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智深:也曾金刚怒目,也曾菩萨低眉,终于功德圆满

世人看鲁达,从渭州地面上的提辖,到五台山文殊院里的智深,再到二龙山上的头领,征战四方的将军,最后又以鲁智深的身份坐化圆寂。他的身份曾多次变化,可他那颗光明磊落,率性而为的佛心,却始终不曾改变。

佛典中有云:“金刚”乃是佛菩萨的侍从力士,因手持金刚杵而得名,面相凶暴,多具威势,“菩萨”是努力于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人,多慈祥面容,以爱摄护世人。

世人以貌取人,皆以金刚为恶,菩萨为善,实则两者皆善,只是外相不同。

一、金刚怒目

翻开厚厚的一本水浒传,在第七十回前,鲁智深每次出场,几乎都是在打抱不平,也可以说,是在管闲事。

与宋江柴进大把大把的花银子的方式不同,鲁智深信奉的是“杀人需见血,救人须救彻”的理念,不管则已,若是管了,便要一管到底。

在渭州时,鲁提辖与李忠史进在潘家酒店饮酒,听得隔壁屋子有人啼哭,心中焦躁,便让小二“与我唤得他来”一问方知,镇关西郑大官人强娶金翠莲为妻,写了三千贯文书却是虚钱实契,不及三月被他家大娘子赶将出来,还索要原典身钱三千贯。且郑大官人家有钱有势又难以和他相争,只得卖曲儿凑钱,因此啼哭。

如此欺人太甚,鲁达烈火般性格,怎能坐视不管,当即对李忠史进说道:“你两个且在这里,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两个人抱住相劝,三回五次方才劝得他住。赠给金老汉银两后,鲁达回到经略府前下处,书中写他到房里“晚饭也不吃,气愤愤地睡了”。

历朝历代,强抢民女之事都屡见不鲜,北宋末年,奸臣当道,官官相护,民不聊生,穷苦百姓即使遭受欺凌也是上告无门,遇到这种事情,能安慰两句表示慰问,再赠些银两已是实属不易了,而鲁达看到穷苦百姓背欺侮,竟气得气都不顺,饭也不吃,足可见其侠义心肠。

削发为僧后,鲁达变成了鲁智深,因为屡犯戒规,智真长老便派他去东京大相国寺投奔自己的师弟智清禅师,路过桃花庄时,看到庄主刘太公愁眉不展,一向热心的鲁智深便向太公询问,当得知原来是太公年方十九的姑娘被桃花山山大王看上,不论丈人同意与否,定要取为山寨夫人,约定今夜成亲,如此不平之事,既被自己遇见,又岂能不管!

世人多道鲁达鲁莽粗鲁,却不知他也如张飞一般,粗中有细:拳打镇关西时,为防店小二追赶金氏父女,他在酒店门口“绰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约摸得金公去的远了,方才起身。”对付郑屠时,没有上来揪住就打,而是先让他剁了一上午的馅,消耗他的体力,再用激将法“洒家便是特地来消遣你”让郑屠先出手,这样自己便有了充足的正当防卫理由。

在桃花庄,当他得知了事情的缘由后,没有立刻动怒,喊打喊杀,而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原来如此”,然后先是稳住刘太公,说“洒家在五台山智真长老处学得说因缘,便是铁石人,也劝得他转。今晚可教你女儿别处藏了,俺就你女儿房内说因缘劝他,便回心转意。”当太公表示怀疑之时,他又说“洒家的不是性命?你只依着俺行。”让刘太公彻底相信。

等到他把周通一顿痛打,刘太公担心强贼报复,连连叫苦之时,他再如实相告:“太公休慌。俺说与你:洒家不是别人,俺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官,为因打死了人,出家做和尚,休道这两个鸟人,便是一二千军马来,洒家也不怕他”又承诺“洒家死也不走”,表示自己一定会彻底将这件事处理好,太公才放下心来。

等到上得山去,见到周通,鲁智深也是不多废话,开门见山地说:“周家兄弟,你来听俺说,刘太公这头亲事,你却不知他只有这个女儿,养老送终,承祀香火,都在他身上。你若娶了,教他老人家失所,他心里怕不情愿。你依着洒家,把来弃了,别选一个好的。原定的金子缎匹,将在这里。你心下如何?”在周通答应后还不放心,又说“大丈夫做事,却休要反悔!”周通折箭为誓,他才放心,江湖中人最讲信用,既然发了誓,便不会再上门。

除了为穷苦百姓打抱不平,鲁智深为了自己的朋友兄弟,更是真心相待,无所畏惧。

只是菜园子里比试武艺的一面之缘,鲁智深就交定了林冲这个朋友,林冲被高太尉陷害,发配沧州,陆谦买通了押送的官差董超和薛霸,要在路上结果林冲的性命,千钧一发之际,若非鲁智深及时出现,林冲恐怕早已成为二人棒下之鬼了。

救下林冲,鲁智深还不放心,担心自己走后,两个公人对他再下毒手,于是一路跟着他们三个,直到距离沧州只有六七十里,周围再无僻静之处了,鲁智深才与林冲分别,临行前还不忘警告董超薛霸莫再生歹意,否则头如松树,一刀两断。

投托了梁山入伙,鲁智深也没有忘记当年那个在渭州与自己一同吃酒,在瓦罐寺出手相助的好兄弟史进,便想着邀史进前来梁山入伙,来到少华山,得知史进为救玉娇枝被贺太守擒获,押在牢中的消息时,鲁智深急呼呼地说:“贺太守那厮好没道理,我明日与你去州里打死那厮罢!”,众人急忙劝他。

武松还是比较冷静的,他提出要去梁山泊搬救兵来打华州,鲁智深说:“等俺们去山寨里叫得人来,史家兄弟的命不知哪里去了。”武松又劝:“杀了贺太守也救不得史大官人”,朱武也随声附和,鲁智深焦躁地说:“都是你这般慢性的人,以此送了俺史家兄弟。”众人屡谏不从,第二天四更,自己带上戒刀与禅杖,径奔华州,去救史进去了。

虽然在整本书中,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段,但也足可证明:鲁智深心中一直记挂着史进这个兄弟,听到自己的兄弟被抓,便不顾一切要去救,虽说行动不经计划,确实鲁莽了一些,但能有这份心,已是十分难得了。

二、菩萨低眉

有人说,水浒传这一本书,就是一本歧视女性的书,这种说法虽说有些夸张,但也不无道理,纵览全书,书中的人物对“好汉”的定义其中一条就是:不贪图美色,所以书中的好汉,一面与自己的兄弟肝胆相照,生死与共,一面又对自己身边的女性冷漠至极,宋江、卢俊义等人就是例子,更有杨雄杀妻,武松杀嫂的情节,其手段之残忍,虽是事出有因,但也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更多的时候,女性则是作为一种附属品出现,她们似乎没有独立的人格,只是一种男性控制下的政治砝码,宋江为拉拢秦明上山,不惜设计陷害,让知府杀了他的一家老小,等到秦明向宋江兴师问罪时,宋江只说:“不恁地时,兄长如何肯死心塌地?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妹,甚是贤惠,宋江情愿主婚,陪备财礼,与总管为室如何?”

言语之中,好像死了妻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再娶一个就是了,还有三打祝家庄之时,宋江做主把扈三娘许配给了王英,王英是个什么形象,想必不用多说,扈三娘与他的婚姻,其实说白了就是宋江为了拉拢王英一派人马,给王英的糖衣炮弹,而可怜的扈三娘,则似乎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她跟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说来也好笑,梁山一百多人中,对女性最好的竟是鲁智深这个和尚。

对待女性,鲁智深似乎变了一个人,平日里一贯的焦躁粗鲁都消失不见了,为了让金翠莲与父亲有充足的时间逃走,连喝杯酒都不愿等的鲁提辖竟耐着性子在酒店门口坐了两个时辰;当得知林冲的娘子被歹人调戏,鲁智深二话不说,带着二三十个破落户就赶了过去,临走时情知自己醉了,怕吓到林娘子,提着禅杖道:“阿嫂休怪,莫要笑话”然后才与泼皮们离去。

数年之后,当鲁智深在梁山上与林冲再次相见时,聊起当年之事,鲁智深问道:“洒家自与教头沧州别后,曾知阿嫂信息否?”即使已过多年,鲁智深仍不忘关心林娘子的安全,此时的鲁智深,不像个杀伐无数的好汉,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倒像是楼下絮絮叨叨的居委会大妈。

是怒目金刚,也是低眉菩萨。

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三、功德圆满

以世俗的眼光看,鲁智深并不是个合格的出家人,在寺中屡犯戒规,喝酒吃肉,落草后更是杀人无数,按理说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成佛得道的,可他最后却真的修成正果,天性自然腾空成佛而去了。

为何如此?皆因智深之修行,与常人不同,世人皆重修口,智深却只要修心。用现代小说家张恨水的话来说就是:

“鲁师兄者,喝酒吃狗肉且拿刀动杖者也,然彼只是要做便做,并不曾留一点渣滓。世之高僧,不喝酒,不吃狗肉,不拿刀动杖矣,问被心中果无一点渣滓乎?恐不能指天日以明之也。则吾毋宁舍高僧而取鲁师兄矣。”

原来如此!

其心不纯,纵使日日诵经念佛,也难成正果,鲁智深虽历经波折,而扶危救困,普度众生之佛心未曾改变,佛性不曾消退,则喝酒吃肉,皆于成佛无碍也。

“遇酒便吃,遇事便做,遇弱便扶,遇强便打。”好一个鲁智深!

作者:武智深,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