵团服役期间的营长,布施元帅此刻担任德军西北最高指挥部指挥官。在德国南部和北部进行的残酷的防御战期间,德军的防线岌岌可危,计划隶属于我第12集团军的很多新建的师不得不在其组建地就匆忙投入战斗。”

温克将军的参谋长是京特·赖希黑尔姆(Guenter Reichhelm)上校,首席参谋是胡贝图斯·冯·洪堡-达赫罗登(Hubertus von Humboldt-Dachroeden) 中校。作为参谋军官出身的温克和参谋长赖希黑尔姆上校从一开始就建立起了非常信任的合作关系,并且一直维持到战争的最后一天,他们的合作构成了第12集团军的指挥灵魂。

赖希黑尔姆上校在阿登战役前担任B集团军群的首席参谋官,在鲁尔区包围圈内他收到了希特勒的电报:“我需要赖希黑尔姆上校来完成一项对B集团军群的命运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任务,他现在必须马上到柏林来。”

此时赖希黑尔姆对B集团军群的命运已经基本绝望,他看不到有什么改善的可能,也找不出什么应对办法。因为无论从部队指挥,还是部队战斗力、后勤补给等各方面看,B集团军群都不具备自行突围的可能。尽管如此,希特勒的这份电报还是让他为之一振,于是他立刻带着这封电报向莫德尔元帅汇报,希望能派飞机送他回柏林,这样可以节省旅程时间。莫德尔慷慨地拨给他1架容克大婶(Ju 52运输机),并祝他旅途顺利。

京特·赖希黑尔姆上校

4月12日早晨7点,赖希黑尔姆飞抵柏林。11点,他和温克做了短暂会面,温克告诉他自己将先行前往第12集团军战区,而赖希黑尔姆上校将在下午独自前往总理府向希特勒汇报,然后再赶往集团军战区和他会合。赖希黑尔姆向希特勒汇报了鲁尔包围圈内B集团军群的状况,希特勒回答道:“B集团军群不能投降!我的温克将军将指挥第12集团军去营救他们。你将担任他的参谋长,你们要打击盟军的前锋,并且打通和B集团军群的联系,在莱茵地区重新建立起新的防线。为此,你们将指挥新建的师,拥有最好最先进的装备和年轻的战士,他们都是德国最好的青年战士,他们来自于军官学校、容克军校和装甲兵学校。这支强大的力量将能够解救出B集团军群……”

关于部队的运输希特勒说道:“不久后你们就会得到3000辆新的大众汽车,它们将能够为部队提供充足的运输力量,保证部队的弹药后勤补给。”

在结束和希特勒的会面后,赖希黑尔姆上校带着30辆大众汽车出发,前往德绍-罗斯劳(Dessau-Rosslau)的工兵学校—第12集团军指挥部所在地,这就是他得到的希特勒口中所谓的“3000辆崭新大众汽车的强大运输力量”。依靠这些少得可怜的车队,第12集团军需要完成如下繁重的任务:运送在奥德河和易北河之间的士兵和难民。一直到4月21日,第12集团军指挥部就设在这所工兵学校内。

4月12日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日子,温克下令他麾下的各个新建的师结束组建工作,前往进攻出发地域。当天晚上,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去世,这成为希特勒妄想的所谓战争转折点的重要契机。赖希黑尔姆上校在回忆录中这样描述1945年4月的战局背景:“西欧的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了,由于上西里西亚(德语Oberschlesien)和鲁尔工业区的失陷,德国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作战基础。东线只能勉强维持一条相对完整,但是已经没有什么预备力量的防线。在苏军完成短暂休整后,东线的继续崩溃是可以预见的。西线,鲁尔区的B集团军群正在做最后绝望的垂死挣扎,英美盟军庞大的装甲和机械化部队已经深深切入德国中部,盟军的装甲部队已经挺进到德绍和维滕堡(Wittenburg)之间的易北河流域,他们已经完全把西线德军分割为南北两个孤立的集群。在哈尔茨地区,由第11集团军指挥的部队还在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但已经无力维持多久。从帝国首都柏林到哈尔茨地区的通道还在我们手里,由临时拼凑的作战人员和残缺不足的装备组成的作战力量,面对强大的盟军部队只能做短暂的抵抗。德国空军已经被打垮,只有东线还有部分空军部队能执行少量轰炸和侦察任务。”

在这样令人绝望的战局下,希特勒却命令第12集团军收拢聚集起所有在德国中部还能作战的人员和装备,拼凑出一支作战力量—向哈尔茨地区挺进,然后向西进攻为B集团军群解围,由此分割盟军部队,进而重建一条完整的西线。这是多么可笑又可悲的“妄想”计划,但这确确实实是希特勒指派给他最信任的指挥官温克将军的任务。温克对德国的局势已经有了非常清楚的认识,他对自己指挥的第12集团军应该完成的任务有着不同的理解:“尽可能多地将难民和溃散的官兵(难民优先)从俄国人的控制区域中撤退出来,战争即将结束。”

本文节选自《瓦尔特·温克和他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