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靠卖画纾缓华谊兄弟流动性

“我现在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一直在卖我的画。我想告诉大家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活得很高兴,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我拿了一些现金来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觉得卖画丢人,很多朋友觉得你在收藏界那么有名气,怎么就开始卖画了?我觉着没有什么丢人的。”近日,在出席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时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如是说。

在2018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拍卖的有一半是王中军的画。“卖掉了,我很开心。”王中军直言。

当年,王中军在嘉德用11万元买下了刘晓东的《求婚》,去年秋,他在嘉德将这幅画卖出了1000多万元,大概100倍的回报。“不是谈回报,为了生活,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的收藏什么都可以卖掉。”王中军强调。

王中军也依然逃离不了舆论的质疑,华谊“卖画过冬”成为公众新的标签。与此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华谊兄弟于8月15日发布公告表示其控股子公司华谊创星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告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理由是,有利于华谊创星进一步提高经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记者也就此事向华谊兄弟方面询问,对方除公告外,未做详细回复。

子公司摘牌

实际上,本报此前曾报道过,2018年以来多家影视公司出现了逃离新三板的现象。其中,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胡歌持股的唐人影视,火箭少女孟美歧、吴宣仪背后的经纪公司乐华文化,大地院线等,都在2018年宣布终止挂牌。这些公司在影视公司泡沫最大的2015年之际纷纷挂牌新三板,而在行业面临困难之际,监管趋严,资本撤离,摘牌成为众多影视公司的选择。

记者从接近华谊创星的投资机构处得知,华谊创星娱乐由于管理和资金等多重问题导致股东不满,撤回投资,华谊创星回购了其中一家股东的股权。而对于摘牌的原因,该人士透露,有很多。

此前,新三板研究人士对记者分析到,摘牌是成本收益权衡后的理性选择。近两年来,股转系统在大力发展市场的同时,把加强监管作为重中之重。在流动性不足的市场环境下,加强监管使挂牌公司增加成本,包括显性的财务成本及隐性的规范性成本。

受IPO提速影响,2017年以来,众多新三板优质公司启动IPO计划。目前IPO门槛显著提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三板挂牌公司的IPO预期。

企业在新三板信息披露成本加上中介机构费用,还有在股转系统挂牌的维护费用其实也不高,一年总共大约在30万元,但最重要的是税收严查规范了明星的片酬和影视公司的各项成本。如果影视公司继续挂牌,意味着必须要进一步规范,严格履行缴税义务,这是很大的一个成本,所以大量的影视公司摘牌。“因为挂在新三板上,该披露的信息都要披露,盯的眼睛就多了,包括税务部门、投资人等,从成本收益角度来看增大了规范性成本,不划算。”新三板研究人士对记者分析道。

业绩同比下滑

子公司业绩不佳,而华谊兄弟自身也在渡难关。华谊兄弟在7月12日发布的半年报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亏损3.30亿元到3.2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77亿元。

在王中军、王中磊二人不断质押所持股份给公司纾困的同时,华谊也在不断向外界借钱。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还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2600万元,向浙商银行杭州分行、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两家银行机构申请综合授信累计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投入巨资在做的实景娱乐业务进展也并不顺利。此前曾宣布的多个城市的实景娱乐项目并未如期开业。而今年5月,根据华谊兄弟的公告,公司副总经理秦开宇先生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秦开宇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之职。记者了解到,在华谊兄弟5年,秦开宇一直担任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事业部总经理,掌管华谊兄弟旗下所有实景娱乐项目。

此外,记者从建业集团相关人士处得知,8月29日,建业·华谊电影小镇将在开封举办产品发布会,届时,建业·华谊电影小镇详细信息将首次公开。建业·华谊电影小镇位于河南郑州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内,是郑汴洛旅游带中心位置。记者年初曾到访该地,彼时还在建设中。计划中的该电影小镇包括了电影大道、太极街等多条特色电影主题街区。太极街还原了华谊兄弟的电影《太极》中的场景。建成后,将包含电影场景游览、电影主题演艺、电影互动游乐、电影文化体验、电影主题客栈、民宿和非遗等体验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