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月下追“韩信”!俘虏月薪80大洋,红军从此有电台

作者:枪骑兵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通讯,是古往今来军队作战取胜的重要先决条件,现代化程度越高的战争,信息通讯所起到的作用也越大。

无线电台自十九世纪末发明问世以来,立刻就成为战争中至关重要的“法宝”“利器”,受到各国军队重视。晚清的北洋军队就正式设立了无线电通讯部队。民国军阀混战,稍有实力的军阀都会千方百计搞一部无线电台,并高薪聘请“千里眼顺风耳”的电台人员。

工农红军队伍里,也有许多黄埔军校毕业的指挥员,他们深知无线电台的重要性,所以也一直渴望拥有一部电台。只是这个愿望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中国来说是一个奢望,即便花大价钱买来通讯器材,往往也因缺少专业人才,无法让这些“宝贝疙瘩”发挥作用。

绝大多数文盲出身的红军战士们,更是不知道世界上还能有这样神奇的“宝贝”,以至于他们即使亲手缴获了这样的宝贝,也闹出“有眼不识金镶玉”的笑话。红军的高层指挥员对电台人才太渴求,几乎珍视到视之如“韩信”的地步,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这样的有趣故事。

1930年12月30日,红军第一次反“围剿”战争中,红军全歼蒋军第18师,缴获大量武器和物资,战士们打扫战场,将缴获的战利品堆积摆放在一处宽敞的草地上。各种各样的战利品让人看了心花怒放,大多数贫苦农民出身的青年战士们,像好奇的大孩子进城逛庙会一样,三五成群看热闹。

琳琅满目的战利品中,几件摆在一起的怪东西引起战士注意。它们个头都不大,两个像“酒坛子”一样的东西,用几根“皮绳子”(电线)连着另外三个物件,一个像个大铁疙瘩,另两个一个是四四方方的木匣子,一个则是个木匣子。

那些枪呀,炮啊,即便是战士们没见过没用过的型号,一看也知道是什么东西,可是这一堆东西战士们谁也没见过,不知道做什么用。

青年人联想力丰富,有人觉得那两个坛子就是酒坛子,不禁骂道:这些坏蛋,打仗还不忘带着酒坛子,咱们把它砸了吧!

于是,战士们七手八脚就一通砸,砸烂了那坛子,却闻不到酒香,相反是一股说不出的酸臭辛辣味。

这些小战士像一群恶作剧的大男孩,搞了一个,兴趣不减,又搞起那个铁疙瘩和铁匣子,索性也都砸了稀巴烂。

最后,又想砸那个木匣子时,一个班长多了个心眼,捧起来听了听,竟然听见里面丝丝啦啦有“怪声音”,班长这才意识到重要性,上报了军部。事后他们才知道,那两个酒坛子原来是硫酸蓄电池,铁疙瘩是汽油发动机,铁匣子则是发报机,木匣子是收报机。被砸了之后,只剩下半部电台。

好在红军在此战中还俘获了16个电台人员,随着半部电台一起送到军部,军部一听缴获俘虏了敌军电台,朱德非常重视,亲自来见这些人,给他们晓明大义,希望他们弃暗投明,参加红军,并许诺优资重用:上尉每月80大洋,中尉60大洋,少尉40大洋,准尉20大洋,要回家的发给路条和3块大洋路费。经过朱德的争取,9个电台人员同意加入红军,他们中有的后来都成为开国中将、通信兵部部长、副部长的王峥、刘达瑞。

电台只有半部,总不是办法,必须再想办法缴获一部,所以朱德命令红军在以后战斗中一定要注意。不久,红军又在进攻蒋军谭道源部队的战斗中缴获了一部完整的电台,只是这一次却不见电台人员的影子。

朱德命令部队一查,结果发现有电台报务员冒领路费回家了,朱德一问时间,已经离开一个时辰了。

朱德抬头一看,皓月当空,大喜:今天正是十五夜,古代有萧何月下追韩信,今天我朱德也追一回。

说罢,跨上骏马,打马就追,最后还真的在巫江边把一个电报机械师追回来了。

1931年1月6日,这些人才架起电台,成功侦听到路透社和南京的电讯,当他们把抄写好的电报给毛主席一看,毛主席高兴地说:这可比报纸上的消息可来得早啊!无线电真是神啊!

于是,毛主席兴冲冲来到电台班,给他们亲自上课,电台班每天侦听到的电讯,汇总后抄在一起,就成了毛主席一生最喜欢看的报纸之一——《参考消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