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损近5亿×ST南糖保壳之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 陆理宁现实日趋严峻,*ST南糖这场进入倒计时的业绩保卫战能否胜算?

糖价持续低迷,售价与成本价长期倒挂,国内制糖行业最大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南宁糖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糖业”、“*ST南糖”,000911.SZ),身陷连年亏损的怪圈。

近日,*ST南糖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6.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亿元。据了解,在连续两年亏损后,2019年上半年,其在不同阶段采取了灵活方式和顺价方式结合,尽量避开不同阶段糖价剧烈波动带给公司销售的冲击。尽管如此,公司依旧未实现扭亏。

如果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被暂停上市,若在规定期限内达不到恢复上市的条件择有退市风险。对于*ST南糖而言,当前扭亏保壳已成为工作重心。

亏损怪圈

公开资料显示,南宁糖业成立于1996年7月,1999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南宁糖业主要从事机制糖、机制纸的生产和销售,具有日处理甘蔗4.84万吨、年产机制糖70万吨的生产能力。其业务较为单一,主要以制糖业务为主。近两年公司产品在广西的市场占有率为9%左右,全国的市场占有率在5%上下。

从2016年年底开始,食糖价格进入新一轮下降周期,在糖价持续走低、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以南宁糖业为代表的制糖企业市场效益差,甚至呈现负增长,企业经营普遍较为困难。

今年上半年,鉴于南宁糖业连续2017年度、2018年度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其股票被戴上ST的帽子。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自2019年4月4日起,南宁糖业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南宁糖业”变更为“*ST南糖”。

数据显示,2018年,南宁糖业实现营业收入35.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03.94%。而2017年南宁糖业亏损了1.94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超过15亿元,亏损额度直逼该公司市值19.70亿元。

据经济观察报统计发现,自2012年出现首次亏损之后,南宁糖业业绩呈现“大亏小盈”交替波动的局面。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10亿元、4937.12万元、-2.87亿元、5985.34万元、1898万元、-1.94亿元、-13.6亿元。同时,除了较大的业绩压力外,南宁糖业还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2014年至2018年,公司负债规模大幅上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46%、70.89%、76.02%、80.91%、99.43%,全部超过70%,2018年更是直逼100%。一般认为,资产负债率的适宜水平是40%~60%。资产负债比率达到100%或超过100%说明公司已经没有净资产或资不抵债。

2018年8月14日,南宁糖业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曾表示:“由于公司主要原材料为甘蔗,为了保障蔗农利益,公司必须按时全额支付蔗款,但公司产品白砂糖是按市场化的原则进行销售,对客户应收账款存在一定的信用期,从而导致公司对货币资金的需求量较大,资产负债率高,严重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14日,*ST南糖在深交所互动易中披露,截至2019年8月14日公司股东数大约4万。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2019年7月24日A股上市公司平均股东户数为5.03万户。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31.30%的公司股东户数在2万~4万区间内。*ST南糖股东户数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当经济观察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函南宁糖业时,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业绩问题,领导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并表示公司亏损是行业共性问题(国际食糖不景气,糖价低迷,销售价低于成本价)。该负责人透露,由于连续两年亏损,公司很久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了。

业绩保卫战

我国糖业是典型的“好三年,差三年”的周期行业,即呈现出“增产-降价-减产-涨价-增产”的周期性特点。南宁糖业年报指出,食糖和糖料的产量会受到上年食糖价格的影响,当上年食糖价格上升或是高企时,在高糖价的刺激下,蔗农会增加种植面积和资金投入,导致当年食糖产量大幅增加;与之相反,在上年食糖价格下降或处于低谷时,蔗农会减少投入甚至改种其他农作物,导致当年食糖产量下降并带来食糖价格的回升。

2016年年底,我国糖市结束了长达2年左右的牛市,步入熊途。郑州商品交易所白糖期货从7314元/吨最低跌至今年年初的4664元/吨,跌幅达36%。根据广西糖网的数据,自2016年底白糖现货报价创下阶段性高点7140元/吨之后,进入下行通道。在糖价最低谷时,企业卖一吨糖要亏一千多元。据悉,南宁糖业2018/2019榨季甘蔗收购价490-520元/吨,原材料成本约占营业成本的85%。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原材料成本26.04亿元,占营业成本的87.32%,2017年为17.23亿元,同比上涨高达51%。糖价过低和甘蔗收购价居高不下是造成了南宁糖业去年巨亏的重要原因。

6月24日,南宁糖业在深交所互动易最新披露,彼时公司生产吨糖成本平均约为6100元/吨,广西地区糖厂报价在5200元/吨左右,生产成本仍远高于售价。截至8月22日,广西地区糖厂现货报价约为5650元每吨,较一个月前上涨了400元每吨,较年初上涨了600元/吨。一般而言,广西糖业的生产总成本在5800到6000元/吨之间,目前仍未达到成本线。

全球市场来看,由于全球以巴西、印度、泰国、欧盟和中国为首的食糖国家近年来大都出现增产,全球糖市出现明显的供应过剩,国际糖价近三年也处于下行通道,ICE原糖价格由2016年下半年的24美分每磅跌至12美分左右,跌幅约50%。

卓创资讯分析师孙悦指出,我国糖企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生产成本和售价的不匹配。她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称,近两年白糖价格步入下行通道,广西地区产糖原料主要为甘蔗,当地甘蔗收购价主要为政府定价,并没有受到糖价下跌的影响,导致制糖成本居高不下。另外,从价格上来说,近两年全球白糖价格持续低迷,国内的产量和需求虽然存在缺口,但进口糖和国储糖会对糖源进行补充。同时,前两年全球增产结转库存较大,国外制糖成本不足3000元/吨,内外价差很大,导致一方面是进口糖,一方面是走私糖对国内市场形成打压。

在持续亏损两年被“戴帽”后,怎样在下一报告年度实现扭亏,成了摆在南宁糖业面前的重要目标。

1月31日,南宁糖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国资委批复,自治区国资委同意将南宁振宁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振宁公司”)所持南宁糖业7681.38万股国有股份无偿划转给广西农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农投集团”)。划转完成后,南宁糖业总股本不变,广西农投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3.7%;振宁公司持有总股本的18.5%。广西农投成为南宁糖业的控股股东。

广西农投集团称,接盘主要是自治区党委政府为了加快推进糖业“二次创业”和糖业战略发展而统筹规划的重大事项,属于自治区层面进行的国有资产整体性调整,有利于加强和完善国有资产监管。

德邦证券分析师刘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短期来看,南宁糖业更换了控股股东,将获得持续输血,只要糖价逐步改善,公司就能走出周期低谷。当前我国糖业在进行一系列改革,过去守住自己糖料区赚钱的日子已经结束了。长期来看,南宁糖业的价值在于其经营效率能否提高,单吨糖成本能否下降,综合效应能否提高。

眼下,白糖已进入熊市周期的最后一年。按理,2019/2020年应该就会迎来一个牛市的拐点。但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白糖价格趋势性上涨条件还未显现,这也意味着南宁糖业实现扭亏困难重重。

孙悦表示,目前国际市场很难看到往上涨的迹象。虽然国外一些机构将2019/2020年度全球供应预期调整为供应短缺,但现在全球还处在消化库存的过程中。她认为短期国际糖价大概率仍在11到13美分/磅之间震荡,没有太大的上涨预期。“国内糖价目前处于熊市的底部,但是要说什么时候能出现真正的牛市,目前还不是特别明朗。”基于此,孙悦认为南宁糖业今年大概率还是亏损的状况,明年较为乐观的情况可能就是减少亏损。至于明年全行业能否实现扭亏为盈,要看明年下半年的情况,但目前预期也并不好。

刘敏认为,糖价上扬至少需要等到2021年之后,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白糖价格短期突破6000元/吨概率较小。但从成本方面考虑,今年开始甘蔗实施合同收购制,如果收购价格相比去年继续下降10元/吨,则完全成本下降到5900元/吨,明年南宁糖业业绩转正概率将大大增加。

那么,以南宁糖业为代表的糖业股未来还有没有投资价值呢?刘敏指出,国内食糖市场每年大约有570万吨的缺口,整体供不应求,同时我国糖产业综合效益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我国糖企虽然现在整体经营效率还不高,但是未来一定有糖料综合利用率极高的龙头企业脱颖而出,成为穿越牛熊的存在。”刘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