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或许可以在她们身上找到答案

【本文系超级卡司原创,作者:流光菲视,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之前我们在《演员的诞生》里就感受到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的尴尬境地,而今在群星瞩目的电影节上海清又再次提出了这个话题,多少也显示了她们面对现实的无奈以及迫切寻求改变的愿望。

的确,在市场大都倾向于流量和年轻演员的形势下,很多作品的题材是远离中年女演员的,但是依然有很多女演员并没有随着机会的减少而荒弃表演能力,也没有为了迎合市场浪费心力,而是一直保持着自我的生长。

她们除了具备扎实的表演功力,自身的沉淀和生活阅历的丰富使她们不断提高自己的表演境界,挑战的作品在题材方面也更具深度和广度,不管是戏里的角色还是戏外的人生她们都创造了无限可能,可以说是完全可以引领目光的一群人。

郝蕾:成就戏最重要

随着岁月的变迁,郝蕾身上的锐利感不再像以往那么强烈了。

而最明显的,是郝蕾在表演当中的转变。和以往极具爆发力的表演不同,郝蕾近两年的表演风格显得圆融克制了很多。

在电影《亲爱的》里她饰演鲁晓娟,因为她要为黄渤作铺垫,戏份比较少。但是她却将那种恍惚而悲伤的状态演绎地非常好。在说自己难以接受X生活要求的那场戏里,郝蕾平静又隐忍地吐出“我已经很讨厌了”这几个字,那种受到重创后绝望的心境清晰可见。

这样的表演状态贯穿了全片,当时导演还因为郝蕾的戏份少而感到可惜,但她却说成就戏是最重要的,如果为了让戏点更突出,她愿意做去铺垫的那个人。

同样的,在《黄金时代》里她饰演丁玲,只是作为萧红生命中的一个片段一带而过而已。但一出场郝蕾那句干脆利落的“你好”,就将丁玲的人情练达、率真阳光展现了出来。许鞍华导演曾说:“郝蕾是我们通向丁玲的唯一路径”,可见这个角色受到的肯定。

郝蕾在表演上的改变其实也是她内心的一种投射。以往在实验话剧不断探讨技艺的她,现在的偶像却是体验派演员于佩尔。记得她曾说过比起小时候喜欢的极具爆发力的戏,现在则更喜欢克制的表演。而郝蕾的克制并没有让角色黯淡,相反,对她来说却走入了一个新境界。

陈瑾:我就是要让人过目不忘

提起陈瑾,大家想必都不陌生。虽然她演的大都是配角,但是却呈现出一个个鲜活的小人物形象。

她曾在《唐山大地震》里扮演内心阴暗自私的董桂兰。在董桂兰质疑丈夫与养女有暧昧不明的关系时,陈瑾闪躲的眼神、愠怒的神色很好地展现了董桂兰内心龌龊的一面。

而在今年的热播剧《都挺好》中,她饰演重男轻女、刻薄势利的苏母。

剧中在苏母劝说明玉给明成洗衣服的那场戏里,陈瑾很好地体现了苏母表面苦口婆心实则不容置疑、态度强硬的一面。

除此之外,她还是《知否》里步步为营的平宁郡主、《怒晴湘西》里鹧鸪哨母亲、《暗恋橘生淮南》里偏执严厉的洛枳母亲......

可能在外界看来,演技很好的她却总是演配角非常地可惜,但是陈瑾却并不在意,她曾在采访中说特别重要的就是要让角色有个性,要让人过目不忘。现在看来,她做到了。

咏梅:49岁拿影后,我还不酷吗?

咏梅凭借《地久天长》拿到了影后,也再次让人们认识了这位演员。

她在《地久天长》里饰演失孤的母亲,用润物细无声的演技很好地表现了从一开始失去孩子的痛苦、孤独,到用最大的善去抚平伤痛的变化。在巨大的年代变革中呈现小人物波折又丰富的一生。

如果不是因为《地久天长》,可能我们对咏梅都没什么印象。谈及自己的低调,她却说49岁拿影后,我还不酷吗?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自信。咏梅认为表演就是一场理解,她从不为自己主动争取角色,只是将大量的时间放在阅读和生活上,遇到合适的剧本才会去演。

她曾在《青春派》里饰演居然的妈妈,将一个全职陪考、草木皆兵的家长扮演得非常好。在居然高考落榜的那场戏里,片中的咏梅失声大哭中既有对身心俱疲的备考时光的发泄,也有对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的愤恨。

导演刘杰回忆说,当时42岁的咏梅接这个角色只是犹豫没当过母亲的自己能不能演好这个角色,但换作是其他演员其实还是不太愿意演一个18岁孩子的母亲的。

而今年她在《小欢喜》里出演的高考生家长显然换了一个画风,眼神手势里满是对儿子的疼爱以及对家庭圆满的渴望。剧中在劝说父子俩吵架的那场戏里,咏梅那微张而高扬的手既有对丈夫情绪的安抚,又很好地表达了母亲的护子心切。

除此之外,她还在《中国式离婚》、《唐山大地震》等作品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咏梅的作品虽然很少,但出演的角色却让人记忆深刻。如果没有咏梅自身的积淀,相信即使遇到再好的剧本,也只能陷于平庸罢了。

闫妮:“迷糊”就是跟着感觉走

电视剧《武林外传》让闫妮一下就进入了观众视野,并且成为观众心中辨识度极高的演员。但是对于之前跑了十年龙套,几乎中年才成名的闫妮,她的挑战其实更大一些,因为很有可能陷入年龄或题材的局限当中。

但是包括今年她在热播剧《少年派》的表现,闫妮给观众的印象一直都是常演常新的。

剧中从帮丈夫脱离经济纠纷案到与丈夫互怼,闫妮很好地平衡了王胜男身上的义气和娇俏,将外柔内刚的中国女性诠释得非常接地气。

而在此之前,闫妮更是用她自身的特点使一个个角色变得别有韵味。她在《画壁》中饰演掌握生杀大权的霸气的姑姑,一转之前柔媚的形象。

在《一仆二主》里她饰演一个事业有成的黄金剩女,表现出了时尚女强人怀有少女情怀的一面,打破了以往剩女孤独、悲怨的形象。

她还是《归来》里的居委会主任,短短的几个镜头就很好地体现了特殊年代里朴素的热心人形象。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她更是化身气质温婉却深不可测的管家王妈。

一路走来,闫妮从没有将自己拘泥于某种形象当中。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一直都是跟着感觉走的,对于剧本的选择、事业的发展也是顺其自然,这种“迷糊”的状态其实也是闫妮不受外界干扰,保持单纯心态的写照。

回看这几位女演员固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丧失了年轻演员所具有的一些优势,但却因为生活的阅历、自身的沉淀而使表演多了一点韵味,也获得了比较稳定的受众群。因此,在整个市场还倾向于流量和年轻演员的时候,所谓的中年女演员依然可以通过自身的成长呼唤高品质的作品,呈现更成熟、更具风格化的表演。相信好演员一定会有春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