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百亿市值到终止上市 雏鹰农牧做错了什么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郑淯心不到三十个交易日,“养猪第一股”*ST雏鹰将告别A股。8月19日晚,*ST雏鹰(002477.SZ)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8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9年10月15日。

联合评级公告称,由于7月5日至8月1日,*ST雏鹰股票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8月19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雏鹰农牧在2010年以明星企业身份上市。2015年雏鹰市值曾接近300亿元,2016年胡润百富榜,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位列河南富豪榜第4,身家85亿元。四年间,雏鹰农牧从三百亿市值跌落,最终以退市黯然收场。

一位接近雏鹰农牧人士对记者称,雏鹰农牧最大的问题是家族式管理,摊子铺太大收购管理没跟上,导致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而逐步暴雷。

8月22日,记者拨打侯建芳电话,其已使用手机呼业务,电话未接通。记者将采访提纲发给雏鹰农牧副董事长侯五群,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猪为什么能饿死

雏鹰农牧成立于1988年,其核心业务包括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板块。雏鹰农牧2010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时,是国内第一家以生猪养殖和销售为主业的中小板上市公司。2010年雏鹰农牧营业总收入为6.8亿元,净利润为4.3亿元。

雏鹰农牧的这轮危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6月份,自媒体市值风云发文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包括公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及对应的投资收益、非流动资产涉及的会计科目等年报披露数据的真实性,并质疑公司投资收益的合理性及真实性。

卷入财务丑闻的雏鹰农牧不断遭遇了信用评级下调、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下降、现金周转较为紧张、对外担保风险等情况,尤其是2019年债务集中到期,使雏鹰农牧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8亿元的14雏鹰债已于2019年6月26日到期。2018年11月,雏鹰农牧公告称“18雏鹰农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违约。该债券发行期限为270天,应偿本息总额为5.28亿元。不久后公告称,与部分债权人协定将通过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付本息。

去年8月份,中国境内首次出现生猪养殖行业疫情,再次让雏鹰农牧的经营雪上加霜。加上金融去杠杆带来的融资渠道减少,已经出现资金紧张的雏鹰农牧甚至无法供应足够的饲料,导致猪舍内的生猪被“饿死”。

接近雏鹰农牧人士对记者称,猪饿死和雏鹰农牧养猪的模式有关。雏鹰农牧向养殖户提供肉仔猪,当仔猪养大达到一定标准后,养殖户再将其交给雏鹰农牧售卖,这个过程中,由雏鹰农牧提供饲料,并支付养殖户代养费。当雏鹰农牧资金紧张不能购买猪饲料且不支付代养费时,农户的猪就会饿死。

*ST雏鹰在公告中也曾称,生猪养殖成本70%以上是饲料、药品成本,鉴于近两年公司资金紧张,饲料、药品等相关供应商款项支付不及时,对供应商的经营造成了较大影响。2018年雏鹰农牧年报显示,其亏损41亿元。

资金紧张的主要原因是雏鹰农牧的大踏步扩张收购。

记者通过wind统计查询,公司从2012年以来,雏鹰农牧共进行16起并购事件,包括泰元担保、杰夫电商、郑州蔬菜、东元食品等公司标的,涉及行业有多元金融服务、区域银行、调查和咨询服务、经销商和特殊金融服务等,共计65.8亿元,这其中有完成的并购也有进行中的交易。

雏鹰农牧公告称,由于前几年投资规模较大负债率高,过高的负债率加上行业不景气、金融去杠杆等因素致使雏鹰农牧资金链出现问题。

昔日,侯建芳曾以打通产业上下游为荣。他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称,雏鹰农牧“从生猪的原料采购,到原料运输,到饲料加工,到养殖繁育,到屠宰加工,到冷链运输,最后到消费者的餐桌,整个环节都是我们公司自己在做,没有依托于任何第三方平台,这是我们打造的全产业链,我们在用实际行动验证如何才能做到食品安全,让国人吃到放心肉是我们的责任。”

雏鹰农牧里的侯家人

在雏鹰农牧这16起并购事件中,标的包括一家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儿子侯阁亭作为交易对手的公司,即噢麦嘎(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雏鹰农牧2017年年报中解释了这起交易,雏鹰农牧控股子公司微客得科技将其所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噢麦嘎36%的股权以不超过2,700万元转让给侯阁亭,本次转让完成后,微客得科技持有噢麦嘎的股权下降至15%,噢麦嘎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OMG官网介绍,该俱乐部2012年于成都成立,旗下拥有英雄联盟分部、守望先锋分部、FIFA分部等,初期专注于《英雄联盟》项目,当年即开始征战国内联赛,2018年获得“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冠军。2017年4月,《体坛周报》官方客户端“体坛加”发布的“中国电竞俱乐部品牌价值榜”上,OMG俱乐部以953万元的品牌价值位居第十,王思聪创始的IG俱乐部则以1397万元排名第二。

记者查询启信宝获知,目前噢麦嘎的大股东为侯阁亭。

侯建芳接受媒体采访曾称,“我投我孩子的,最后是赚钱的,就他那儿的投资收益率高。投了一个多亿,是基金投的,我们上市公司总共投了255万,赚了4000多万。”

2016年3月,雏鹰农牧公告与上海竞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不超过5.05亿元,其中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5亿元。

雏鹰农牧的实控人为侯建芳,这是一家家族式管理的私企。从高管名单中可以看到,侯姓屡屡出现,包括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副董事长侯五群、董事侯斌、第五大股东侯杰、股东侯建业等人,均为侯建芳亲戚。

并且侯家人也投资、管理多家子公司。例如说侯建业也是吉林雏鹰农牧有限公司股东,侯五群是开封雏鹰肉类加工有限公司股东。

一位雏鹰农牧已离职人员对记者称,侯家人管理水平参差不齐,有些亲戚不懂管理没有经验也放在管理岗位上,对工作开展多有不便。

终止上市

侯建芳多次公开发言称企业正在自救。

今年2月侯建芳发公开信称雏鹰农牧将顺应环境变化,调整发展战略,优化内部结构,摒弃自身劣势,提升竞争优势,激发整体活力,必定使公司发展走入正轨。

7月29日,*ST雏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提到,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ST雏鹰现金流紧张,贷款、货款等未能按期偿还支付。针对现状,*ST雏鹰采取了多种方式解决债务危机,包括但不限于:以公司存货偿付债权人本息,目前已交割的货物1.37亿元;开展债务重组,目前已与部分债权人签订框架协议,尚未签订正式协议,尚未有实质性进展;将公司部分未利用猪舍等固定资产租赁给第三方,短期内可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此次公司与供应商签订合作协议,开展生猪养殖业务,是公司解决债务方案的一项新的尝试。

关于自救进展,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雏鹰农牧的回复。

雏鹰农牧触发的退市条件是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资本人士称,对于绩差股和问题股而言,“面值退市”机制将加快市场上劣质企业的出清速度。

雏鹰农牧并不是第一家因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而退市的股票。此前中弘(即中弘股份)因为这一规定而退市,在2018年12月27日交易结束后终止上市,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