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业被立案、速冻被曝欠薪 科迪做错了什么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阿茹汗8月22日,河南省商丘市奶牛养殖小区负责人王宏伟的银行卡已经收到了20多万元的进账,这是他翘首以盼近一年的奶款,但是王宏伟依然忧心忡忡,因为他还有200多万元奶款没有要回来,欠款方是以网红“小白奶”一战成名的当地乳企科迪乳业。

焦虑难耐的还有投资者。当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人喊话:“被立案调查的公司不能重组,贵公司为什么不发公告,说明重组终止,请给投资者一个说明,一个交代。”被喊话的一方还是这家A股上市公司科迪乳业。

投资者们正在面对负面缠身的科迪乳业。奶农维权追讨欠款一事牵出了科迪乳业及其母公司科迪集团资金链是否健康、已预告多时的重组是否能顺利进行、上市公司披露是否违规等系列问题,直至8月5日和8月16日,科迪乳业分别收到深交所连下的关注函以及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科迪乳业的资金谜团到了不得不拨开云雾的时刻。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科迪乳业方面并未透露证监会立案后的进展。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分析,科迪乳业被立案调查很有可能是因为未如实披露财务数据,披露虚假财务数据是典型的虚假陈述,证监会最终可能依据《证券法》193条对该公司作出行政处罚。

真的不缺钱吗

根据王宏伟的介绍,科迪乳业与奶农的欠款问题目前已得到了初步的解决,按照该公司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内容,“本月付25%欠款”中的10%已经落实,王宏伟收到的20多万元就是这笔钱,但是对于剩下的15%,王宏伟依旧提心吊胆。“本月再付15%,下一个月付25%,剩余的50%答应要在3个月内付清,可是到底能不能落实,这也不好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和科迪乳业有着10多年合作关系的王宏伟在过去一年心力交瘁,他的奶牛养殖小区有10多户奶农,每三天向科迪乳业的工厂配送4-5吨鲜奶,在王宏伟的印象中,科迪乳业在2015年公司上市之时,曾有过一段欠款8个多月的不愉快小插曲,除此,双方合作还算稳定。不过,这一次王宏伟急了,“从去年八九月就开始拖欠奶款,这都一年了,我三天两头去讨钱,油费都多花了不少,可是一年了也没给个说法。”

夹在盼着奶款的奶农与给不了钱的科迪乳业中间,王宏伟只好自己先借钱垫付了奶农的部分奶款,把压力转移到了自己一个人身上,他心中更是不甘:“我借钱都要先把奶农的欠款还上,科迪乳业为啥明明账上有钱还要欠着我们?”

王宏伟的不理解也是深交所和市场的质疑点。根据科迪乳业的一季报,截至2019年3月底,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7.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1亿元。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说明货币资金的余额、存放地点类型以及是否存在抵押、冻结等情况。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虽然拥有17.7亿元这样较高的货币资金余额,但是科迪乳业依然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利息费用(截至今年一季度短期借款余额11.88亿元,利息费用金额为1639万元),这点不解也须科迪乳业进一步说明其合理性。

在8月16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科迪乳业称货币资金余额并不存在深交所担心的上述情况,并进一步解释货币资金余额是要用于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需求、启动项目和偿还债务等,借的钱是要用于扩产及作为资金储备。

科迪乳业的解释并不能让王宏伟信服,尤其是科迪乳业关于奶农欠款的说明让王宏伟认为与事实不符。科迪乳业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目前共拖欠奶款1.13亿元,按照合同约定奶款账龄为2个月,2个月内正常奶款为7200万元,其余4100万元为到期未付奶款,拖欠的原因是奶农没有按照约定计划送奶,从而给科迪乳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和损失。“我们奶农并没有违约在先,如果要违约的话我还不如直接转投到其他乳制品公司送奶了呢,现在即便拖欠奶款,我们还在坚持送奶,就是因为在合同期内不违约,”王宏伟说。

种种迹象也让市场对于科迪乳业是真有钱还是假装阔产生了怀疑。科迪乳业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承认,科迪乳业母公司科迪集团已累计质押科迪乳业4.845亿股,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99.96%,质押存在平仓风险;目前科迪集团、科迪速冻、科迪乳业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科迪乳业更早之前的公告还显示,上市公司的资金也常常用于纾困兄弟公司,例如2018年度,科迪集团控股的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以暂借款为由,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2亿元,科迪乳业后解释称这是因为出纳错误操作导致。

重组能继续吗

在国内乳制品市场,科迪乳业并不是明星企业,然而在河南商丘市,科迪集团及科迪乳业是重要的商界存在,2015年科迪乳业上市,科迪集团在对外宣传时称该公司的上市“结束了商丘市无民营企业上市的历史”,“在我们当地具备这样实力的民营企业确实不多,”这也是王宏伟对于科迪乳业和其背后科迪集团的评价。

科迪集团董事长张清海的发家史是从1985年的虞城县罐头厂开始的,后于1992年完成了科迪食品集团的成立,该公司逐渐做大先后涉足方便面、速冻食品等多个领域,1999年科迪乳品厂投产,2015年带着科迪集团的上市梦,科迪乳业登陆深交所中小板。

科迪乳业上市后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83亿元、8.05亿元、12.39亿元和12.85亿元;净利润为9667.71万元、8949.53亿元、1.27亿元和1.29亿元。

从营收、净利润的变化轨迹看,2017年是对科迪乳业极其重要的一年,当年其营收、净利润实现了53.92%和41.56%的大幅增长。

那一年,科迪乳业的“小白奶”入市,这是一款透明包装的常温奶产品,在市场上众多利乐包装和屋顶盒装的牛奶产品中,小白奶因其独特的包装脱颖而出,一时风光无两,它的成功还引来伊利、蒙牛、新希望等多个大品牌的跟风效仿。

那一年,小白奶也成为科迪乳业绝对的拳头产品,张清海曾公开表示,这款产品2017年全产的日产销量平均达到了400多吨,当时这一单品的生产线就从6条扩产到了22条。凭借小白奶,科迪乳业也更快地走出了河南本地,将销售渠道逐步扩大了湖南、湖北、重庆等地。

在取得了2017年的成绩后,张清海对科迪乳业有了更远大的目标: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实现每年营收翻番。然而,这一计划在2018年便已落空。

在科迪集团的产业版图中,科迪乳业因其上市公司身份而受到市场更多关注,而该集团旗下的科迪速冻、科迪面业在各自细分领域也有一定的江湖地位,例如科迪速冻曾经打出的“科迪汤圆、团团圆圆”的广告语,也是消费者耳熟能详的。

科迪集团一直有着集团内产业重组的计划:将科迪速冻的资产装进上市公司科迪乳业。这一计划最初公布是在2018年初,科迪乳业拟以15亿元的价格从科迪集团手中购买科迪速冻100%的股权。

不过计划实施一波三折,最初受到质疑的是科迪速冻超过3倍的预估增值率。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速冻100%股权预估值为15亿元,较科迪速冻未经审计的母公司账面净资产3.35亿元增值11.65亿元,预估增值率为347.84%。在历经被交易所关注问询、2018年11月终止以及2019年4月再度重启后,科迪乳业收购科迪速冻案目前仍然未有实质进展。

如今,科迪速冻还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工厂停产等问题,这也让科迪乳业曾经公告中表示的“科迪速冻为优质资产,可以帮助科迪乳业增加盈利能力”的说法受到质疑。

本报记者从一位科迪速冻员工处了解到的信息显示,除了拖欠员工薪资、差旅费等问题之外,科迪速冻的供货也已出现了问题,“从年前就一直供应不了货了,客户要货都等一两个月,零零散散的生产几百件货,现在我客户账上将近20万的货款都拿不到货。”该员工透露。

在最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科迪乳业称:经全面核查,科迪系员工讨薪投诉与公司无关,系科迪速冻的少数员工因工资发放不及时与其产生矛盾,目前科迪速冻正在采取积极措施解决员工工资问题。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投资者更加关注重组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即便继续,将科迪速冻装进上市公司,是不是一件有正向意义的重组?对此,科迪乳业方面只回应:“公司根据相关规定及经济形势,科迪速冻实际情况及调查结果,决定重组相关事宜。”

谁是救世主

科迪速冻、科迪乳业接连爆出资金问题,科迪集团到底做错了什么?一位接近科迪集团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摊子摊得大了,管理没有跟上,这也是诸多企业的通病。”

该人士提到的“摊子”中有一项为科迪集团近几年大力推行的便利店计划,根据张清海此前在公开报道中透露,2018年初,科迪集团已发展便利店1000家,主要分布在河南、山东等地,便利店也被该集团内部看作是解决该公司渠道和终端问题的路径。上述科迪速冻也透露,便利店计划一直处于赔钱状态。

王宏伟则从第三方合作者的角度评价科迪乳业称:“内部管理比较混乱,之前有位管理层策略很清晰,管理很严谨,但是他走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虽然否认资金链出现危险,但是科迪集团已经向外界伸出了求助之手。在8月5日发布的公告中,科迪乳业称,目前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助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以抒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这笔纾困基金总额为20亿元。

从科迪乳业的股权结构看,该公司也有一定的国资背景,2018年年报显示,科迪集团占股科迪乳业44.27%,其第二大股东为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占股8.6%,这家公司为国有法人公司。

政府的橄榄枝能不能成功递到科迪集团手中?上述接近科迪集团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存疑,“基金也是要由其他投资方来参与的,谁愿意参与、以什么条件参与这都不确定,尤其是在科迪乳业被立案调查的时候,一切更不好说了。”

8月16日,科迪乳业再次公告称,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该基金设立相关事项存在不确定性。

8月22日的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投资者们也在出谋划策。“希望大股东和公司高管能听一次劝:拿出一部分资金回购股份,尽快发公告。”“公司股价目前这种情况,需要尽快发布回购方案!”科迪乳业方面只回应称,公司暂无回购计划。

(本报记者叶心冉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