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新婚燕尔,写下大唐最美的一首情诗

白居易与元稹是唐朝风俗史上赫赫有名的“青楼兄弟”,他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泡楼”,饮酒赋诗,赏歌鸣乐,往往一泡就是一天。当然元白痴恋红尘,除了能够纵享樱红柳绿之外,还可以从中汲取文学力量,继而写下一首首醉人的妙作。

如今大众审美里的“樱桃嘴、小蛮腰”便是出自白居易之手,原诗为:“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而他之所以有如此雅兴,是因为他私养的两个小妾,一个叫樊素,一个叫小蛮。

白居易16岁即凭借《赋得古原草送别》名满天下,他本可早早地成家立业,然而醉倒在红尘之中的白居易却直到37岁才选择结束单身生涯,与杨氏完婚。

杨氏是京兆尹杨虞卿的妹妹(京兆尹相当于长安市长),出身较为高贵,而白居易则是闻名天下的大诗人,所以白杨之恋属于门当户对。可惜的是,杨氏不太通文墨,不属于文艺女青年的类型,对白居易擅长的诗歌更加不甚了解。

但能够娶到名门千金,对白居易来说已然足够。所以当他们大婚之后,意气风发的白居易诗兴大发,洋洋洒洒写下一首长篇诗歌,堪称大唐最美情诗,可诗歌的内容却愁煞了天下女子,甚至连杨氏看了都要白他一眼,因为白居易未免也太“霸道”了。

《赠内》白居易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

他人尚相勉,而况我与君。黔娄固穷士,妻贤忘其贫。

冀缺一农夫,妻敬俨如宾。陶潜不营生,翟氏自爨薪。

梁鸿不肯仕,孟光甘布裙。君虽不读书,此事耳亦闻。

至此千载后,传是何如人。人生未死间,不能忘其身。

所需者衣食,不过饱与温。蔬食足充饥,何必膏粱珍。

缯絮足御寒,何必锦绣文。

君家有贻训,清白遗子孙。我亦贞苦士,与君新结婚。

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

这首诗可分为四段,我们依段解读,来感受一下白居易的大男子主义。首先,开头两句构成第一段,白居易开篇点题,说明二人已成夫妻,从此要生死与共。他刚上来就先立下flag,将二人紧紧捆绑在一起,为的就是引出后文的诸多要求。

第二段从第三句到第十四句,共十二句诗,因为杨氏不怎么通晓历史,所以白居易绞尽脑汁努力挖掘古代的贤妻,摆在杨氏面前,让她当榜样学习。白居易这样做或许无可厚非,可我们来看看这些贤妻都是些什么仙圣。

白居易共列举了黔娄妻、冀缺妻、陶潜妻和梁鸿妻四个典型。黔娄是春秋鲁国穷书生一枚,却娶了一位富家千金,千金不仅不嫌弃他穷,反而脱去华袍和黔娄一起种地;冀缺则是晋国的穷光蛋,他的妻子每次去田地给他送饭都是跪着的,后来就有了“相敬如宾”这个成语。

陶潜我们比较熟悉,他不为五斗米折腰而隐退之后,他的妻子也跟随他一起隐居山林,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梁鸿的妻子孟光更狠,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进了梁鸿家门却被拒门外,原来梁鸿想要的是勤俭持家的家庭妇女,于是她立刻脱去梳妆,动手开始做家务,后来就有了“举案齐眉”这个成语。

白居易列举的这些人,都是历史上贤妻良母的典型,真正能够做到的人不多,而且她们是各有各的优点,可白居易却一起把她们聚集起来摆在杨氏面前,无疑是想要杨氏效仿之,意思仿佛是说:这就是你的标准线!不得不说,白居易这赤裸裸的就是“三从四德”的体现,试图让妻子成为“圣人”般的存在,这简直太难了。

诗的第三段从第十五句到二十四句,白居易由典型转入现实,开始给杨氏洗脑:“蔬食足充饥”,素食白菜就能吃饱,何必山珍海味;“缯絮足御寒”,粗棉大衣就能御寒,何必锦绣长衫。白居易用整整十句,去教育杨氏怎样过安贫的日子!

第四段是最后的六句,白居易讲完自己的道理,害怕杨氏不遵从,便又搬出了杨氏的祖训用以劝勉:你家也有这样的祖训,所以和我结婚,就得这样,你就认了吧!

这首诗放在大唐,受传统思想束缚,人们或许会认为这是一首美丽的情诗,可放在近现代的文坛,白居易恐怕要被口诛笔伐,如此戕害女性的不平等标准,不是人人反对,也要被骂惨了。